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张謇的一生及历史业绩|南通发布

张謇(1853年~1926年)字季直,号啬庵,江苏南通人。近代伟大的爱国者,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张謇是1894年甲午科状元,曾出任江苏省咨议局议长、民国政府实业总长、农商总长兼全国水利局总裁。曾是江苏教育会会长、华商纱厂联合会会长、中华农学会名誉会长。

张謇是中国近代“实业救国”思想的代表人物,是近代民族棉纺织工业的奠基人之一。他创办的大生纺织公司为核心企业集团是近代民族工业的翘楚;他开发滩涂,改良盐业,推广植棉和棉种改良,推动了苏北沿海棉垦区的形成;他倡导“父教育而母实业”,为南通构建了较完整的基础教育体系,创办了一批职业学校和高等学校;他宣扬“科学为一切事业之母”,积极倡导支持科学普及和技术应用;他以“地方自治”为号召对南通进行了全方位的经营,通过科学的区域规划,大规模的水利、交通、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大批新型社会公益事业创设,使南通从一个落后的小县邑转变成一座名闻遐迩的近代工商业城市。张謇的爱国主张和救国实践对中国近代化进程产生了持久深远的影响。

1853年(清咸丰三年)张謇出生于江苏海门常乐镇一个农商兼作的小户人家。张謇自幼聪颖,4岁入塾,13岁能制艺成篇。父母对张謇不仅寄希望于未来的金榜题名,还培养他自食其力意识和劳动技能,这使他一生受益。由于张謇的家庭是三代无人取得功名的“冷籍”,无资格参加科举考试,张謇便听从塾师介绍,认如皋县张氏之子参试,于1869年考中了秀才。但随之而来的是如皋张氏无休止的敲诈勒索,几使张謇家破产。直至1873年,在海门训导赵菊泉、通州知州孙云锦等的斡旋下,张謇学籍由如皋划归通州,方才平息“冒籍”之祸。青年张謇由此深刻体会了世态炎凉,意志品质也得到磨练。

1874年,张謇随孙云锦赴江宁发审局任书记,两年后入淮系庆军统领吴长庆幕府任机要文书。其间师从张裕钊、李小湖、薛蔚农等著名学者学习,视野扩大,交游渐广。1876年,张謇赴举人之试,四场皆名列第一,因为没有顺从学官的要求事先敬奉礼品,结果名落孙山,由此也更增强了他对现实社会、腐败官场的认识。1882年,朝鲜发生“壬午兵变”,张謇随庆军入朝平定乱事。其间张謇参与机要决策,撰写《朝鲜善后六策》、《乘时规复琉球策》等向清廷建议,他在错综复杂的国际斗争中增长了阅历,并且以处事冷静而又干练受到赞誉。1885年,他应顺天府乡试,考中“南元”举人。1887年,张謇再入孙云锦幕并随往开封,参加黄河水灾救治。后曾担任赣榆选青书院和崇明灜州书院山长,并在家乡办理一些公益事业。虽然张謇的才华已得到 “清流派”头面人物赏识,但科举之途仍颇为坎坷,先后三次会试均落第。1894年,他终于通过会试、殿试,高中“状元”,得授翰林院修撰。

“大魁天下”后不久,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面对战争的败势,张謇愤而上书弹劾怯战求和的李鸿章,并以其对日朝形势的熟悉,不断为翁同龢等“主战派”献计献策,表现出一个爱国者的胆识。9月,张謇因父丧回乡守制,其间在署理两江总督张之洞的授意下创办团练,以准备对付日寇可能的侵略。1895年底,张之洞奏派张謇在通州设立商务局,创办大生纱厂。面对严重的民族危机,张謇逐步形成其实业救国、改革维新的主张。他在代张之洞拟定《条陈立国自强疏》中提出“练陆军”、“治海军”、“造铁路”、“分设枪炮厂”、“广开学堂”、“速讲商务”、“讲求工政”、“多派游历人员”、“预备巡幸之所”等建议,为中国自强御侮出谋划策。随着维新运动的蔓延,张謇又提出《论农会议》、《论商会议》、《农工商标本急策》等策论,继续参与翁同龢为首的“帝党”变法活动。

