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抗疫征途上,看南通中医药这样发力!——对话市中医院中医专家解读中医抗疫的“密码”|南通发布

〓新闻链接〓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依旧严峻,在中国抗疫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中医药也走出了国门,在全球抗疫中贡献中国力量。中国最新版本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医诊疗方案已被翻译成英文,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新媒体上全文公开,并主动分享给有需求的国家和地区。

在国内,无论是南通本地,还是援鄂一线,“全国示范中医院”之一的南通市中医院也以其特有的方式,在中医抗疫的路上贡献着“南通的中医力量”。

中医抗疫,古来有之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历史上曾经爆发过1400多次瘟疫,大规模的有321次,在西方医学没有传入中国之前,正是因为有中医药的防控,从来没有发生过整个城市人口死亡的状况,中华民族才得以延续发展,无独有偶,在西方历史上也曾爆发过许多大规模的瘟疫,如西班牙大流感、欧洲黑死病、全球鼠疫,几乎每一次瘟疫死亡人数都达到数千万人,古希腊、古罗马帝国的命运都因瘟疫而改变。

“中医在几千年与瘟疫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防治经验。大量文献资料证明,中医药对瘟疫的防治具有丰富的经验与良好的效果。”南通市中医院党委委员、师承国医大师朱良春的主任中医师吴坚介绍,在古代,古人就认识到传染病是一类与众不同的疾病,认为是“疫疠”,由“戾气”“疠气”所致。早在公元1642年,明末有一叫吴又可的人,写了一本专门研究温疫的著作--《温疫论》,这是我们国家第一部治疗急性传染病的专门著作,其中就提出“夫瘟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股异气所感”的观点。

早在中医最早的一部理论著作《黄帝内经》中就指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还要“避其毒气,天牝从来……即不邪干”。《内经》不但告诉了我们传染病多数通过呼吸道(天牝:鼻子)传播,还告诉我们防护的方法。

从医圣东汉张仲景《伤寒论》到明清温病四大家,中医对急性传染病的研究非常早,认识也很到位,在当时世界医学史上处于领先地位。青蒿素的发现也是受到青蒿治疗传染病疟疾的启发而发现的。

吴坚说,在当代,中医药在传染病防治上仍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他向记者举了两个例子,1956年秋,北京爆发乙脑疫情,全市儿童医院、传染病医院住满了患者,当时卫生部点将四川名中医蒲辅周任专家组组长,他采用通阳利湿,芳香化浊法,疫情迅速得到遏制,当时《健康报》头版以“运用中医温病治疗原则治乙型脑炎——北京市不少危重脑炎患者转危为安”为题报道;2003年“非典”肆虐,中医药积极参与救治患者,在提高治愈率、缩短治疗时间、降低病死率、减少后遗症等方面成效明显,得到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组好评。

国医大师朱良春

“其实,南通历史上也曾经多次遭受过传染病的流行,中医药都曾发挥过很好作用。许多名中医治疗传染病有很好效果,如清代名医汤回春,民国海门名医沈云浦,近代名医如东周筱斋、南通朱良春。”吴坚介绍,1939年,南通地区登革热流行,患者表现为周身红点,头痛发热,西医治疗多用消治龙、握姆纳丁注射,疗程需要1周以上,已故国医大师、市中医院首任院长朱良春先生凭借他在老师章次公先生那里的积累,运用所学知识,研制了一种中药药丸和药汤,配合使用,双管齐下,表里双解,仅三四天就能解除患者的病痛,也验证了中医药治疗传染病的良好效果。上世纪50年代后期,南通白喉大流行,一下子发病4000多人,白喉血清供应不上,这样西医就基本没办法了,只有求助中医和针灸。那时候,朱良春先生带领中医一方面用中药如神仙活命汤、养阴清肺汤等,同时配合针刺治疗,用短针在印堂上一寸向下平剌“阙上穴”,留针,用胶布粘起来,既不疼,也不出血,止痛快。针刺了之后,半个小时咽部疼痛、不适的感觉就好多了。半天后开始退烧,第二天,白喉伪膜开始脱落了。一共观察l37例,痊愈l33例,白腐脱落平均不超过3天,退热平均2天。这个例子就是根据中医的一部经典《黄帝内经》的理论来指导临床的。

2003年非典期间,朱良春还参与广东、香港的远程会诊,指导应用中医药治疗非典重症,取得显效,荣获抗击非典特殊贡献奖。

抗击新冠肺炎病毒

中医药显神通

千百年来,中医药一直是我国人民健康与生命的“守护神”,在防病治病上担任重要角色,不仅在防治瘟病、伤寒等常见病、多发病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且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的天花、鼠疫、霍乱等重大传染病方面,也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此次新冠疫情中,中医药再度“出征”,并且在这场“战役”中取得胜利!

