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通——写在2020年7月1日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开通暨沪苏通铁路运营之时|南通发布

万里长江入海口。

宽阔的江面,又一巨龙飞架北南,舞起长三角的畅快节律,唱起新时代的发展巨响。

汽笛长鸣、响彻云霄,敲锣打鼓、欢天喜地。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沪苏通铁路,在建党99周年之际隆重开通。

许丛军 摄

作为一个南通人,此时,我正在想——

这是一个属于中国铁路的光荣时刻;

这是一个属于南通、属于所有南通人的欣喜时刻。

文化是集体的记忆,南通人的集体记忆就是“难”通文化。曾几何时,长江下游的南通,没有江上的大桥;八千多平方公里的江海大地,没有轰响的铁轨。南通人可谓日思梦想,盼望着大桥,期待着铁路,迅捷地连接起四面八方。

终于,大桥建成了;终于,铁路通达了。然而,南通境内的铁路还是不能跨过长江去。历史却在今天翻开新的一页。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2020年,公路铁路两用,恰如此刻夏季的风,汽车、火车如此轻快地畅行在扬子江上。她,连接起祖国东部的江北江南,迎来了南通人发自内心的欢声。

经天纬地,岁月总是向前。回望历史,是一个叫张謇的南通人,率先办起轮船公司,在上海建起轮船码头,把江北的游客送到江南,又把江南的货物运到江北。不过,你可知道,早先还需借助小船把客人接驳到江上大轮。记忆是曾经的过往,每个南通人都有一部既欣喜又艰难的过江史。我第一次随大人从老家去上海,就是从海门青龙港上的船,简陋逼仄、拥挤不堪。

江河时代,长江上的轮船南来北往,把祖国的东部西部连在一起。如果你年长,一定不会忘记,买一张申汉轮船票去沪、申渝轮船票抵宁,是何等的困难,排彻夜的队,队伍长数百米。到上海要花费六个小时,而到南京的时间更长。后来有了汽渡,有一阵又有了速度飞快的汽垫船直抵上海吴淞口,不过遇到浓重雾天,在码头、渡口无望的焦虑中一等就是数小时,万般无奈。

大桥、大桥,呼唤大桥发自南通人的心底。苏通长江大桥造起来了,崇启长江大桥又建成了。当我开通前第一次行驶在苏通大桥上,我的眼睛真没舍得眨一眨,我要看一看不再逞雄的江,我要算一算过桥的分分秒秒。然而,长江两岸、大江南北人流、物流巨大,经济社会活力无限,南通人没来得及高兴几年,“堵堵堵”成了苏通大桥的高频用词。今年清明节前夕,从苏州回南通走了整整十二个小时,行如蜗牛、等的焦急,记忆再难抹去。而今,境内第三座大桥----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在两岸高高架起,“苏通”“苏通”,可以舒舒服服地一通而过。

犹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刚工作时第一次去苏州,也是搭的轮船。在苏州,我却专程去看了一眼啥叫火车。因为在南通从没有见到过火车,火车似乎与江海平原无缘。

交通强国,铁路先行。当我站在南通铁路通车庆典的现场,心潮澎湃中回忆起的还是第一次见火车的情形。终于在这一天,我所在的城市也拥有了火车。然而,只通东西,不通南北,终是遗憾;只有绿皮火车,没有高速列车,也真遗憾。而今,沪苏通铁路开通营运,始发、经过南通的火车可以一路快速南下,让你直接去拥抱长三角、迎接粤港澳。

幸哉!乐哉!

江对岸的人或许永远也不知道地处江北的南通人的酸楚与困顿,早有火车的北京郊县人、早有高铁的福建宁德人或许永远也不知道地处平原却没有铁路、高速铁路的南通人内心的期盼与梦里的呢喃。今天,沪苏通铁路伴随长江公铁大桥的开通运营,这样的酸楚、这样的梦呓,终于成为了历史。“接轨上海”,真正意义上从轨道上对接上海变成眼前的现实,高速列车正在向南通驶来,正在向八方驶去。

龙舞舞起来,腰鼓跳起来,欢声荡漾在江面,笑语播传在大地。这是党的生日,这是七百多万南通人民集体的节日。南通人一拨拨地来到通车前的桥面,极目远眺、浮想联翩,欣喜若狂、感慨万千。

朝南、朝北,向东、向西,路路皆通。

公铁并用南通行、行南通,从今以后,交通更加便捷、更加优质。南通、南通,不但通,而且一路顺畅。费孝通笔下的“江海明珠”,如今更加明亮、更加通达。

万里昆仑谁凿破,无边波浪拍天来。再也挡不住的,是南通人向前进的铿锵脚步;再也挡不住的,是南通大发展的汹涌浪潮。南通发展的利好更多,势头更猛,目标也更高远。此时此刻,我们饱含深情、充满豪情,面对新机遇,我们敢超万亿,面对新机遇,我们勇争先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