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个医生、一群医生,他们一家人选择信赖这家医院|南通发布

7月27日一大早,钱老伯睁开眼睛望了一眼窗外就笑了。外面的雨下了好久了,从他骑车摔倒被送进市第六人民医院后,就几乎一直在下雨。今天,不一样,不仅久雨初歇,阳光甚好,他还有一件筹谋了几天的计划,今天就要行动了。吃完早饭,他在病房走廊反反复复地溜达了好几圈,眼睛时不时装作不经意地往其他病房里瞄,他瞧见医生护士们正在一间间查房,他在31床,还没轮到。要是平时,他也倒很安静地待在病房里等候,可是今天,他的心里有点小激动又有点小紧张。

20分钟后,医生护士们来了,他听着渐渐走近的脚步声赶在他们进来前“闪”回自己的病房,从门后面拿出昨天就让女儿制作好的锦旗,“陈主任、吴博士、陈医生,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命!……”钱老伯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到了嘴边却哽咽了。“啊呀,我这个人以前很能说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太激动了!”

不解:家人刚查过颅脑CT

转院后医生却仍坚持复查

时间回到6月27日傍晚。钱老伯骑着电瓶车,却意外摔倒。当晚10点多,家人将他从120自行送达的医院转至南通市第六人民医院脑科中心。

在路上,钱老伯一直处于“昏睡”状态,但尚有意识,可以对话。在之前医院拍摄的CT看来,他身体多处骨折,颅内有出血,但量不多,医生说暂时情况还可以,没有生命危险,第二天再复查脑部CT看情况。听医生这么说,一家人心里似乎松弛了一些,觉得不至于出什么致命的大问题。到达六院后,值班医生缪栋瑾发现钱老伯一直打鼾,已经处于嗜睡状态,意识不清,需要立刻复查脑部CT,并把老人的情况发在了脑科中心群里,脑科中心兼神经外科主任陈飞认为有复查的必要。钱老伯的女儿女婿听后婉拒,“医生,没有必要再查一遍了吧,我父亲就是睡觉了而已,他三四个小时前才拍过了的,而且我父亲平时睡觉一向打鼾,睡得很沉。”

但医生还是坚持要求颅脑CT复查,因为她判断钱老伯意识水平下降,强烈提示颅内情况加重。

惊险:复查提示颅内大出血

医生冲出将病人推进手术室

重新拍完脑部CT刚一到病区,一位医生箭似地从科室里冲出来:“这个病人不要移到床上了,马上手术。”钱老伯的女儿几乎觉得是个玩笑,在走廊里失声喊道:“什么?谁给他做?”

“我啊!不做马上没命了。”

钱老伯的女儿看了一眼医生的胸牌:吴中华。

“哪里来的医生啊!”在五分钟内面临从未经历过的开颅手术,钱老伯的女儿几近崩溃,因为从科室里冲出来的那个胖乎乎的、娃娃脸的医生实在显得太年轻了,她只觉得这一定是晚上值班的实习医生。“我怎么能将父亲开颅这么大的一个手术交给这个年轻人?他说要手术,我就让他开我爸的脑袋?”

那一刻,钱老伯的女儿只觉天旋地转,“我爸会没命吧!”她扯着头发蹲在地上,几乎是颤抖着拨通了六院韩元龙副院长的电话。在电话里,她听到韩院长告诉自己:“吴中华是我们医院脑血管病专业博士,是处理这方面问题的高手,你要相信他。”

在手术前,吴中华博士给她和她老公看了老人脑部CT片,片上显示钱老伯脑部出血明显增多。“虽然你们下午查了CT,一开始出血不多,但脑出血病情多变且变化快,虽然已经过去三四个小时,但患者目前一直在打鼾,意识水平下降处于昏迷状态,说明病情有进展,从颅脑CT来看,你父亲颅内血肿出血量很大,主要位于左侧颞叶,如果不立即手术,马上会突发脑疝,导致呼吸、心跳骤停,随时有生命危险。”吴中华几乎再没有时间多做解释,拿起剃刀三下两下就把钱老伯满头黑发剃光,留下一句“手术大概需要两三个小时”,然后就快步冲进了手术室。

