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排球丫头”超励志!家境贫寒,靠拼搏叩开清华大门|南通发布

  

9月15日,刚刚跨进清华大学校门的启东海复农家“排球丫头”樊文艳,给记者发来一组在清华的照片,她说:“太忙,没拍多少照片。不管到哪里,我一定不负韶华,拼搏进取。”

樊文艳5岁时,父母离异,先后重组家庭,樊文艳从小一直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海复中心小学离家三里,是江苏省排球传统小学,走出过施海荣等排球名将。小学班主任陆洁华说,文艳刻苦自强,学习有韧劲,训练有狠劲。

爷爷樊发新说:“文艳从小学三年级参加排球队起,从没缺过一节课,也没耽误过一场训练。感冒了,多喝水,出一身汗,照练;脚崴了,忍一忍,坚持到底。因家境贫寒,她自小节俭,体谅长辈,我们要买鱼买肉改善伙食,她总说不用,买点青菜萝卜就行了。给她零用钱买鸡肉串增加营养,她不舍得吃。她的营养就是一天三顿粗茶淡饭。她说,封闭训练时,有鱼有肉,能量够了。”

排球的强化训练,每天两至三小时,星期天加倍。同学们在教室里学习,她们在蹦跶跳跃,汗流浃背。星期天同学休息或自主安排学习,她们在流汗。寒暑假同学们在旅游休闲,她们在加紧训练。

樊发新说:“小学毕业后,文艳到南通田家炳中学读初中,那时用的手机只有拨打电话的功能。高二时,因为学校布置作业通过手机,才给她换了智能手机,但她从不玩游戏。这孩子,特别懂事。”

小学阶段虽然训练艰苦,有时封闭集训一至两个月。想到同学们天天在学新的课程,文艳不免着急。班主任陆洁华总是安慰她。知道她有集训任务,就把一个月内的课程预先辅导给她,并教她预习的方法。集训回来后,再对她单独测试,然后拾遗补缺。陆老师说:“樊文艳在集训期间,把书包也带到训练场,利用集训的间隙做题和看书。体力和脑力的相互转换,使她提高了学习的效率和紧迫感。文艳小学阶段的学习没有落下,初中成绩稳定,以高分考进南通中学,完全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

樊文艳在南通读了6年中学,都是奶奶陪她一起度过的。初二时,集训伤了脚。医生说,不适宜练下去了,她哭了,说:“我不能离开排球,我喜欢球场上的拼搏。”后来休息治疗了一个月,又继续参加集训了。南通中学排球教练高峰老师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倔,这么刻苦的学生。”

樊文艳说:“初高中6年,学习很紧张,我担心过,也动摇过。初中时因为集训和比赛,三个月没上课,高中时也有一个月没上课,这么多的课程落下来,谁都着急。这时,小学阶段养成的习惯帮了我大忙。我训练时总带一本书,休息时便读起来。晚上同学睡了,我再学一至两小时,估摸着能跟上班里的进度才睡。进入高中冲刺阶段,学习更紧张了,每分钟都是珍贵的。每天两三小时的训练,每学期封闭一月的集训,落下的课程只能从平时的睡眠和休息中挤出来。深夜了,一盏盏灯光熄灭了,我的灯还亮着。我告诫自己,学习一定不能落下来。高中时,我担任了女排的队长,自己训练外,还要训练下一届女排。我真的有些胆怯。教练高峰老师说,你一定行。我心想,老师,为了你的信任,我会坚持下去的。”

樊文艳特别感谢无私帮助她的老师们:“高三时,我觉得英语落下来了。英语老师张兵说,我替你补上去!我只要抽空去,他就放下手中的工作替我补课。遇到饭点,也替我递一份。一边吃饭,一边提要点。张兵老师义务给我补习了整整4个星期。高考时,我很弱的英语得了93分。我前进的每一步,都浸润着老师的心血和汗水。没有小学至高中老师的一次次鼓励,我是跨不过这个坎的。”

樊文艳说:“我永远忘不了这么多帮助我成长的人。我从农家走入清华,是许多人合力的结果。小学时,村支书王永煌叔叔联系他同学陈建东,每年都定向资助我逾千元,为我解了燃眉之急。我舅舅自身并不宽裕,舅妈也身患重病,但他每年仍给我送钱送物。每遇学习,比赛和升学的重要节点,他总会给我指引正确的方向。他说,你要拼搏,一定要成功!”

海复镇北固村樊家,水泥窗门框,旧砖地面,石灰斑驳的墙,40年前的碗橱和桌凳,电器只有白炽灯泡、电扇和刚买的冰箱。

站在前来祝贺的乡邻面前的樊文艳,身高1.78米,洗得发白的运动衫,沉稳聪慧的眼睛,略显淘气的嘴唇,隐隐透出一股不服输的倔强气息。

她和队友曾用汗水获得江苏省第24届中学生排球锦标赛第一名、全国体育运动学校青少年U17女排锦标赛第一名、江苏省少年排球锦标赛第一名……一桌子都放不下的奖状、奖章,记录了她成长的历程。

高考前,沪上名校承诺免试录取樊文艳,但她婉拒了。她要凭自己的实力拼搏一下。最终,樊文艳实现了南通中学排球特长生考进清华零的突破,她以超过录取线19分的成绩就读法学专业。谈到未来的大学生涯,樊文艳说:“我有信心,继续做到打排球、学习两不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