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就地过年”政策推行后,儿童“关爱之家”对于农村留守儿童意味着什么|南通发布

8岁的石浩宇和大他3岁的石凌宇是一对感情要好的亲兄弟,其母亲出国劳务,目前仍在新加坡;父亲则常年在上海打工,响应“就地过年”的政策号召,这对哥俩的爹妈今年都没回如皋老家过年。

上午10时许,当我们来到位于如皋吴窑镇龙河村3组的石家时,这对哥俩正在屋前的空地上PK跳绳。约莫几分钟后,儿童“关爱之家”的专职教师戴银民如约上门。

“上回教的几个字有没按时练习啊?”听到戴老师的问话,老二浩宇立即蹿进房间找出了这两天在田字簿上的抄写成果,嘴里一边还嘟囔着,“老师你看,这是我练的。”戴老师检查后,细心地用笔在本子上圈出写得较好的几个字,对孩子也不吝夸奖以资鼓励。

“孩子爹妈都在外地,年夜饭我们一家老小四个人和隔壁邻居聚在一起包饺子吃,也挺热闹的。”交谈间,奶奶周维美坦言,这两年,多亏了儿童“关爱之家”的关心,让她特别感动的是,不仅有“一对一”的结对老师免费为俩孩子进行课业辅导,就在临近过年的腊月二十七这天,戴老师还专程送来了“关爱之家”准备的口罩、保温杯、台灯以及暖心的过年大礼包。

戴老师所在的福康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之家”位于如皋市吴窑镇。作为全市首批省级儿童“关爱之家”,这里致力于从根本上关心和帮助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以“贴近农村、贴近儿童、贴近生活”为标准,就近就便为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服务。走访中我们注意到,这是一个依托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构建的儿童“关爱之家”,设有专门的图书阅览室、亲情视频室、心理咨询室、多功能活动室,室外还有篮球场、健身设施等相对封闭的活动场地,功能齐全。

21日就要开学了,今天(19日)上午,戴老师和“关爱之家”的志愿者们带着酸奶、面包还有坚果礼包再次上门走访。“一方面,想看看孩子寒假作业的完成情况;另一方面,由我们具有专业知识的志愿者来帮两位老人量血压、测体温、修剪指甲和理发。”志愿者王春梅说,目前像这样的农村家庭都有个共性,孩子的大部分成长时间均与老人在一起,老人身体好,他们的子女才能安心在外打工。所以为了“大后方”的稳定,“关爱之家”为这些家庭链接的服务资源也包括老人的身体照护。

两年来“量身定制”的个性化帮扶,给这个农村家庭带来的改变非常大。周维美说,最明显的当属学习成绩,凌宇的语文平均成绩提高了10分左右,数学考到了全班第一;在哥哥的带动下,浩宇的语数成绩也跃居全班第一,“我们老两口没见过什么世面,孩子打小也没出过什么远门,自2019年第一次参加‘关爱之家’组织的活动后,回来健谈了不少,平时还常跟我们分享在水绘园、如皋红十四军纪念馆里的见闻。”

【短评】对农村留守儿童需给予更多关爱

 一览春节假期的本地博物馆、动物园、书城、综合体、主题餐厅等,都是身在城市的孩子爱逛的热门打卡地。农村娃也同样具备享受美好生活的权利,可是由于疫情防控的特殊需要,“就地过年”政策让部分留守儿童因此无法和家人团聚,成为现实问题。

宝贵的假期若是虚度,岂不可惜!市民政部门疏堵结合,对县(市)区的儿童“关爱之家”出台管理政策,采取限制进入人数、暂停部分服务项目等限制措施,志愿服务和社会实践活动,按照不超过最大接待人数75%的标准限制进入人数等,而非采取全封闭。这一举措的出台,犹如“及时雨”,也让农村留守儿童的春节假期多了一项选择。各地儿童“关爱之家”根据自身实际,尽最大可能为孩子们链接所需的资源。恰如如皋的这对石家兄弟,经过专职教师、社工以及志愿者的个性化帮扶,学习成绩提高了,眼界开阔了,性格也开朗了不少。

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像这样的农村留守儿童,全市共有650余人;困境儿童人数则更多,已接近4.6万人。这一数据,也为儿童“关爱之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贴合不同家庭的现实状况制定更为个性化的服务方案,包括需求评估、家庭教育指导、文体活动、心理健康服务、安全法治教育服务等等,为农村留守儿童弥补家庭关爱的缺失,让他们同样拥有快乐幸福的童年。(李彤)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