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制药,兑现跨越3000里的爱心约定|南通发布

重庆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地处武陵山区腹地,是渝、湘、黔交汇处的重要门户,素有“渝东南门户、湘黔咽喉”之称。然而,在山水秀丽的酉阳,由于环境的原因,这里蛇患特别猖獗。前不久,当地一位乡村蛇医向我市精华制药集团发出了求助信,本月16日、17日,精华制药专家组一行带着价值近万元的国家非遗名药季德胜蛇药片和数千精华员工的拳拳爱心来到了酉阳,兑现一份跨越3000里的爱心约定。

接到土家族村医的求助信后

今年6月20日,精华制药集团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来信,写信人是1500公里以外的重庆市酉阳县清泉乡池水村一位名叫侯德洪的村医。

在信中他反映了一个令人痛心的情况:群山环绕、交通极为不便的酉阳蛇患猖獗,许多村民被蛇所伤后,因缺医少药,错失了救治时间或失去生命,或留下伤残,陷入了极度贫困中。他渴望精华制药的专家们能到那里看一看,向村民们普及一下季德胜蛇药的使用方法,并给村医们作一些抢救蛇伤的技术指导。

读完侯德洪的来信,精华集团相关领导第一时间与他进行了沟通,并约定在今年适当时间派出专家赴酉阳当面指导交流蛇伤救治等相关事宜。

本月16日,精华制药集团派出了执业药师曹晓琳为领队的专家组,携带着价值近万元的国家非遗名药季德胜蛇药片、蛇伤救治科普彩色挂图及相关书籍踏上了酉阳之行。

令侯德洪欣喜的是,早在4年前,他就在一次全国蛇伤会议上,听到过曹晓琳的业务研究发言,两人曾有过短暂的蛇伤救治专业交流。而曹晓琳也对左手因蛇伤致残的侯德洪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今年6月,曹晓琳与他在电话中接上头后,侯德洪几乎每天都在微信上求教蛇伤救治的相关问题,对精华制药的前世今生也有了不少的了解。侯德洪认为,抢救蛇伤患者,时间就是生命,季德胜蛇药片外敷内服在实践中早已证实了其特殊药效,而花费不足抗蛇毒血清的三分之一。何况,崎岖的山路上花上半天或一天将患者送到城里的医院时,患者大多已失去了救治时间。而大多县乡级医院因保存条件的限制,往往没有过多的抗蛇毒血清的储备。因此,他特别希望精华制药的专家们能给乡亲们讲讲季德胜蛇药片的原理和救治方法。

16日当天,得知精华专家组已经出发,侯德洪满心喜悦,早早地村卫生室打扫干净,并通告了附近村民。同时,一天多个电话询问专家组的行程。

秋天的湘渝山区阴雨绵绵,专家组飞抵湖南湘西后稍事停留后,租车前往300多公里外的酉阳县清泉乡池水村,从国家公路驶入乡道后,几乎全是山间单行简易公路的险状令专家组全体同志心头一紧。50多公里的乡道时而在海拔千米的险峰上转圈,时而急速下驶至山谷间。16日夜近8时,漆黑的夜空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那是早早守在村口的侯德洪迎接南通客人的手电光芒。这道光,让随行的记者和专家组的同志们得到了莫大的宽慰。土家族村医侯德洪的家终于到了!

草根“蛇王”不凡的经历

曹晓琳一行刚一下车,侯德洪疾步上前紧紧握着她的手,动情地说:“山路太难走了,精华制药这么知名的上市企业,还记挂着我们山里人,我不知怎样感谢才好!”

在他的带领下,专家组一行冒雨踩着湿滑的青苔石板路来到了侯德洪的家。推开破烂的木门,眼前的一幕大家都惊呆了!烛光下,侯德洪年迈的老母亲正在为远方的客人准备晚餐。乌黑的灶台上除了四五张小木凳,家中连张像样的餐桌都没有,而睡觉的房间则要踏着简易的梯子攀上吊脚楼,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其生存现状并不为过。

“家里条件太差了,实在不好意思,拿不出什么招待你们,就请老师们简单吃几口饭吧。”在侯德洪的盛情邀请下,南通客人们体验了这场特别的“烛光晚餐”。没有大鱼大肉,没有把酒言欢,但在简陋的土屋内,大伙感到这餐晚饭特别有滋有味,格外值得回味!

初步接触下来,侯德洪并不善言辞,但聊起他的蛇医经历和救治蛇伤患者的故事,他脸上流露出来的那份自得其乐的成就感,一下子让他那瘦弱的身影变得伟岸起来,更让我们感受到这位被当地人誉为“蛇王”的村医不为人知的一面。

1974年,侯德洪出生于清泉乡池水村一个贫苦农家。由于家贫只读了四年小学。一天,他在山上给牛割草时,右手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麻痒无比,几分钟后手背就红肿起来,人也站立不稳。原来,是被五步蛇咬伤了。

小伙伴们将毒蛇打死后,立即背上侯德洪,飞一般地去找当地一位民间医生。这位民间医生用头发捆住了侯德洪的手腕,并敷上草药。然而,伤情不但不见好转,手腕被头发捆得太久,又造成手指失血性坏死。除大拇指和食指外,其余的三个指头都已溃烂变形,只能看见白色的骨头。

无奈之下,家人东借西凑了医药费,将他送进县医院。医生说要截肢,不然整只手保不住。

贫穷之下,家人还是选择了保守治疗。几经周折,终于在附近的乡镇找到了一位蛇医。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治,侯德洪康复了,但却因此落下了三级肢残。 

自被毒蛇咬伤后,侯德洪就发誓要当一名蛇医,去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定下目标后,只要听说哪里有蛇医,他都会去拜师,哪个人有蛇伤验方,他都要去求教。

