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石:如有佳语 大河前横|南通发布

【人物简介】

丘石,本名邱国明,江苏南通人,1967年8月生。2010年评定为国家一级美术师,2019年加入西泠印社。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南京印社副社长,南通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南通印社名誉社长。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南通科技职业学院兼职教授。1998年,西泠印社出版发行《丘石篆刻选集》;2006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丘石印学研究文集》;2010年,苏州大学出版社出版《南通当代名家书法精品选•丘石卷》;2016年黄山书社出版专著《煮石问艺》。


初次见,是在一场书法活动上,致辞声响,犹如洪钟,他眼神笃定,气息沉着,有站在某处即统领全场的气势。之后,在各种酒席上,他永远是最适合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对在座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照顾周全,是恰到好处的考虑他人感受,是润物细无声的人格魅力。2016年,我读到他的文集《煮石问艺》,是一篇篇有考有据的理论文字,是一份份安静妥帖的做学态度。再后来我有幸见他刻印,碎刀直切,有顿挫之感,用刀如凿,线条散析迷离,极具观感。

身边很多人,只知丘石,不知邱国明。只知精篆刻擅书法的丘石,不知统领两千人国企的江苏有线南通分公司总经理邱国明,然而两个都是他——酒品如性情,剑气冲天,从不拖泥带水;待友如家常,忘却身份,只求快意人生。他于细节处见真章,点滴中见人品,方寸天地中见乾坤。

众望所归  荣入西泠

(19岁的丘石在西泠印社)

1986年,19岁的丘石去到浙江省杭州市,第一次登上孤山朝拜西泠印社,趴在窗台上隔着玻璃窗看前辈们刻印,充满神往。

彼时的丘石,已是一手好篆刻,已有一腔大抱负,在通州发起筹办“南通印社”。“南通”二字一冠,是有将这座城收入囊中之意,虽然在当时遭遇不少阻力。但丘石说:就想干大事!这句话他配得上说,没有丝毫隐瞒,一如他洪钟般的声响。

20岁那年的秋天,他被一致公推为南通印社首任社长。二十年后,南通印社早已枝繁叶茂,集结培育了一批又一批的专业篆刻人才。2008年11月,丘石接任南通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南通印社归于市书协篆刻委员会。

从濠河到西湖,从少年到中年,丘石一直在刻,勤奋而低调。2017年,西泠印社公布了可以网上申报入社的条件和流程,他的老师韩天衡对他说:“印坛或许不知‘邱国明’,但‘丘石’无人不知,你的成绩都摆在那里。”2019年,丘石决定一试。

西泠印社,创建于清光绪三十年,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兼及书画”为宗旨。是海内外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响最广的国际性研究印学、书画的民间艺术团体,有“天下第一名社”之誉。截至目前,西泠印社已有海内外社员和名誉社员500多名,除中国外,还分布在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法国、捷克、加拿大、美国等国家,多属当地一流的书法、篆刻、绘画名家,具有广泛的文化影响。

众望所归,丘石加入天下第一名社——西泠印社,成为了我市历史上本土书画家中继王个簃、仲贞子、李夏荣、刘聪泉之后第五位西泠印社社员。成名甚早,今又辉煌。西泠,无疑是对一个人专业成绩的最高认定;丘石,再为一座城的艺术历史添上崭新一笔。

2019年12月13日,西泠印社在孤山举行2019年新社员入社颁证仪式,为14位2019年新入社社员颁发社员证书。少年之梦,中年圆满,孤山前,湖上风光依旧,盛典古肃庄严,丘石激动满怀:“欣入山门,当拾级而上;忝列其尾,须埋头苦干!”


【不忘师恩  砥砺前行】

1967年丘石生于江苏通州农村,15岁时从金沙中学考入南通师范学校。学校重视学生的艺术特长培养,成立了各种艺术兴趣小组,丘石想去美术小组学画画,没想遭到回绝。打击巨大,再暗下决心:剑走偏门,学一门一般人搞不起来、弄不懂的艺术!

他的目光巧落于篆刻。恰逢学校老师中有一位“缶老再传弟子”之誉的戚豫章先生,“戚老师精通诗书画,他的印以秦汉为法,兼得吴派精髓。”丘石说,“正是在戚老师严格规范的引导下,我大量临习古印,迅速掌握了运刀刻石的基本技法。”半年后,他就在南通市报上发表了处女作,轰动学校。毕业前,临刻汉印达千余方,“80年代后几年,我在市报上陆续发表了整百方印章。”年轻的丘石,成为了南通篆刻界不可小觑的冉冉之星。

戚豫章(左)与丘石

师范毕业后,丘石选择到相对轻闲的聋哑学校执教。为了精进刻印,那时他已开始有意识的学习书法,并主攻篆书,但总感觉不得法。在此期间,他常去南通画店购买文房材料,与店经理秦能相识。看过丘石习作的秦能说:“你的字很有悟性,不俗气,要多练多看,才会有更大的进步”。“每次我拿出作品向秦老师请教,老师会指出问题,那我下一次再给他看,这些问题都得到了改正。”秦能为介绍丘石篆刻,撰文《能悟为上》整版发表于南通市报。1985年12月,在南通县工人文化宫,18岁的丘石首次举办个展,展标“丘石书法篆刻展”也是由老师秦能亲自题写。

