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位如东高中女生的暖文,感动了朋友圈……|南通发布

  本月9号,

  如东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科医生徐朝晖

  随我县首支医疗队光荣出征驰援湖北

  这些天里,正在读高中的女儿徐妙文

  用最最暖心的文字

  记录下了她对父亲的思念、牵挂和敬佩......

  我眼中的父亲

  写父亲,我感到有些艰涩,不知道该何处落笔。想写的,实在太多,却又觉得都无从落笔!

  记忆中父亲从小管我学习,从小学的口算题到初中的数学题再到高中的物理题。记得上初二时,我对生物丝毫不感兴趣,于是父亲买来了一个显微镜和一箱标本。他细细地给我讲调试显微镜的每个步骤,带我观察每一种细胞,将我领入那个微小的神秘世界。在我眼中那时的他是无所不知,无所不会的。暑假时,他会和我一起看“中国诗词大会”,我们一起答题,一起背诗,比谁背得快,比谁了解得典故多。我知道他希望我学好,但他更希望我能享受其中的乐趣。

  一路教诲,一路殷切,兹当白水鉴心!

  我的父亲他是一名医生,在我眼中的他淡泊名利,像山一样朴质.无私,矗立在那儿只是为了信仰。

  我从未见他因获得什么奖章获得什么荣耀而沾沾自喜,却能看到他说今天科室里出院了一位患者而露出孩子般的自豪。

  我从未听他谈论过自己的功绩,却能看到手机信息里存的满满当当的患者答谢信息。

  他去慰问离休干部,去做急救讲座,带我加入江海义工参加各种志愿活动。

  我想我是懂得,不图回报的奉献,才能将阳光透进每个人的生命裂缝中,才能让世界更美好,这是他教给我的。

  他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18年前选择医生这个职业就注定了他为它奉献的一生。

  父亲的手机从来不关机,24小时都可联系,曾经的我不理解。是那次凌晨,起来上厕所的我听到门外悉悉索索的响声和讲话声,是父亲在打电话:“嗯,好,我马上就到”然后是门把慢慢下压的声音和尽量轻声的关门声,我连忙走到窗边,只望见他向后飘动的围巾与匆忙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凌晨的大雾中。倏地我就懂了,他在等一个铃声,等患者需要他时一个铃声就可以让他出现,不管凛冬或酷暑,深夜或凌晨,他执着地去守护每一位患者,正如《医学生誓言》中所说那样:“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父亲如大山般的坚守与执在这一次的疫情中是最好的体现。

  那天的夜色降临的有些快,电视中正播放着新闻,“今日新冠状病毒患者增加了xxxx人,其中湖北xxxx人”父亲的眉头似是皱了一下,星星点点的目光变得幽深,手中的动作也随之一顿。良久,他缓缓开口问我:“要是爸爸也去驰援湖北呢?”正在吃饭的我呼吸猛的一滞,心底的不安油然而生,他继续说道:“现在正是国家需要医护人员的关键时刻,那些上前线也都是一些20几岁的孩子,我的大学同学一些也都去了。我是一名党员,要是能为国家做些事也是好的啊。”空气中的气氛有些凝固,我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只是有一些隐隐约约的预感。新闻播报结束,父亲却好似下了某个决心似的,挺直了腰板,“当国家机器开动起来的时候,没有什么是战胜不了的,这场战役一定能赢!”我看到灯光在他头上些许灰白的头发上跃动,折射出一条迷离的光。那顿晚饭就在这看似不着调的对话中结束了,晚饭后的父亲似在等待着什么……

  半夜十二点的手机铃声在安静中乍然响起,他说:“我要去湖北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的父亲早已暗暗下了决心,他想要去驰援湖北,那次晚饭只是一次试探,让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向医院报了名,请了愿,悄悄将这份决心落实进行动。

  意外吗?好像也并不,他对医学的坚守,虔诚和对国家的忠诚,“国难当前,能尽一已之力,又有何惧”的信仰使他注定会这么做。责任,就是他前行的动力。他哪有什么逆天法术,只不过是在鬼府救人。

  他说,我是一名医生

  他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

  他说,我是一个中国人

  所谓担当,不过是在危难中选择坚强。

  这就是我眼中的父亲,一座像山一样的父亲!他用行动指引着我要活成一个有光的人,要给人以温暖和力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