“要想成为一名功夫扎实的蛇医,必须要有系统性的医学知识和基础理论。治疗蛇伤,不是千篇一律的一个处方,而是根据患者的身体情况、中毒症状,辩证论治,灵活用药,才能取得好效果。”侯德洪在学习中,得到了许多蛇伤专家的指导,实践中他也明白了许多道理。

 有一年,听朋友说,北京某家书店有《中国毒蛇学》,是一本介绍蛇类的专业书,价格168元。与父亲商量后,侯德洪卖掉了家里的300斤玉米,又向邻居借了20元钱,硬是将那本书买了回来;他还多年订阅《蛇志》杂志,汲取了不少营养。为了向大师求教,他多次向国内外知名蛇科专家写信求教,一次次碰壁仍不气馁,终于感动了亚洲蛇伤防治学会会长、中国蛇伤急救学会主任委员余培南教授,武汉大学生物毒素研发中心主任刘岱岳教授等。余培南教授还专程来到酉阳,在他的家中指导他怎样识别蛇的种群,怎样紧急处置蛇伤,并鼓励他将日常治疗体会撰写成文,同时推荐他出席了全国蛇伤研讨会。

2012年,经过严格考核,侯德洪拿到了乡村医生执业证书。近年来,他先后被国家级大型专著《中国蛇伤急救学》《中国蛇伤绝技大全》《瑶药真传》聘为编委,成为国家民族医学会蛇伤分会与蛇毒医学专业蛇蜂蝎产品开发研究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外科分会蛇伤与蛇毒专业委员会委员。一个小小的乡村蛇医终于走向了大舞台。

乡村蛇医的高尚医德

由于侯德洪的家庭极度贫困,结婚5年的妻子因无法忍受,竟然丢下一对儿女远走他乡,从此不再回来。作为残疾人,侯德洪平时既要拉扯两个孩子,又要照料两位年近八旬的老人,更要经营好村卫生室,看病采药,日子十分辛苦。但为救治蛇患,无论山路多么遥远和崎岖,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接到求救,他总是骑着那辆破旧的电瓶车飞驰前往。

17日上午,记者陪同专家组来到与侯德洪同村的蛇伤患者侯守海老人家中踏访,这位80多岁的老人一提起那年被“烙铁头蛇”咬伤右手的往事,至今还心有余悸。那次,他在地里干活时突然被一条“烙铁头蛇”咬伤,这种“莽山烙铁头蛇的毒性比五步蛇的毒性要强许多倍,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十分钟就足可致命”。接到老人亲友求救的电话后,侯德洪火速赶到他家中。当时,老人全身都已肿大,还出现了呕吐等症状。侯德洪迅速对症处理伤口,冲洗、针刺、拔罐,加上内服外敷季德胜蛇药和当地的中草药,确保了伤口没有出现溃疡。7天后,老人奇迹般地康复了。由于老人的子女都在外地打工,侯德洪每天都来看望老人三四趟,每隔几个小时帮他处理伤口。在用药方面,从开始一天三次、每次口服20粒季德胜蛇药片,但后期逐渐减量。考虑到老人家境贫寒,侯德洪仅象征性地收取了100元医药费。

通过走访,记者了解到,这里村民的贫穷外人难以想象,几十块钱的医疗费有时都无法支付。同是苦命人,侯德洪坦言只能自已承担。据知情的乡邻们介绍,多年来,在侯德洪治愈的近200个蛇伤病人中,他对低保户常常是分文不取,不少五保户、贫困户至今还欠着他的医药费。侯德洪说,在人的生命面前,钱算什么呢?命没了如何能挣到钱?而贫困通过诚实的劳动,还是希望改变的。

侯德洪,这位中国贫困山区最基层的“草根蛇医”的人生哲理感动着精华制药专家组的同志们,他们在深思:作为生产中国特效蛇药季德胜蛇药片的国企,能为全国许许多多基层的“草根蛇医”,能为贫困地区广大的蛇患做些什么呢?

美好的约定刚刚开始

17日一早,一场简单而又庄重的捐赠仪式在海拔近1000米的清泉乡池水天水自然村卫生室举行。活动现场,曹晓琳代表精华制药集团向侯德洪一次性捐赠了价值近万元的季德胜蛇药片,两幅毒蛇科普挂图和一本《蛇伤致肾脏病中西医结合特色治疗》专业书。

当天,侯德洪和他的两个宝贝女儿隆重地穿上红十字救护服,从曹晓琳手中接过了精华制药人的爱心。侯德洪动情地说,请精华制药的员工们放心,这批中国非贵名药一定会用到最急需救治的村民身上,决不会辜负南通专家的殷切期望。

“通过参加全国蛇伤大会,我也接触到不少像侯德洪这样的基层蛇医,他们的生存状况都令人堪忧,无论是经济收入,或者是高层次的业务培训需求,都得不到满足。”曹晓琳表示,精华制药集团作为有担当的国企,有责任在今后更多地参与到全国医卫界各类公益活动中去。比如,与相关地区的卫健委等部门主动联系,为基层村医举办蛇伤防治的科普培训班,让他们得到理论和技术的提升。同时,为贫困地区的村医们提供一定资助,让中国非遗名药季德胜蛇药在蛇患最为严重、最为缺医少药的乡村救治更多村民。

这趟跨越3000里路、奔赴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爱心之旅,让精华制药人在海拔千米的深山里兑现了与一位普通村医的美好约定。而在服务芸芸众生,提高基层医疗水平的道路上,精华制药人还将兑现更多的约定,永远奔忙在助推“健康中国”的征途中!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