秦能(左)与丘石

彼时,整个书法篆刻界出现了“韩流滚滚”、“流行印风”和“流行书风”等艺术现象,许多青年学子成了坚定的拥泵者,丘石亦是其中之一。他的众多作品开始在全国各种专业级展览上频频获奖,声誉日隆。1986年夏,丘石到浙江桐乡领奖,结识了志趣相投的韩门弟子朱鸿生和郑可际。丘石表达了想拜韩天衡先生为师的愿望。通过二人牵线搭桥,韩天衡对富有才华、崭露头角的丘石很是喜爱,欣然同意纳于门下。1987年春,丘石乘坐渡轮从南通去往上海,第一次正式登门拜访韩师。此后,他每个月都会将临习的作业寄给韩老师点评,师生间鸿雁飞书持续了好多年。在韩师的引导下,丘石开辟着他艺术生涯的新篇章……

韩天衡(右)与丘石

三十多年前,他给自己起了一个“丘石”的笔名。邱国明是本名,在篆书中“邱”与“丘”曾是同一个字,“石”是指“金石”,亦泛指篆刻。“‘丘石’之名,一不忘本,二可明道,三也简单。有庄子的‘丘山积卑而为高,江河合水而为大’之意,一丘一石当是身居卑微而目标高远,一切从低处起步,才能厚积而薄发。”

几十年来,他初心不忘,志趣不改,手握刻刀,信念坚定。将石头看通了看活了的丘石,从石头中看出了生命,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中国文化的大智慧,石头是他和自己的心灵密切相关的朋友。

多路并行  归为金石

“当年,韩天衡老师对我说,要做一个真正的篆刻家,必须做到:一把书法写好,才能刻好印;二要学秦汉学传统,不要学新东西;三要多读书,扩大眼界和胸襟。”若说能悟者如丘石,他是把老师的话深深地听进了心里,“老师曾在信中告诫我‘印人当以文章名世,方不为当个捉刀人’。”

他回归传统,放弃对“流行风”的追逐,出秦入汉,游走于明清之间。他每天坚持练字,从篆书入手,又涉猎各种书体,加大行草书的临习力度,并将篆书和行草书列为书法创作的两条主线。他专注于篆刻理论研究,在《书法导报》上开辟“历代印学家玉印论举要”栏目,将元朝至当代的印学代表人和著述作了系列介绍;在《篆刻丛刊》等国内一线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如《繁荣与危机——对当代印坛的哲学思考》《当代篆刻艺术创作的功能差异与风格特征》《当代印人研究概论》等大量论文、评论,引起了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等诸多组织及专家学者的关注,丘石的身影频现于各大全国性印学、书法论坛……

为了这些文字,他曾辗转于各地图书馆查找资料,拜访专家,虚心讨教,潜心思考,耐心著文,为同道、后学提供了宝贵的研究途径,更为他自己的艺术道路添砖加瓦以伺厚积而薄发。

书法、理论研究、篆刻三腿走路,他一直稳扎稳打;便如多年来,从金沙电视台记者编辑、广告部主任再到通州市广电局副局长、南通市广电局副局长,至今为江苏有线南通分公司总经理,采编、经营、管理多路并行,他始终从容自如。丘石说:“无论是书法还是理论研究,无论在什么岗位做哪行工作,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汇集并丰富于我的方寸印面,为了能更好地刻出我的艺术品格与理想。”

今入西泠印社,下孤山,回书房,丘石再度刻下“治印学者”。这方回文印他曾在十年前刻过。一路走来他心中沉着脚下有数——“毕生所求,毕生所为,是要做篆刻界的学者”。

我的面前摆有丘石的两方印,精致玲珑,沉静秀丽,均剥蚀古朴。在构图上,他追求独特,时而朦胧弥漫,使人有烟霭深处感觉;时而斑驳陆离,似有若无,似淡若浓,才思溢漫。他的刀法老而有生趣,章法整齐更有活泼,如闲云舒卷,运转自如。

唐吟方、陈远等很多名家评丘石之印有金石气。历史的风蚀给文字带来了独特美感,在沉寂中的跳出,单纯的伟大,静穆的崇高。“金石气就是一种古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审美思想。”而古拙是很难达到的境界,古拙的境界是一种天真的境界,超越了世界上的规矩法度,达到了从容自由的境界。在古拙中,丘石更有一种老辣的意味,这种老辣能见出苍莽淳朴。

有的人,是越相处越见其真见其好,见其胸襟气度见其完整面目。《二十四诗品》中,沉着一品,好如丘石写照,其字其印其人,表里如一,深沉厚重,气韵沉雄。得沉着之韵,必痛快,必凝重,实实在在,爽爽快快。飞动中含凝滞,越凝滞越飞动。便如清风明月夜里,耳听海涛阵阵,仰望一丸冷月高悬,尘襟涤尽,世虑都无,心语如骏马奔腾而出。然骏马前驰,但见得一条大河前横。就是这样的欲语无言,当我们面对某一件事或某一个人,想要用优美恰当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情绪时,到了某一个地步,却发现什么都不必要说了,因为大河已经前横于此,大河本身就是千言万语。

风乍起,吹皱一河春水;天机动,抚皱千年顽石。

他将自己的印风概括为“简、厚、古、拙、趣”。然我细想,简是通,厚却淡,古拙而又坦诚玲珑,趣在生生节奏,丘石其人,俨然一篇艺术的大文章。

附:丘石作品赏析

▲丘石篆刻:与时偕行

▲丘石篆刻:昆刀截玉露泥痕

▲丘石篆刻:长风破浪会有时

▲丘石篆书: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

▲丘石行草:杜甫诗《望岳》

▲丘石隶书:《周易》选语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