戊戌变法失败后,张謇参与“东南互保”的策划,又曾为刘坤一、张之洞草拟《变法平议》,但其主要精力放在兴办南通的实业教育事业上。在大生纱厂经营获利后,张謇随即兴办了大兴面厂(1901年)、大隆皂厂(1902年)、广生油厂(1903年)、阜生蚕桑公司(1903年)、资生冶厂(1905年)、资生铁厂(1906年)等一批企业;创办大生轮船公司(1900年)、大达小轮公司(1903年)、泽生水利公司(1903年)、大达轮步公司(1904年)、大达码头(1904年)等交通运输事业;创办通海垦牧公司(1901年)、同仁泰盐业公司(1903年),开创沿海垦殖事业;建通州师范学校(1902年)、翰墨林印书局(1903年)、公共植物园(1904年,次年改为博物苑),第一高等小学(1905年)、女子师范学校(1905年)、通海五属中学堂(1906年)等文教事业。

1903年,张謇东渡日本进行了70天的考察,亲身感受到日本明治维新带来的社会发展。回国后,他积极鼓吹效法日本实行君主立宪,为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魏光焘撰写《拟请立宪奏稿》,刊印《日本宪法》、《日本宪法义解》、《议会史》等书。1906年,张謇等发起成立了预备立宪公会推动立宪;1908年江苏省咨议局成立,张謇被公推为议长;此后,他联合各省咨议局发起立宪请愿活动,成为清末立宪派的领袖。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革命形势迅速蔓延。张謇审时度势,毅然放弃立宪转向共和,实现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政治转变。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后张謇被任命为实业总长兼两淮盐政总理。1913年,张謇出任“名流内阁”农商总长兼全国水利局总裁。此间他主持制订了一系列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法令。次年,鉴于袁世凯称帝野心日益暴露,张謇托事南归,后正式辞职,最终退出了政治舞台。

经历了多年政坛起伏后,深感“中国政界亦无有为我发展之地者,为志在求一县之自治”的张謇以个人的威望和影响,在南通集中社会资源开展了大规模的建设行动,全力实践他教育、实业等方面的救国主张。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南通建成了以大生纺织公司为核心,包括工业、交通、金融、贸易的37家企业,淮南沿海建成了20家相关的盐垦公司,形成了资本额达2483万两白银的企业系统;倡导兴建了近400所各类学校,组成了南通近代基础教育体系,兴建了纺织、医学、农业、商业、水利、船政、刺绣、戏剧等一批高等学校和职业、专科学校,并支持中国女学堂、复旦学院、中国公学开办;兴建博物苑、图书馆、更俗剧场、伶工学社等文化设施;开办了育婴堂、养老院、贫民工厂、残废院、栖流所、济良所、医院等慈善事业。张謇对南通的城市建设和区域发展作了科学的规划,新建了大批交通、水利、气象、市政、公共设施,使南通在20多年的时间里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县邑转变为一个布局合理、功能完备、驰名中外的新兴工商业城市。中外人士纷至沓来,美国哲学家杜威称赞南通为“中国教育之源泉”,《密勒氏评论报》的主编鲍威尔说南通是“人间天堂”,日本内山完造称赞南通是“理想的文化城市”。张謇也自豪地说:“南通县者,固国家领土一千七百余县之一,而省辖六十余县之一也。以地方自治、实业、教育、慈善、公益各种事业发达,部省调查之员,中外考查之士,目为模范县。” 

1922年以后,在政局动荡、外企竞争、金融危机、市场丧失等因素作用下,大生企业系统陷入困境。晚年的张謇仍为南通各项事业操劳、奔波,他说:“下走之为世牛马,终岁无停趾。私以为今日之人,当以劳死,不当以逸生。”1926年盛夏,张謇不顾年老体弱视察江岸保坍工程,不幸染病不治、与世长辞,终年73岁。

作为伟大的爱国者,杰出的实业家、教育家,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张謇又拔头筹,是因为他是近代民族危难之时不断奋进的代表性人物,其思想和作为不仅在南通,在全中国都有示范意义。他的一生,集中体现了爱祖国与爱家乡的高度统一,为社会增添物质财富与创造精神财富的紧密结合,强毅力行与敢为人先的贯通一致,经营企业实业与经营乡里村落有机融合。近代史大家章开沅先生评价他“感动了中国”。然而,对家乡南通来说,其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更为巨大,更为直接,可以说,是他为南通近代化、现代化打下了厚实的基础,让我们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攀高求远。学者说他言商向儒,是“中国第一儒商”,没有之一。

作者系民盟南通市委副主委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