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率先!南通出台加强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实施方案|南通发布

社会治理重心向镇村“下移”

“家里3间瓦房拆迁后,拿到了一套121平方米的安置房以及1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扣掉装修花的钱,还有3万多的盈余。”对于不花一分钱就能置换到新房子,海安市兴雅社区特困户刘荣太今天(26日)聊及此喜不自禁。

在南通,像刘荣太这样的“新居民”并非个例。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和城市化进程的持续推进,农村居民集中安置区不断涌现,大量的农民向安置区聚居,新居民队伍日益壮大,逐步演化出一种统一规划建设,居住集约、环境优化、治理有序、服务健全的农村居民生产生活共同体——新型农村社区。民政部门最新统计显示,目前全市范围内共有新型农村社区336个,总人口约406.6万人。

据介绍,新型农村社区一方面打破了中国农村几千年来形成的地域、宗族、产业架构,重塑了乡村人际关系,催生了新的农村社区治理格局;另一方面,也出现了管理机制不畅、文化认同不足、社区服务短缺、物业管理缺位等问题。如何破解这些难点和缺陷,我市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坚持“基层首创、南通特色”,于本月16日在全省率先出台《关于加强新型农村社区建设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镇村下移,积极探索切实可行、可复制、可推广的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南通样板”。

因地制宜打造“南通特色”

“实行村改居、合村并居,涉及的是农民的切身利益。”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治理处负责人成思斯坦言,加强新型农村社区建设,首先要保障的,就是农民的利益不受侵害,要让动迁户安居乐业,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刘荣太所在的兴雅社区是海安最大的农村居民安置社区,由海安市雅周现代农业园区项目拆迁的主体村东楼村及所在镇其他各村重点工程动迁居民组成,入住居民均为不同行政村的村民异地搬迁而来,安置区属地雅周村管不了,居民户籍所在村又管不到,一时间装修作业吵吵嚷嚷,垃圾杂物乱堆乱放,破坏绿化栽葱种菜,见缝插针打谷晒粮,安置区一直处于混乱状态。

针对兴雅安置区居民来源复杂,居住人员与承包土地事实脱钩的具体情况,兴雅社区着眼于以城镇社区模式建立社区治理架构,着力构建党建引领、居民自治、社区共治的“3+1”组织体系,几年下来,曾经的混乱状态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用新型城镇化的理念来推进农村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南通始终“先人一步”。根据《实施方案》,我市进一步强化问题导向,着眼现行农村基层治理服务中面临的治理理念滞后、管理体制不顺、自治活力不足、服务能力较弱等突出问题,大力推广海安市雅周镇兴雅社区开展农村集中安置区治理的成功经验,鼓励各地针对不同规模、不同地域、不同类型的新型农村社区,根据实际情况实行不同的管理方式,因地制宜,积极打造南通特色。 

让“农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我们发现,在‘村民变居民’的过程中,也暴露出就业难、增收难、稳定难等突出问题。”兴雅社区党委书记尤兴标说,针对问题,调整思路,推动“社区联合企业、社区联建合作社、社区联系居民”横向联建不失为一个好法子,“由政府建立雅周工业园,让适龄居民能就近打工;雅周农业园优先录用社区居民参与种植养殖,让入园工作的老年居民每天获得超过100元的收入;社区设立了公益性岗位,录用部分居民参与社区管理和服务。各渠道分流实现了社区居民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利益共担,成果共享。近年来,已成功帮助年龄偏大、尚有劳动能力的360多名新居民就近就地找到了合适的就业岗位,新增年收入近3万元。”

公共服务均等化、社区服务专业化、物业服务规范化、人居环境品质化......此次,在新出台的《实施方案》中,特别提到了构建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新格局、健全新型农村社区治理体系、完善新型农村社区服务体系、强化新型农村社区产业支撑、打造新型农村社区文明新风尚等五个方面17项重点工作任务,并明确到2020年底,新型农村社区将全部建有每百户不少于30平方米的党群服务中心,建有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和残疾人之家,设置文体活动场地,幼儿园、卫生室、市政公用设施等公共服务设施配套到位,统一设置防灾避难场所,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初步实现。

“不仅如此,未来的新型农村社区还将满足不同居民的特殊需求,充分尊重农民的生活习惯,提供配套农具存放、作物晾晒、红白喜事集中办理点、电瓶车集中充电桩等相关公共服务设施,引入居民融入、留守儿童托管看护、失地农民就业创业指导等个性化、专业化服务,让新市民有序参与社区服务治理。”市民政局分管副局长沈华表示,接下来,我市将全面推进新型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先在各县(市)区挑选2至3个试点镇(街道)高质量完成试点建设,再以点带面有序推开,让曾经的“农民”融入新型社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不断提升新居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满意度。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