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座发现确诊病例”南通留学西班牙女研究生回家路…|南通发布

  

3月17日晚,来自浦东机场工作人员的一通电话,打破了钦钦安逸的隔离生活,让她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和你同一班飞机上有乘客检测出阳性,29排。你要注意好身体,社区工作人员会和联系你的。”电话里的语气平静温柔,却宛如将她又置身于回国的那班飞机上,她的座位是39排。

疫情大爆发,临时决定回国

钦钦是96年出生的海门女孩,从成都西华大学毕业后,超级喜爱足球的她选择了留学西班牙,成为马德里自治大学的一名留学生。教育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她选择留在西班牙,与导师一起做项目。春节以后,2月9日,她回到了熟悉的马德里,按要求自我隔离14天。

钦钦本以为两周的隔离后,就能恢复正常的学习生活,但是三月开始,西班牙疫情迅速蔓延,短时间内西班牙确诊数量爆发式增长,在欧洲地区仅次于意大利。

3月中旬,马德里大区宣布学校停课,3月14日西班牙进入紧急状态,全境停课,关闭所有餐厅酒吧,加泰罗尼亚宣布封城,包括巴塞罗那机场和港口...

停课,封城,让整个国家进入了停滞状态,家人在国内急切等待,劝她回国,可未完成学业和考试,空交的房租,最最重要的签证居留...都是问题,各种矛盾纠结后,钦钦还是决定回国。

3月12日火速订好机票,准备从马德里出发,再由香港转机至上海。3月14日穿上朋友给的一次性雨衣,带着口罩、帽子,开始了40多个小时回国之旅。

飞抵香港上空,机舱内响起热烈掌声

临行前,钦钦喝了几口水,为了减少风险,她决定不摘口罩,不吃不喝。

疫情事态越发严峻,可机场上外国人基本都没戴口罩,而是带着手套,一路上戴口罩的基本都是亚洲面孔,大多数人行色匆匆。

在西班牙飞香港的飞机上,乘客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各个神色紧张,大家很有默契得保持着安静,闷热的机舱内没有很多说话声。

疲惫、紧张、害怕,复杂心情让钦钦一路上睡睡醒醒,闷热的空气让雨衣下的皮肤很不舒服。

在飞机快抵达香港时,安静的机舱内,后排有人突然开始鼓掌,一声声清脆的掌声,一下子将所有人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好多人也随之鼓起掌来,“终于回国了,可以安心了。”

随后在香港机场检测体温,登记后顺利转机飞往上海。飞机上的乘客大多已经神色轻松,放下防备,机务组有提供飞机餐,但是钦钦依旧没有吃,忍着饿意一路扛到了上海。

▲隔离酒店窗口

幸运解除隔离,阳光终会到来

3月15日18:30左右飞机落地,钦钦跟着人流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以国家分类分批次下飞机,测量体温,填写电子健康申报表。

由于西班牙当时是八大重点疫情国家之一,所以工作人员对钦钦的询问格外细致,详细询问了近期的旅游史和身体情况,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流程后终于拿上行李,与负责江苏地区的工作人员对接。

“当我在远处看到工作人员防护服上的‘江苏’二字时,眼眶湿润,长吁一口气,终于回家了,回家真好!”钦钦在备忘录里记录了当时的心情。

凌晨两点钦钦顺利到达海门,看着隔离点大堂内灯火通明,工作人员身着防护服等待着,她知道大家都在等她回家。

挂断电话后,钦钦克服着害怕的情绪做了一个决定,决定暂时不告诉爸妈这个消息,她知道告诉爸妈会让她们更加担心,等3月30日隔离结束后的检测结果。

▲隔离最后一天的早饭

第二天,她与隔离点的医生说了这件事,也和社区工作人员进行了沟通。3月30日,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顺利解除隔离。

西班牙3月30日通报称,最近一日新增6398例病例,累计约8.8万例,钦钦联系了留守当地的同学,让他们不要出门,做好防疫措施。她从同学那了解到,现在从西班牙回国的机票基本买不到了,有也是价格不菲。所有人要办理通行证才能出门,形势十分严峻。

“疫情当下,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留下,希望留在马德里的朋友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我们都知道,这场战的最后,病毒终会倒下,一切只是时间问题。伊比利亚的暖阳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这是隔离第一天,钦钦在备忘录里写下的文字。

她想念马德里绿茵球场上球员奔跑的迅捷身影,想念着山呼海啸般的欢笑声,她相信这一切会回来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