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一河道近千尾鱼儿遭灭顶之灾,罪魁祸首……|南通发布

我市通州区金新街道油榨村8组境内,有一条环村而绕的弯弯小河;此河被村内十几户村民出资承包养鱼,每年都有不错收成。没想到,眼下,金秋时节原本“年年有鱼”的美好收获期待,却因一起意外事件破灭。9月15日下午,记者赶到实地进行采访。

优美乡村小河环绕

村民投资养鱼其乐融融

通州区金新街道油榨村,无数中国乡村中普普通通的一个自然村。晨昏暮霭,鸡犬之声相闻,农家气息浓郁。

难得的是,油榨村周遭有条得天独厚的“护村河”。

“我出生的时候,这条小河的河水就清亮澄澈。”今年63岁的当地村民邱仲兵站在村里的河道畔,向前来采访的记者介绍,“听说这条河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和一些村级大河相比,虽说这条河河水不是太深、河面也不是太宽阔,但是,弯弯绕绕也有近百米长,最宽处也有十几米宽。”

邱仲兵的说法得到了在场的包洪胜、包洪旗、邱忠祥等几位村民的证实。

“由于村里邱姓村民较多,因此,这条河也被人称为‘邱家河’。”邱忠祥在一旁补充说,“从我爷爷开始,这条河里就有人放养鱼苗。后来,包括我在内村里11位村民出资承包了这条河养鱼,每年两次起捕均分,年年都有不错的收成……”

因为一条河带来的渔获之乐,既改善生态环境,又丰富农家生活,村民们其乐融融。

除草喷药引发意外

河内鱼儿接二连三死亡

时至金秋,距离通州区油榨村8组养鱼承包户年底开捕收获的日子,不远了。

“今年估计又是一个大肥年,每家每户能分的鱼,只会比往年多,不会比往年少!”私下里,不少村民听着小河里不时“扑通、扑通”发出的鱼儿嬉水声,看着水面荡漾开来的一波波涟漪,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已经憧憬着下网收获的喜人场面。

天有不测风云。“从12日开始,河面上陆陆续续、接二连三开始有鱼浮头,最后一条条翻起了白肚。”邱仲兵带记者踩着泥泞小路来到河坡上,指着河中一尾尾漂浮着的死鱼痛心不已,“你看,最大的死鱼已有二十斤左右,最小的也有三四斤。你说,大伙儿能不心急上火吗?”


邱仲兵的说法并不夸张。站在河岸边,记者注意到,因为大量死鱼已经腐败变质,导致河水已经开始发黑发臭,阵阵风过,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股的臭鱼味儿……

“村民们通过多方打听证实,鱼儿死亡的原因,是喷洒农药。”邱仲兵介绍。

痛心村民报警求助

理赔事宜正在沟通协调

“初步估算,河塘内死亡的大小鱼儿有近千尾之多,经济损失起码在万元以上。”邱忠祥等村民告诉记者,“这些鱼,最大的都在十多斤以上,最小的也有三四斤,品种以青鱼和鲢鱼为主。”

在邱家河这条河的河道养鱼历史上,出现这样的意外之灾,还是头一回。

“很多鱼已经高度腐烂沉下去了,你看不到了;还有不少死鱼因为太臭被人捞上来后,已经处理掉了。”邱仲兵一边在现场指点一边向记者介绍。

发现鱼儿大量死亡后,极为痛心的村民们立即向通州区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报警。城南派出所接警后,随即派人赶到涉事现场,从河道内抽取水样展开调查。

而发生这起意外事故的原因,该村村干部向前来采访的记者证实:确为除草人员使用一种名为“一扫光”的农药不慎,意外酿成;在事实面前,肇事方没有回避应承担的责任。

当地村干部介绍,“死鱼事件”发生后,公安、村委会、肇事方等各方正在就这起意外事故的善后理赔工作进行沟通协商,肯定会还利益受损的养鱼承包户一个公道。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