在校21天只花24元钱,16岁的她正在学业路上努力奔跑|南通发布

在校21天只花24元钱

“我喜欢喝豆浆,在学校里油条加豆浆只要8毛钱,我挑战过生活费的使用极限,21天只花24元钱。”16岁的可可目前在我市小海中学读高一,本周在崇川区虹桥街道跃龙社区公共服务中心接受记者采访时聊起这些在校日常已经云淡风轻,作为倾听者,我们不禁对眼前这个懂事的姑娘肃然起敬。

两岁,本该享受亲情环绕的年纪,她的父母却因观念不和分开了,也正是从那时起,奶奶肩负起了“妈妈”的职责,把屎把尿,尽己所能地将其养大,并让她跟其他孩子一样拥有学习和受教育的权利。漫漫十六载,年过七旬的老人将可可培养成了一个知书达理、懂事上进的好姑娘。

“我们家很少有欢声笑语,所以可可的性格比较内向。”父亲徐建国熟悉女儿的个性,“她虽然很少表达,但在很多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小细节,让我们心头一热。”徐建国带我们参观了可可的书桌。在位于市区光明东村21幢约80平方米的老旧中套住房里,要收拾出3个人的房间,不仅局促而且阴冷,但就在可可的书桌架上,爱心状的便利贴却顿时暖到了我们,“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记得有人在关心你哦”。

徐建国说,这是可可写给奶奶的,因为现在考取的高中为寄宿制,每周五才能回趟家,所以,在见不着奶奶的时候,可可就通过便利贴的形式来传递关心,“平时孙女不在家时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在年级倒数时奋力赶超

“去年考高中,可可考了488分,被小海中学录取。这个成绩,相较很多高分学生来说,只算得一般,但作为父亲,我明白她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徐建国坦言,可可是个主观上非常要强的孩子。在启秀中学初一升初二那年,成绩滑坡有些厉害,最差的时候成绩已经接近年级倒数。

“作为父亲,我们也很心焦,虽然尽可能不把着急的情绪传递给女儿,不过她本人也深知,自身不努力就永远没有出路。”徐建国说,经过一个学期的奋力赶超,可可终于在初三时基本赶到了年级中游水平。

“女儿带给我最大的惊喜就是,当我以为她只能考中专的时候,她却用努力给了自己一个交代:踏踏实实考入了高中。”聊及此,徐建国满脸欣慰,也对女儿充满了疼惜。

20多年前,徐建国在我市的一家船企从事临时工的工作,在回家的途中意外车祸致肢体四级残疾,这两年又落下了癫痫的后遗症。“现在的我只能打打零工,收入非常有限,对于女儿,我其实一直挺内疚的,我没有能力供她上补习班,学习上全靠她自己。”

想考幼教温暖更多“幼苗” 

“我常对女儿说,既然有机会读高中,那就离大学校门又进了一步,高中三年一定要好好努力。”徐建国对女儿的期望,可可谨记在心。可可告诉我们,她不仅要好好学习,还要比普通家庭的孩子付出更多的努力,因为,她想靠她的努力让奶奶、让爸爸过上好日子。

为了供女儿读书,徐建国拖着残疾的肢体最近又应聘了一份工作,目前在华达微电子集团有限公司制造部3课从事切边筋的工作,这份工作为计件收入,平均下来月收入在两千出头,为了尽可能不亏待女儿,他将工资的三分之二拿出来充到女儿的伙食费里,“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如今我们全家都盼着她努力考上好大学。”

可可对自己的未来也目标明确,她透露,想考幼教专业,将来做个幼儿园老师。“我没能有机会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长大,虽然奶奶、爸爸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我,但是仍旧会有遗憾,我想把我的爱传递给更多的孩子,帮助更多的‘幼苗’茁壮成长。”

如果你想对这个困难家庭给予帮助,欢迎拨打江海晚报新闻热线:0513-85110110。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