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马拉多纳丨他的传奇,我们的青春|南通发布

多年以后,谈论起世界杯历史上的最佳进球,我们依然会记得迭戈·马拉多纳连过5人打垮整条英格兰防线的那个遥远的下午。1986年,墨西哥,26岁的马拉多纳在这个夏天完成了他一生最伟大的梦想:夺取世界杯,击败所有人。

马拉多纳被誉为20世纪足坛最佳球员之一,在多数球迷看来,这个“之一”是可以去掉的。毕竟,贝利更像一个远古的传说,而马拉多纳,则是透过电视镜头向全球观众展现了他的天才。

马拉多纳的巨星形象,源自他将自己的高光时刻放在了世界杯这个最盛大的舞台上。中国观众是从1982年的西班牙世界杯开始认识这个1.65米的南美青年的。身披卫冕冠军阿根廷队10号球衣的小马,在他的世界杯初体验中,获得的不仅是头两粒进球和一张彰显个性的红牌,更用他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盘带和射门,让许多中国球迷看到,足球,原来是可以这样踢的。

4年后,就是那个墨西哥之夏,马拉多纳在一名球员最好的年龄段完成了一生的巅峰之作。对英格兰的四分之一决赛,他在下半场秀出了“上帝之手”和“一打五”,靠两次神迹带走比赛。

上帝之手↓

1V5↓

半决赛对比利时,给人印象至深的是一张照片定格的名场面:马拉多纳带球前行,对面6名“红魔”如临大敌,排成铁桶阵挡住去路。挡不住的是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气,马拉多纳再次攻入两球将球队带进决赛。

六名红魔战老马↓

单论世界杯荣誉,马拉多纳算不上最出色的。1986年贡献5粒进球、5次助攻率队夺冠后,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屈居亚军。但看过他场上神奇演出的球迷相信,他是极少数可以凭一己之力带动一支球队前行的人。1994年的美国世界杯是马拉多纳的落幕时刻,当时受困于种种场内外负面影响的他已经接近退役,在预选赛与澳大利亚的生死战被召回后,让我们可以近乎奢侈地看到老马的第四次世界杯之旅。

美国世界杯经典一幕——老马怒吼↓

在这里可以闪现一下我们一群人身影:陈永进、王全立和我,作为江海晚报记者和特约评论员,在吴盈吴指导的麾下组成了美国世界杯评论“铁三角”。我们无法去到美利坚现场,只能在西寺路10号的电视机前目睹偶像的黄昏。当马拉多纳被查出服用禁药、被逐出世界杯赛场时,看到屏幕上哭得像个34岁孩子的老马,我们知道,作为球员这个人的生涯已经终结。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这位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贫民窟走出的矮个少年,用他逆袭成为一代球王的故事,让无数平凡的人们相信,这个世界存在奇迹。马拉多纳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孩子,他用自己的方式获得了惊人的成就,这恰好契合了上世纪80年代个体价值回归的时代趋势。他用另一种方式的“上帝之手”,推开了逆转人生之门。马拉多纳所激发的不仅是一代人对足球的热爱,更有对改变命运的冲动。老实说,老马退役之后,人生最后的20年其实常常面临窘境,他也从来就不是人生楷模。但是,他的生命与足球无法分割,也许正是这种与生俱来的挚爱,成就了他一生的辉煌。

不管怎么说,马拉多纳活跃在绿茵场的那段日子,与一代人的青春记忆高度重合。有时,那些数十年前的足坛旧事,已经融入我们的生命里。在这个难以预料的2020年,科比的遁空而逝,让那些拥抱过篮球梦想的80后、90后男孩们失去了心中的英雄;老马的心脏骤停,让从50后到70后的中老年朋友猝不及防,仿佛在这个早晨面临了集体的青春散场。

永别了,马拉多纳!在得知球王离世的消息后,在他曾效力的那不勒斯,人们将球场灯光点亮,为老马指引回家的路。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我们也会永远怀想这个与足球同在的老男孩。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