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联动论坛系列观察②:黄金水道释放江海联运枢纽效应|南通发布

当前,南通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风口”。全市上下正努力发挥放大江海联运新优势,加快构建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奋力建设长三角一体化沪苏通核心三角强支点城市。在11月28日举办的江海联运与物流体系建设专题研讨会上,专家们掀起“头脑风暴”,以更高格局、更广视野,研讨江海联动格局再造、探求优江拓海系统重塑。

通江达海,

发展机遇千载难逢

一条是自古贯穿东西部的“黄金水道”,一个是一千多年前海里涨出来的胡逗洲。长江与南通的缘分,如此玄妙。面向太平洋的南通,如何积极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之中?最佳的答案就是——江海联动。

“南通据江海之利,万里长江由此入海,是江苏唯一滨江临海的城市;南通扼咽喉之要,沈海、沪陕、启扬、锡通等高速公路穿境而过,沪苏通、宁启和新长铁路纵横交织,已建成过江通道3座,公铁水空运输方式齐全,正大刀阔斧迈入长三角一体化‘朋友圈’。”在江海联动与物流体系建设专题研讨会上,副市长王洪涛的精彩推介引得各路嘉宾为南通频频打call。

重塑物流格局,打造长江经济带上全新的江海联运枢纽,南通机遇何在?研讨会上,多位长期从事行业研究的专家观点不谋而合:南通处在“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交汇点,江海联动、以海带江、陆海统筹、沿江海互动发展的总体格局已基本形成。

“过去,南通仅停留在‘江风海韵’层面,因缺少铁路、高能级海港、空港的支撑,未能真正综合利用好江海优势,但现在,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董事长杨涛欣喜地看到,随着新空港、新通道、上海都市圈新枢纽、30万吨级远洋深水码头的建设、北沿江高铁等一批通道的推进,南通作为国家级综合交通枢纽的优势得以凸显。

在上海市交通运输行业协会多式联运分会会长刘建堂看来,相关国家战略和发展纲要的提出,为南通大力发展铁路货物运输,建设成为“国家二级物流园区布局城市”以及“江苏省一级物流园区布局城市”,创造了新的机遇。

风从东方来,潮起通州湾。江海联运,被寄予厚望。2020年7月,省委书记娄勤俭在南通调研沿海发展时强调:把江苏沿海打造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美丽江苏建设的重要示范。按照国际一流标准建好码头,科学规划整合现有码头资源、保护岸线资源,把通州湾打造成江海联动发展的新引擎。 

扬帆致远,

发展沃土根基深厚

南通,成为长江下游江海联运枢纽得天独厚。这里地处我国沿江沿海“T”字形生产力布局主轴线的交汇点。陆上,“黄金跑道”纵横驰骋;水中,“新出海口”横空出世。

拥抱江海,是港口发展的一般规律。如果说,向南“好通”是南通的梦想,那么向海而生就是南通刻在骨子里的基因。从鉴真东渡到文天祥出海,从宋代转运海盐到现代集装箱运输,从孙中山擘画东方大港到通州湾上升为国家战略,南通向来是出江入海的重要门户。洋口、通州湾、海门、吕四等港口作业区如珍珠般镶嵌在南黄海的海岸线上,见证了南通向大海进军的艰辛与荣耀。

南通具有建设现代化大港深水航道条件,具有丰富的土地资源和良好环境承载能力,公铁水多种集疏运方式完善。南通沿江拥有12.5米深水航道,沿海可规划建设5条深水主航道、形成30万吨级深水海港,具备实施江海联运的天然条件。“南通一直是集团在长江经济体系中的一个重要战略支点,我们与南通的合作可追溯到1976年。”中国外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关鹏不无深情地回忆,南通是长江下游北岸最临近海域的河口港,也是长江下游港口唯一处于苏北地区的大型港口,具有优良的自然条件和腹地经济。

如今,长三角沿海内河港口联动,已形成分工协作、高效衔接的江海联运新发展格局。“长三角港口一体化发展,就是要将港口资源更高效地利用起来服务腹地经贸发展,这才是江海联运最根本的出发点。”在上港集团战略研究部总经理丁嵩冰看来,高起点、高定位的南通能否成功发展联海联运物流体系,关键因素取决于能否有效降低多式联运的物流成本。

