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有个“三高”书记,战“疫”期间汽车为家、每天睡不足4小时|南通发布

  每天睡不足4小时,以汽车为家、饼干方便面为食,如皋长江平南社区有个人人皆知的“三高”书记。哪三高?无人能及嗓门高、工作起来热情高,脑门一拍计谋高……

  忙碌身影,一马当先战“疫”线

  “***,你怎么不戴口罩?没有特别的事情,待在家里,不要出门。”

  “你们几个,不要聚在一起聊天,没事在家看看电视。”

  “**住户,为了你们一家和这么多邻居的安全,请配合我们调查,按要求提供基本信息……”

  “小区居民真正好,个个听话不走了。疫情防控了不起,早睡晚起养身体。出门一定戴口罩,社区宣传面面到。大家不忘勤洗手,男女老少管住口……”

  “兄弟姐妹你们好,不听劝阻不得了。不要聚集再聊天,多想疫后去挣钱。勤洗手来管住腿,不戴口罩不瞎走……”

  身穿白衫、黑裤,外罩短款深色羽绒服,手上拿着个麦克风,特有的大嗓门经过麦克风传递,颇有种震耳欲聋的感觉。近些天,社区的居民总能看见这个身影——党总支书记孙玉才,即兴的劝说铿锵有力,精编的顺口溜朗朗上口。

  “孙书记很辛苦,居民们都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没别的办法,只能尽量配合他的工作。”社区居民徐美芳介绍,孙书记在平南社区工作了16年,是大家的老熟人。自从疫情突发,孙书记主张每天召开3次广播会,宣传防疫知识,通报最新疫情;他的车上还放了音箱、麦克风,车开到哪儿,宣传做到哪儿,“配上他那大嗓门,防疫知识声声入耳”;4个卡口要巡查,疑难杂症一肩挑……“我们开玩笑,说孙书记要是会分身就好了。”

  压力山大,全心投入为居民

  据了解,平南社区有原住民1600户共5800人,辖区内4个拆迁安置小区约196幢安置房共16000人,合计2万多人,都在孙玉才的管辖范围。孙玉才说,人口多,他的责任大,更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庆幸的是,自从拉响疫情防控警报,4个拆迁安置小区主动配合,采取了封闭式管理;社区居民也积极配合,出门戴口罩、尽量不出门。即便这样,孙玉才每天的休息时间仍不足4个小时,经常饭碗端在手里没吃上几口,接到电话就匆匆赶往现场。为此,他在汽车上放了不少饼干、方便面,实在来不及就抽空啃上几口填填肚子。

  说起休息不足,孙玉才回忆:“最晚的一次好像是3点多到家,早上5点多就醒了,心里挂着事。”

  原来,2月初,社区一位老党员突然去世,因为老人临去前发高热,孙玉才一下子警觉,再三询问才得知老人去世前曾接触一名湖南回通人员,此人曾经过武汉。“鉴于这样的特殊情况,我们一劝家属丧事从简,二劝老人遗体尽快火化,入土为安。当时那样的情况,家属情绪激动不理解,我们不忍心也得狠下心,我拉着家属聊了近3个小时,终于做通了思想工作。”孙玉才表示,去世的老党员大家都很熟悉,人突然不在了,还因为特殊原因不能大办,他心里也不好受。

  经常很晚回家,家人免不了唠叨:“年近60岁的人了,还像个年轻小伙子,工作热情高是好事,可再忙也得注意自个儿的身子。”他总一笑了之。

  创新机制,疑难问题有妙招

  此前,为了便于管理排查,平南社区建立健全了“十户联防”机制,每10户为一个疫情防控网格,选出联防信息员,每天向社区上报一次疫情防控信息,随时掌握人员动态;各网格内,必须确保红事停办、丧事简办;发现外来车辆、外来人员,也必须及时上报……孙玉才赞不绝口:“大部分居民的配合度很高,自然也有几个不听劝的。”

  这不,2月8日晚上9点多,有居民举报小区某幢楼来了几个外乡人,拒不配合社区调查。正在卡口巡查的孙玉才接到电话,不到5分钟就赶到现场,先安抚情绪紧张的住户,再教育房东,却在几个外乡人那儿碰了钉子,摆事实、讲道理,说得口干舌燥,外乡人都充耳不闻。最终,孙玉才通过公安协助才将几个外乡人遣回原居住地,这一忙竟不知不觉忙到凌晨两点。

  另有本地居民拒绝提供基本信息,众人劝说不下。“大嗓门”孙玉才计上心头,拿上麦克风站在小区楼下就开始了“广播教育”,没几分钟,该户居民“举手投降”,说“耳朵吃不消了”。因为长期用嗓过度,孙玉才的“大嗓门”哑了火,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却仍有些嘶哑。

  从1月26日紧张备战至今,孙玉才每天不到7点就出门,经常忙到第二天凌晨才回家,来不及回家就在汽车上窝一晚,车上的枕头、被子甚至零食,一应俱全。截至到2月14日,其管辖范围内的7户32名居家隔离人员已全部解除医学观察。孙玉才说,战斗还在继续,他一刻也不能松懈。只希望,阴霾俱散,疫情早日过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