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另一种方式温暖世界丨六旬党员徐锦泉捐献遗体用于医学研究|南通发布

“锦泉,你的遗愿我们帮你实现了,放心吧。”25日,在去世党员徐锦泉位于城南新村的家中,一个简朴的告别仪式正在进行。徐锦泉的爱人王林将雪白的菊花放在他身上,泣不成声。在南通市、崇川区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和亲友的见证下,徐锦泉的遗体被南通大学医学院接走,将用于医学研究。

1957年出生的徐锦泉是南通市第三印染厂的退休职工,十年前不幸罹患白血病。去年3月,第三次白血病复发的徐锦泉对王林提出,去世后想捐献遗体,用于医学研究或拯救更多宝贵的生命。3月12日,在王林的陪伴下,徐锦泉来到市红十字会,亲笔填写了《无偿捐献遗体志愿申请书》。登记表上的“本人郑重承诺”一栏中,他认真、工整地签上了“徐锦泉”三个字。“那时候他身体已经很虚弱了,走路、爬楼都没力气,但是这个表填的特别认真仔细。”王林含着眼泪说,徐锦泉非常“宝贝”这份申请书,挑了两个文件夹将申请书层层包好,让她收藏妥当。

做出决定当天,两个联系了在北京的儿子徐鹏,和家里的亲戚朋友也打了电话说明。“爸爸的这个心愿很伟大,我们无条件支持。”徐鹏说。这个决定曾一度让徐锦泉的两位姐姐无法接受,“传统想法是入土为安,我们舍不得弟弟啊。”姐姐、姐夫曾轮流做徐锦泉和王林的工作,但徐锦泉没有动摇,反而做通了姐姐们的工作:“人死了不过是烧成灰、占个地方,如果能捐献遗体,能为国家做最后一点贡献,这是我作为党员的荣誉。”“其实锦泉做出这个决定我们不意外。”他的大姐介绍,徐锦泉是个开朗、热心的人,做了一辈子“先进”,家里收藏的、他的荣誉证书有厚厚的一叠。

23日傍晚,徐锦泉因抢救无效离开人世。王林记着老伴临终的嘱托很快联系了市红会工作人员。“锦泉因为免疫力下降,去世前得了带状疱疹,十分痛苦。”王林说,治疗的过程中,徐锦泉不肯插胃管、不肯切开气管,想留下完整的遗体捐给医学院。作为亲属,她虽然舍不得看到爱人受罪,但还是支持了他的决定。“其实我和锦泉同一天领回了《无偿捐献遗体志愿申请书》,只是锦泉替我填了表,后来才知道不能代填。”王林说,以后她也要成为无偿捐献遗体志愿者,用另一种方式与丈夫重逢。

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表示,近年来,人们的思想认识水平不断提高,越来越多人认识到去世后将遗体捐献给医学事业、器官捐献给需要移植的人是一种生命的升华。截止2021年2月25日,我市有遗体器官捐献登记(含线上)11952人,成功实现公民逝世后人体器官捐献18例、眼(球)角膜捐献35例、遗体捐献40例。让52位器官衰竭患者重获新生,60位眼疾患者重获光明。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