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护保险,让失能人员过上体面生活|南通发布

“这两个丫头把我服侍得好呢,从头到脚帮我收拾。”5日上午9点半,来自阳光邻鹿的两名照护服务人员来到王建疆家中,先帮他洗好澡,再刮胡子、剪指甲,“多亏了政府的好政策,我才能有这福气。”

今年已经80岁的王建疆曾去新疆支边,和妻子龚杏芳也是在那儿相识结婚。1986年,二人带着孩子们回到南通,在八一毛纺厂工作。退休后,两个人都有退休工资,本来日子过得还算可以。2012年,王建疆开始出现行走不便等问题,最终被确诊为帕金森综合征,“几乎一直在住院,光是第四人民医院就前后住了9次。”龚杏芳说,老王每个月吃药就要花两三千块,“有治疗帕金森的药,他老咳嗽、心脏也不好,都得吃药,但吃了也没有什么改善。”

一开始在医院陪护、在家洗衣做饭,虽然辛苦,这些龚杏芳都能扛下来,“后来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尤其是腰,坐的时间长了都疼,更别提站着和走路了。”龚杏芳说,孩子们都不一起住,老王要洗澡、理发什么的,自己一个人根本弄不动。

“前年底,听说了照护保险,我们就去申请了。”龚杏芳说,没几天就批下来了,第二次也认定了重度失能,每天有15块的补贴。从去年初开始,每周三、周六都有两名服务人员上门,提供洗澡、剃须、理发等服务,“每周只要自己再出5块钱,但是我轻松了很多。”

为了方便照料卧床、行走不便的老王,他们还向太美健康养老服务公司申请了辅具租赁,租了照护床、轮椅、步行车等器具,也以补贴价购买纸尿裤,“5袋纸尿裤只要45块钱,外面买1袋就要45块。”龚杏芳说,考虑到她是一个人照顾老王,年纪也不小了,太美公司会让上门服务的姑娘们带过来,省得她跑去买。

王建疆是退伍老兵,也是有着5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龚杏芳曾是主动申请并发动60多人支援新疆建设的上海知青,二人都为国家富强默默奉献了一生。但他们并不居功,反而对党和政府给予的些许关心满是感恩,之前崇川区委党校送慰问金的信封二老都留着,今年初还做了三面锦旗送给医保局、照护服务公司,“他们都照顾我们,我们想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感谢的心意。”说到这里,二老都湿了眼眶。

在全市,已有2.4万户家庭因为照护保险的加入松了口气,上百万次的上门服务,也让失能人员更体面地生活着。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