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同城梦|南通发布

今天,“沪苏通”铁路开通了,最高兴的可能是长江北岸南通的市民。

▲今天上午,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暨沪苏通铁路正式开通,南通人坐火车到上海最快只需66分钟。一座大桥、一条铁路,将开启长三角一体化新时代。

生活在长江北岸南通的人,几乎都有一个上海梦。自上海1843年开埠以来,南通人隔着一条宽阔的大江,遥望对岸灯红酒绿的远东第一大都市,有很多遐想,也有更多慨叹。1906年,张謇在上海建造了大达码头,他创办的大达轮船公司航行于通沪之间,让不少想去十里洋场打拼的南通人圆了梦,然而更多的是浪迹天涯、梦碎魂断。

儿时起,大上海一直是我心中一个色彩斑斓的梦。沪产大白兔奶糖、麦乳精曾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集体记忆。1980年夏,我如愿以偿考取上海的大学,双亲送我从南通港坐“东方红”客轮赴沪求学。我们坐的是四等舱,记得同船五等舱有很多挑着鸡鸭去上海讨生活的民工。我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同舱乘客一路欢声笑语。上午10点登船,午餐是母亲做的葱花饼和南通人爱吃的“野鸡丝”(包瓜丝姜丝炒肉丝),还有脆饼、精枣等零食,下午4点左右到达十六铺四号码头。父亲带着我和母亲在外滩挤上公交车,我们仨在南京路王开照相馆留下一张合影。当时,虽然南通因人均工业总产值超万元,成为工业经济效益跃居全国前列的明星城市,上了《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但是同班35位同学,竟有一半没听说过南通。我很郁闷,便深情写了一篇散文《小城赋》,利用担任校文学社社长之便,发表在校报校刊上,校广播台还做了配乐朗诵。

1984年5月,南通成为全国14个沿海开放港口城市之一。我记得时任市长张佑才率队到上海,在海门籍近代传奇企业家董竹君女士创办的锦江饭店向全世界宣布:南通张开双臂欢迎海内外客商投资,期盼各路英豪加盟。正是怀揣一种报效桑梓的情怀,我放弃上海工作回到南通发展。那年7月1日,长航对所有“东方红”系列客轮更名,新船名都是“江”字打头,我回通坐的班轮是“江汉129”。站在甲板上,面对滚滚长江水,我的心潮也在翻滚。

回到南通后不久,我调到南通日报社工作,作为记者接触的第一个重大新闻便和长江有关。1987年5月8日,我在报社夜班编辑部值班时接到报料:长江南通段发生一起重大沉船事故,载客过江的小火轮被撞倾覆,105人失踪……看到触目惊心的现场照片,我心里想,什么时候长江南通段能飞架一座大桥,能够开车跨江去上海,该有多好啊!

在南通人的美好憧憬和执着追求中,时光的列车飞快地开到了世纪之交。1999年初,我在主持南通日报社经济部工作时,获悉南通过江通道有了新进展,但宣传报道还是一个禁区。我当时刚刚策划一组1999南通经济·铁路篇,反响不错,便着手再做一组大桥篇。采访了市里几个相关部门,没人肯透露有关信息。在一个周末之晨,我闯到负责筹划这项工作的市计委副主任张振刚办公室,也许是我的激情感染了这位清华高才生,他破例给我透露了不少信息。我一口气写下《世纪大礼》《桥隧之选》等系列报道。

新世纪的前20年,南通人三圆大桥梦。从苏通大桥、崇启大桥到刚刚通车的沪苏通大桥,轰响的铁轨终于在长江入海口实现跨江贯通。7月1日零时起,“沪苏通”铁路每天46趟动车跨江运行,南通人乘动车南下去上海的梦想终于实现。而随着通州湾新入海口建设和上海第三机场落户,南通将实现真正意义上与世界的接轨。而这一切,为南通完全融入上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 许丛军/摄

未来几年,在长三角一体化、沪苏通跨江融合的背景下,南通还将迎来“八龙过江”新时代,沪通两地的同城效应将进一步凸现。这些天来,许多南通人结伴踏上通车前的桥面,极目远眺,欣赏钢铁为骨江水为田的壮美景色,细数长江天堑上惊世崛起的一座座“钢铁巨龙”。我也在期待更多的沪通“双城记”,畅想两年后南通地铁通了,在家门口转乘高铁去上海探亲访友的退休生活。

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 许丛军/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