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开办的午托班里多次猥亵多名女童,启东一男子获刑七年|南通发布

去年12月,家住启东市的黄艳再次听到女儿叶倩说下身不舒服。询问得知女儿被午托班的“张爷爷”多次猥亵后,她选择了报警。

记者4日从启东市人民法院获悉,该院于上个月对这起猥亵儿童案做出一审判决,午托班经营者张群晖因犯猥亵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午托班“爷爷”伸出罪恶之手

2018年9月,叶倩进入启东市某小学就读一年级。2019年3月至4月,10月至案发前,她都被母亲黄艳寄托在学校附近的午托班。中午放学后,叶倩就在午托班吃午饭、做作业和午休。与叶倩一同在这个午托班上的,还有17个小朋友。

这家午托班由张群晖和妻子开办。张群晖年过六旬,孩子们都喊他“张爷爷”。可令叶倩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看似慈祥的张爷爷却把罪恶之手伸向了自己。

叶倩回忆,张群晖第一次摸自己是在一年级时。自己当时穿的是长袖T恤衫、松紧牛仔裤,在张群晖的房间里,其他小朋友在旁边玩洋娃娃,张群晖从后面将正在玩拼图的自己抱到了床上,让自己坐在其的腿上,隔着裤子摸之后,又用双手伸进裤子摸。

没有敢告诉爸妈的叶倩将此事告诉了同在午托班的顾诗文。顾诗文的反应让叶倩吃惊,“我也被张爷爷摸过”。

叶倩曾说过几次下身不舒服。黄艳检查后发现女儿下身阴部红肿。由于不知道具体原因,起初她并没有当回事。直到2019年12月,叶倩连续几天说下身不舒服,黄艳检查再次发现红肿,叶倩才将自己的遭遇告诉妈妈,称午托班张爷爷经常带她到小房间捏她的下身。

女儿被猥亵了!意识到问题的黄艳随即向公安机关报警。

当天,午托班经营者张群晖被公安机关抓获。

实施猥亵时,身旁还有未成年人

归案后,张群晖未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随着侦查的深入,公安机关发现,被猥亵的除了叶倩、顾诗文,还有顾诗文的同班同学王韵。

顾诗文和王韵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均在张群晖开办的午托班。按照顾诗文和王韵的描述,两人最早分别在二年级上学期和一年级上学期被张群晖实施了猥亵,顾诗文是午休时多次被张群晖手伸到内裤内摸阴部,王韵则是多次被张群晖手伸到内裤内摸屁股。

令人胆寒的是,张群晖实施猥亵时丝毫不顾忌边上还有众多未成年人。顾诗文曾多次看到张群晖摸叶倩、王韵“小便的地方”,王韵则看到张群晖多次将手伸到顾诗文的裤子里面摸。

庭审中,检方指控,2017年9月至2019年12月,被告人张群晖在其住宅内开展午托业务期间,利用开展午托业务接触学生的机会,在午休房间或客厅对小学女生叶倩、顾诗文、王韵多次以伸入内裤摸阴部等方式猥亵。其中,对叶倩以手伸进内裤摸阴部的方式实施猥亵十余次,对顾诗文以手伸进内裤摸阴部的方式实施猥亵三次,对王韵以手伸进内裤摸屁股的方式实施猥亵四次。

检方认为,被告人张群晖在从事学生午托业务过程中,为寻求性刺激,多次猥亵多名不满十二周岁的儿童,且部分猥亵行为在公共场所当众实施,情节恶劣,应当以猥亵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

张群晖辩称,对叶倩猥亵仅有一次,且猥亵时没有其他孩子在场,且否认对顾诗文、王韵实施猥亵。其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还曾供述称,“摸叶倩生殖器是自己一种好奇心,摸起来感觉精神很愉快。”

法院依法从重处罚

启东法院审理查明,2017年9月至2019年12月期间,被告人张群晖在其经营的午托班内,利用中午学生午托之际,在客厅、床上等处先后多次对被害人叶倩、王韵、顾诗文以用手伸入内裤摸生殖器、屁股等方式进行猥亵,并被部分学生发现。

启东法院审理认为,被害人的陈述、未到庭证人的证言、公安机关检查笔录、案发现场勘查笔录等证据能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张群晖利用午托时间之际,多次在客厅、房间猥亵叶倩、王韵、顾诗文的事实。被告人张群晖对被害人叶倩、王韵、顾诗文猥亵行为的场所是开放式的托班,实施猥亵行为的时间是中午,托班内仍有部分学生午休、写作业、玩耍,且有部分学生曾发现其实施猥亵行为,应当认定为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儿童。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群晖在较长时间内多次当众猥亵多名儿童,对被害人幼小的心灵及其家庭带来难以愈合的创伤,案件侦查期间及庭审中张群晖均未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其行为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对其应从重处罚。

启东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群晖以摸儿童生殖器、屁股等方法,在公众场所当众猥亵多名儿童,其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依法应追究刑事责任。为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惩罚犯罪,法院作出前述判决。

(文中所有人物姓名为化名)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