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浦东机场到昆山转运基地,市疾控中心“90后”党员忙并快乐着|南通发布

“在驻点工作半个月来,我已适应了随时待命转运的紧张工作状态,虽然很辛苦,但在这个特殊的抗疫战场,我学到了专业以外的更多的东西,学会了感恩、学会了团结协作、学会了关心他人!”4月2日,记者连线在上海浦东机场驰援的市疾控中心微生物检验科“90后”党员秦铖时,她在电话中这样说。

3月17日,27岁的秦铖光荣出征,加入江苏省新冠涉外疫情防控工作驻沪工作组。她被分在交通组,负责涉外疫情防控转运,陪护入境人员从上海浦东机场转运至昆山接驳点。 

“刚加入工作组的时候,由于航班次数很多,乘客量大,我们每天几乎处于两至三次的高强度转运状态。” 秦铖告诉记者,一次转运时间大概在4个半小时左右,而且夜里航班较多,经常工作至凌晨,她一开始不怎么适应,晚上休息不好,白天还得参加转运,人感到很疲惫。

在驰援浦东机场的第二天,秦铖就已经完成了两次转运任务,“我记得当天的第三次任务安排在深夜23点20分,我们一般是穿好防护服再到楼下集合。为了不耽误时间,我都会提前一刻钟‘全副武装’好,而穿鞋套往往是最后一个步骤。” 秦铖回忆,那天,就在她蹲下来穿鞋套的时候,左下腹一阵剧烈疼痛突然袭来,针刺一般,像有什么东西错位一样,她瞬间跌倒在地上,疼得不能起身。大约坐在地上休息了三四分钟后,她扶着旁边的凳子挣扎着站了起来。这时,组长打来电话,提醒她赶快到楼下集中。此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又发生了,当秦铖拿起另外一只鞋套穿上时,又出现了之前的症状,腹部的疼痛再度加剧,“当时,我心里很着急也很慌乱,就怕自己出不成任务了,而且人手紧缺,其他组也是高强度工作,特别担心自己拖大家的后腿。”此时,秦铖的手机再次响起,她稍微缓了会,忍着疼痛下了楼,一声不吭地出发去航站楼接人,最终顺利完成了第三次转运任务。事后,她和队友们聊起此事时,只是轻松一笑,“好在不是什么大毛病,过去就没事了。”

几天前,秦铖在浦东机场遇到了暖心的一家人,“这家人是美国籍,丈夫是南京某高校的老师,妻子是全职太太,还有三个孩子,大女儿上初中,二儿子上幼儿园,小儿子三岁。这家人一见到我们,就非常热情地跟我们问好。”他们从航站楼出来放置行李时,细心的秦铖发现其中两个小男孩年纪比较小,加上行李较多,她就和队友一人抱起一个孩子把他们送上了转运车,组长则帮着托运行李。在转运至昆山接驳点时,秦铖和队友又将两个孩子从车上抱下来。“正当我们转身准备离开时,这两个可爱的孩子突然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因为他们和我的女儿差不多大,我顿时觉得特别暖心。”作为一名年轻妈妈,秦铖感叹地说。

“我很珍惜这段特殊而难忘的抗疫经历,疫情无情人有情,守得云开见月明!我和队友们等待着战疫最终胜利的那一天!我们坚守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眼下,秦铖依旧每天奔忙在浦东机场与昆山转运基地,她忙碌并快乐着。

图片由市疾控中心提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