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援黄石第二批医疗队副领队黄利民:我是老将,我先上|南通发布

有一种力量叫冲锋在前,有一种感动叫“我是老将,让我上。”今年56岁的黄利民,是南通市第六人民医院院长,曾在2003年参加过抗击“非典”疫情的战斗。时隔17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位曾经历过生死之战的“勇士”再次临危受命。

24日凌晨4点,作为带队领导之一的黄利民,义无反顾地带着南通支援黄石第二批医疗队37名医护人员开赴抗疫一线,用实行行动践行一名医者的铁肩担当和无私奉献。

护送救命血浆,12小时一刻也没离开视线

“看到输入了南通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的黄石新冠肺炎患者,已能够下地走路,这让我感到分外高兴!”2月27日,记者联系到黄利民时,他刚刚随医疗队从当地一个确诊了10名病患的村子,开展完流调回到驻地。

说起这些新冠肺炎康复者的血浆,黄利民感触颇多。“我们这次带来了550毫升血浆,都是南通市首批新冠肺炎康复者捐献带抗体的血浆,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救命血浆,我把它们当做宝贝一样带在身边,从南通出发到转交给当地领导,它们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

2月23日上午,南通9名新冠肺炎康复者经过严格检查,仅有来自通州的王女士、启东的周先生以及海门的徐女士3人符合捐献血浆条件。最后,王女士和徐女士分别捐献了200毫升血浆,周先生捐献了150毫升血浆。24日,黄利民郑重地从南通市中心血站站长严峰手里接过了这550毫升的“救命血浆”,从那一刻开始,黄利民就承担起了护送这批血浆的重任。

“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适用于病情进展较快、重型和危重型患者,在缺乏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下,新冠肺炎患者康复时期的血浆是临床特异性治疗最可及的资源。”黄利民告诉记者。

24日,医疗队从南通出发,在无锡乘坐动车,于中午12点左右抵达武汉汉口火车站,然后再乘坐大巴于下午1点40分抵达黄石。虽然换乘了多次交通工具,但这一路上黄利民始终牢牢地看管着这批血浆,生怕有一丝疏忽。

24日下午5点,黄利民来到黄石市中心血站,将这批血浆亲手交到黄石市政府副市长李丽的手中。在交接现场,大冶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早已等着为两名重症患者取血浆,这两袋血浆随后迅速用到了患者身上。

“看到医护人员将血浆带上120救护车,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直到这时,如释重负的黄利民才长吁一口气。

多次主动请缨,17年后抗“非典”老将再战“新冠”

24日带队驰援黄石,对于黄利民来说,不过是把抗疫的战场从南通换到了黄石,或者说是离抗疫一线更近了一步。

1月16日,市卫健委着手对疫情防控工作进行部署和培训,并在部门层面成立领导小组,开始集中办公,黄利民被安排负责相关应急预案和文件的起草工作。随着整个疫情形势的发展,1月23日,我市防控指挥体系升级为政府层面的南通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1月24日,防控体系再次升级为疫情防控指挥部,黄利民带领着丛顾俊、康宁两名同志进入指挥部办公室,开始负责文字材料的整理,相关文件的起草、处理、流转,以及综合协调等方面的工作。

在疫情防控初期,从早晨8点到深夜12点,黄利民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同志们一起,每天都要工作16个小时以上。“那段时间,白天正常工作,晚上加班工作。每天早晨7点多就开始,要一忙就到凌晨一两点。”黄利民回忆说。

黄利民的儿子和媳妇在上海工作,趁着春节放假回家过年,可直到他们回上海,也没能碰到父亲一面,“说起来,确实有些对不起孩子,我深夜回家他们已经睡了,我一早出门他们还没起来。”

1月30日,从重庆飞抵南通的航班DZ6294上,发现两名发热乘客,均有武汉逗留史。2月4日,其中一人确诊。这一事件一度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为此,南通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对机上73名乘客及10名机组成员实施了集中医学观察。而观察点设置的标准、规范等守则的制定,就是在市卫健委主任陈冬梅等领导的指导下,由黄利民等一班人共同整理起草的。

“29日,指挥部按照相关要求设定了市委党校这一处留观点,准备对从武汉等重点地区抵通的人员,施行集中医学观察14天。谁料到第二天就派上了用处。”黄利民欣慰地告诉记者。“此后的0513酒店的设置就参照了市委党校观察点的标准,这也为我们迅速处置这起事件奠定了基础。”据悉,根据黄利民起草的文件标准,我市各县市区也迅速行动起来,纷纷设置了集中医学观察点,为确保疫情防控效果起到了重要作用。

男儿志在四方,8旬老母挂念儿子发来关切短信

“利民,千万要当心好自己!”“放心!我没事。”25日中午,黄利民82岁的老母亲给他发来了一条短信,看着这条短信黄利民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儿行千里母担忧。原来,黄利民的父亲去世较早,生活在如东的母亲就成了他最牵挂的人。通常情况下,每个月他都要回老家一两趟,特别是近几年母亲身体情况每况愈下,黄利民时长为此牵肠挂肚。

“说实在的,确实有些对不起老人家,原本打算趁着年三十回趟老家看看她的,可是正好碰到疫情来袭,只能跟老人家打电话说抱歉,一晃已快两个月没见到她了。”黄利民愧疚地告诉记者,“本来这次到黄石不打算告诉老人的,可是谁知道她却看到了江海晚报上我带队出征的消息。”

为了安抚老人,黄利民只能托妻子回老家去看望母亲。得知老人对他的工作十分理解时,黄利民这才稍稍安慰些。

“为人子女我亏欠父母一个道歉,为人父母我亏欠子女很多陪伴。”黄利民不无遗憾地说道,“但我是一名抗疫老将,带头前往抗疫一线,大家会更踏实、更有信心。关键时刻,我不上,对不起胸前的党徽!”

从2003年的“非典”,到2020年的“新冠”,两次疫情,黄利民都“舍小家为大家”,站在第一线,挺在最前沿,以身作则,无怨无悔。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