庆幸:抢救一分钟没有耽搁

感恩医生对病情变化的判断

深夜手术室外的走廊里,太静了,小钱和老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煎熬。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她与丈夫细想并分析了父亲在这短时间病情迅速进展的症状反应,“父亲确实逐渐失去了意识,到达六院后小便失禁,他的昏睡状态与平时也大不一样。如果不是恰巧转院,当晚我们一定不会再做脑部CT,只听从之前那个医生说的第二天再看。是否会有医生细致关注并精准判断出他的病情进展?哪里有这么快的速度,哪里有才拍好CT五分钟,就有医生即刻看到,迅速冲出来,一刻钟内被推进了手术室。”

小钱和丈夫后怕又庆幸,“真真是一分钟都没有耽搁。太惊险了!是医生科学的动态观察,是对病情变化的重视,是深夜思想高度集中的敬业精神,是绝对专业的判断,是第一时间极速的做出反应!”那一刻,小钱相信,她的父亲应该会有命。因为在那个夜晚,父亲非常不幸,遭遇突如其来之祸;父亲又非常幸运,医生给予了他与死神夺命的机会。

在这个过程中,又有两个医生陆续赶来进去手术室。手术进行到一个半小时左右,出来一个医生,是脑科中心兼神经外科主任陈飞,他告诉小钱和丈夫:“手术应该说进行得非常顺利,接下来就是缝合了。”两个小时左右,又出来一个医生,是副主任医师陈鹏,他再度向小钱耐心解释了手术情况。三个小时后,吴中华博士出来了,他一屁股瘫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累得直喘气。除了一直说“谢谢”,小钱说她和老公几乎找不到什么词语来表达这突如其来的、惊心动魄的三个多小时的一切。

渊源:信赖六院背后的故事

来自于一家人曾得到的温暖

这么大的开颅手术后,钱老伯第二天就在ICU睁开了眼睛。他的恢复情况良好,意识一天比一天清楚。5天后,便从ICU转回了脑科中心普通病房。女儿笑说,“他不仅能说能走能吃能喝,连几十年的打鼾都似乎在这次手术中一并奇迹般消失了。”听到女儿这么说,钱老伯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忍不住笑出声。是啊,除了头部左侧因为做了去骨瓣手术凹进去一块,他其余几与常人无异。只要三个月后再做一次颅骨修补术,就可以正常生活了。这也让小钱和家人庆幸万分。“大恩无法言谢。作为家属,我们永远记得在那个深夜,这些陌生的医生,冲进手术室的身影,几个小时后拖着疲倦步子离开手术室的背影,每一句耐心的解释,每一句给予信心和倚靠的话语……”

其实,选择南通市第六人民医院,背后还有一段渊源。20多年前,小钱的外婆动骨科大手术前,钱老伯将两千元红包塞给了主刀医生韩元龙。韩医生收下红包,在为老人顺利手术后,又将两千元默默打入了住院费用里。老人直到去世,动手术的部位都没有出过任何问题,非常矫健。因为这样的结识与情意,让这个家庭与韩医生保持了20多年的友情。也因为他,哪怕医院在地理位置上距离小钱一家人的居住地稍显远,但他们愿意相信他所在的六院。

后来小钱的母亲身患晚期肺癌,“也是在第六人民医院,我母亲得到了呼吸科陈永权主任的悉心医治,得到了整个病区医生、护士们体贴的人文关怀。虽然病痛很折磨,但医院的呵护是暖的,医生的目光一直都是暖的。”

冥冥之中有牵引。这一次,小钱的父亲再度在第六人民医院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命。“现在,因为一个医生,两个医生,一群医生,我们选择信赖一家医院,深深感激这家医院。在遭遇病痛、灾祸的时候,倚靠到这家医院;在康复并再度拥有平静生活的时候,祝福这家医院。”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