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提时夏天我们玩什么|南通发布

昨日看到许晴采访赵无极视频中讲,他童年在南通度过并学习绘画。我们小时候没有那么多的书读,也没有那么多的兴趣班要上。镇上的孩子有属于自己的乡野般童年生活,那就说说夏天我们在干着什么。

夏天最喜欢的当数游泳了,游泳是不用教的,扑通扑通在河边自己就着石阶扎扎猛子就轻松地学会了,不像北方诸多孩童长大了也不会游泳。现在游泳在泳馆、泳池了,那种到河里去游叫“野泳”,多少年前在南濠河畔下水过一次,胡子上积了水垢成了黑黑的半圈。小学时只待放暑假,放了暑假,就可以下河游泳了,上午也会扎到水里避暑,下午有时还要下河两次,常常惹得妈妈不放心,用晾晒衣服的长竹竿子来“伺候”。有的孩子还敢从高高的桥上跳下来,而我是断然不敢的。泳时还会摸田螺,去摸石缝里的虾,只是量少不能饱餐。

夏夜听爸爸在门前“场心”讲做人做事,只是炎热、蚊多而不能定神,那时天上的星星多,堪称“繁星”,今日已难觅此景,得到西藏、新疆空旷处方能觅见。我们大凡乘了会儿凉,就找上一二只瓶子,去街上路灯下捉虫子,那种叫“蝼蛄”的虫子。捉来干嘛,喂家里养的鸡,鸡吃了蝼蛄能多生蛋、快生蛋。那时家里的鸡蛋是主要荤食来源,但不是从菜市场上买来的,而是爸爸妈妈养的鸡,有了鸡,就能吃蛋炒饭、水潽蛋,那时要吃上猪肉是不易的,牛、羊肉更少见到,即使富含油脂的花生什么的,也是不常吃到。孩提时代,肠子里缺油,两三天洗一次头也没事,不像现在要天天洗才行,一天不洗就油得不行了。

夏天捉知了记忆很深,知了声声,乃夏日一响。树上驻满了知了,自己做个扣子,去扣,扣来干嘛,玩呗,也可吃,用泥巴裹着,在煤球炉上烘烤,打开后一般焦香味会扑鼻而来,不像现在的小孩是烧烤,断然没尝过此等“野味”的。男孩嘛,调皮,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夏秋季是瓜果飘香的时节,可我们是镇上的居民户,没有田,没有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耕地,连零星的拾边地也没有,咋办,去农村亲戚家,去的最多的是大舅家,其次是二姨家、姑妈家,一去,就有芦穄、菜瓜、西瓜、桃子等等吃了,不光吃,还拿,那个时候对农村的向往超乎寻常的强烈。

夏天,暑期也就一个多月,七月中下旬放假,八月底又要注册报到。休闲的日子是快乐的,上午有时会睡上一觉,美美的感觉现在还能回味。然后就是找一处荫凉处,剥毛豆,一边剥,一边乘凉,美意全在此过程中。记不得我已多少时间没有剥豆子了,现在是什么家务也不干,全由妈妈一个人承包了,好在她也乐意一天一次菜场,菜场和一日三餐是她的日常,所以,我再忙一般也会回家与妈妈一起中饭、晚饭。

镇上的孩子没有那么多高雅的美好回忆,却全是城里孩子没有的夏日里的玩法。记得喜欢过一支歌叫《盛夏的果实》,对我来说,除了好多种类的瓜果外,还有就是野趣,童趣加了野趣,才有了独特的夏季的味道。

此时,8月一个早上,又一次想起50年前的小镇上的夏日,没有空调,照样过得有滋有味。于是,不自觉地回望一下,顿时,乡愁弥漫开来。乡愁是一面旗帜,童年是一曲无忧无虑的歌谣。回不到从前,可以让心回去,在梦里回去,深切地感知一下自己的过往,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回望来路后,然后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前方,前方永远是美梦一样的存在,即使这个年龄也会去憧憬、追寻,或许,这样就能年轻,而年轻的心才能去追寻甚至是搏击。

夏日的清爽的早晨,在炎热来之前,让《夏日的果实》又一次在心底唱响。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