 吴坚介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属于中医“疫病”范畴,疫疠之邪夹湿是本病的主要病理因素,时疫之邪气从口鼻而入,郁闭肺气,中焦受阻,累及脾胃、大肠,甚至全身,传变迅速,病机特点以“湿”为主,可兼见“热、毒、瘀”等特点。对确诊病人按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以及病人出院后的恢复期,辩证施治使用中药。用于新冠肺炎的中药主要有清肺排毒汤、小柴胡汤、麻杏石甘汤、化湿败毒汤等。临床实践证明,轻症及普通型患者,早使用中药,能较快改善症状,缩短住院天数,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多数患者服用中药后体温正常,呼吸困难消失,咳嗽减轻,大便正常,食欲增加,咽痛明显减轻,血氧饱和度正常。对重型和危重型患者,实行中西医结合治疗,在改善发热、呼吸急促、咳喘症状,加强肺炎炎症吸收等方面有显著优势,促进重型、危重型向轻型、普通型转化。

疫情期间,加强呼吸道疾病的预防显得尤为重要。“首先是要‘避其毒气’,这个在流感等传染病的预防当中是极为重要的,包括的措施有很多,譬如戴口罩、勤洗手、多饮水、尽量避免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保持办公区环境的通风及清洁、减少集中开会等人员聚集等。”对于呼吸道传染病的预防,吴坚给出了这样的中医药妙招:用苍术加热或是焚烧熏扫房间,每次30~50g,可隔日用之,起到“芳香避秽,胜四时不正之气”的作用。

其次是“正气存内”。吴坚解释,所谓的“正气”就是指对病源微生物的抵抗力以及自身的调节能力和适应能力。他说,想让自己做到“正气存内”,其实也不难,概括来说就是“饮食有节,起居有常,适当运动”。

此外,对于体质较弱的人群,吴坚建议可以使用中医药的几种方法来提前预防呼吸道传染病。一是中医药方子煎服预防,简单的也有茶饮,二是配戴香囊,房间用中药苍术加热或是焚烧熏扫房间,每次30~50g,可隔日用之,起到“芳香避秽,胜四时不正之气”的作用。三是中医还有不少非药物的疗法,如太极拳、八段锦、针灸按摩等。“我们医院就有全国名中医邵荣世根据传统医学养生原理,结合南通气候和人群特点,秉承传统中医精髓亲自拟制防感方,有益气固表,化湿辟秽之功效。适宜人群成人预防外感用,孕妇、儿童不推荐。”

在今年抗击新冠肺炎过程中,中医除了药物,配合非药物的疗法,“如太极拳、八段锦、针灸按摩,以及穴位贴敷、隔物灸、热敏灸、拔罐等,在调节情绪,稳定心志,消除恐慌心理,调动提高自身机能等方面确实起到很好的作用。”吴坚如是说。

苏成程查房

市中医院援鄂医疗队队长、呼吸科副主任中医师苏成程在武汉市江夏区中医院驰援期间,他发现中医药的介入对新冠肺炎病人非常有必要。“一些口苦、纳差、腹胀、失眠的症状,服用中药后效果都挺好。”医疗小组坚持中西医并重,在他负责的两个病区中,几乎所有患者均按个体化服用中药。经规范治疗后,大部分患者病情有明显好转或趋于平稳,重症患者也日趋减少。

日常养“肺”

首推中医治未病

在长期的中医临床实践中,吴坚发现,体质虚弱,肺脾、肺肾两虚的人,容易患呼吸系统传染病。“肺是呼吸的主要器官,气出入之门户,肺主气,司呼吸,有卫外之功能。肺小儿称之为娇脏,故肺气虚的人,儿童、老年人,有慢性病者,如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等,吸烟及被动吸烟者,暴露在有毒气体物质者,长期暴露在严重雾霾的环境下者,长期处在空气不流通空间者易患呼吸道疾病。”

在他看来,预防呼吸系统疾病,维护营造良好“肺小环境”非常重要。为此,他建议市民要增强体质和免疫力,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均衡饮食,定期运动,保证充足睡眠,调节情绪,释放压力,避免吸烟及被动吸烟,冬天注意保暖,注意通风换气,促进空气流通,避免长时间暴露在严重雾霾中,避免吸入有害物质、有害气体。戴口罩、勤洗手、注意房间、物品消毒非常重要。

对于有慢性肺系疾病患者,吴坚表示要扶正抗邪,“治未病”。他建议,在“三伏天”可行“冬病夏治”贴敷,冬天可以进补一些补肺气,补脾气,补肾气的膏方;选择合适的体育健身运动,如有氧行走、太极拳、八段锦、五禽戏等;同时也可以温灸中医的一些强壮穴位,如足三里、合谷、肺腧穴等。  

中药师正在按照药房抓药(徐培钦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