多式联运,

发展步伐强劲有力

从过去“偏安一隅人不识”,到如今过江通道“八龙飞架”,纵览江海大地,港航建设积厚成势,公路网络内场外联,轨道交通加速追赶,航空枢纽呼之欲出,这些正是南通打造江海联运枢纽体系的底气所在。

江海河互联互通,公铁水齐头并进。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常务副会长余卓民因此看好南通,“综合交通枢纽地位正在显现,尤其是举全市之力推进的通州湾新出海口建设,是我国继上海洋山港、宁波舟山港之后的又一江海联运新通道。”

业内人士均知晓,江海联运是指货物不经中转,由同一艘船完成江河与海洋运输的全程运输方式。南通具备国内不可多得的江海河贯通、公铁水联运叠加优势,正在构建高效率江海联运枢纽。溯江而上服务长江经济带,顺江而下连通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通过三洋铁路和陇海线还可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2018年6月开港的沿江通海港区,是海轮进江后北岸的第一个港区,今年前三季度已实现集装箱吞吐量103万标箱、增长25.5%。沿海新出海口吕四起步港区已实质性开工建设,明年底开港运营,进一步放大“江出海、海进江”的双向集散优势。

刘建堂分析,江、海、铁多式联运是实现物流业降本增效、打赢蓝天保卫战和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战略选择,目前长三角地区多式联运的现状在基础设施、标准衔接、信息互通等方面仍存短板,建议南通对铁路物流再布局,建设国家物流枢纽。与之呼应,我市正在推进连通江海港区的专用疏港铁路、内河航道等集疏运工程,实现“铁路连港区、内河到码头、港口通大洋”,只需江海一次转运即可进入国际物流体系或直达长江中上游,有效减少货损、提高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极大增强制造业竞争力。预计2025年形成500万标箱的吞吐量,2035年超过1500万标箱的吞吐量。

“南通处于国际、国家、区域三层次枢纽中。”杨涛在梳理南通综合枢纽与多式联运体系构建时脉络清晰:国际级枢纽包括沪通空港枢纽、通州湾港区海港枢纽;国家级枢纽包括南通站、南通西站、南通东站等铁路枢纽以及如皋港区、通海港区两大海港枢纽;区域级枢纽层面,包括海安站、如皋南站、启东西站、如东南站、海门西站等铁路枢纽。

三港起飞,

发展前景未来可期

11月28日,长江经济带江海联运发展指数发布:南通集装箱新出海口潜力巨大,液化天然气指数位居第一。

长江经济带江海联运是海上运输与内河运输高效衔接、内贸与外贸协同发展的关键集疏运体系,也是长江经济带实体经济连接全球,实现双循环的重要纽带。如今,跃上大舞台的南通正主动作为,发出邀请,携手构建港口物流合作的最强联盟。李关鹏建议,要做好物流与产业、物流与生态之间的交互赋能,通过发挥各自港口功能、航线、市场等互补优势,组建跨区域港口、港航联盟,强化沿江沿海重点港口互动协同、错位发展、利益共享,提升港口群整体能级和国际竞争力。

“江海联运带来的发展机遇不止于此。南通三港起飞格局已经形成,铁水联运、空铁联运门槛即将突破;铁、空、水全省资源整合,集团化运作,三大枢纽经济区蓄势待发;高铁快运、远洋快运、绿色配送、共享快递等绿色物流新兴技术、业态值得积极研发拓展。”点赞的同时,杨涛提醒,要形成资源共享、信息互通、合作共赢的江海联运“朋友圈”。

同样,包括刘建堂在内的多位业界专家纷纷表示,借助上海北大门的区位优势,随着区域铁路网的日益发展与完善,南通以铁路为牵引的江海铁高质量多式联运发展蓝图已绘,双循环下产业链供应链融合的现代物流业未来已来。南通,正坚定扛起江海交汇的门户担当,直挂云帆济沧海!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