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孙女讲路的故事|南通发布

给孙女讲路的故事

作者:孙同林(原载11月6日《江海晚报》)


暑假期间,老伴和孙女从外地回来,我开小车去南通机场接她们。路上,孙女看着车窗外闪过的树木,拍着小手说:“爷爷你看,那些树在向我们飞来,是在迎接我们吗?”

  孙女欢呼的是车速,我却情不自禁地想起老家道路的变化。

  

我老家的塬上零零散散住着5户人家,我家住最东首,前面有一户人家,要出门得从前面人家的屋子旁边曲里拐弯才能走到码头上。平时就很难走,遇上下雨天就更糟糕,路上的泥既黏又滑,脚上的鞋常常陷在烂泥里拔不出来,或者不小心摔在泥地里,弄成个泥猴子,因此,每逢下雨天,我就只好将鞋子拎在手上赤脚跋涉。我就是这样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期。

  1976年,我参加工作,出脚路依然没有改变。我家有一辆旧自行车,晴好天气我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尽管路小不好走,还能凑合着走,到了雨天或者冬天解冻的时候就麻烦了,即使是小雨天,出门时都必须带上一根小木棍儿,每走一小段路,就停下来用小木棍剔除轧在轮胎和挡泥板之间的烂泥巴,有时候推得一身臭汗,实在没办法,就只好将自行车扛在肩膀上走……那个年代,人们因路的问题,下雨天就不敢出门。老家人有一句关于出行的顺口溜:“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这就是老家道路的真实写照。

  

1978年,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以后,家乡的变化加快了。老家的路开始是十几年一个变化,接着是几年上一个台阶。上世纪80年代,我家搬到住宅线上,门口修通了一条机耕路。袁庄镇通往县城掘港的路铺上了砂石,虽然开起车来颠颠簸簸,车后扬起半天的灰尘,但人们还是十分满足,好快呀,去一趟县城从过去的四五个小时缩短成两个小时了。上世纪90年代,通往县城的公路拓宽了,砂石的路面换成了柏油路面,路就更好走了,我家门口的机耕路也拓宽,铺上了砂石。进入21世纪,袁庄境内相继修起了S335线和角林线两条省道,人们出行更为方便,而且,海洋铁路也修到了袁庄。前年,横穿袁庄镇的海启高速公路又开始修建……现在,家乡的道路已经是四通八达。

 

 老家的人没有忘记家门口的那条出脚路,把它视作是家乡的一条“致富路”“脱贫路”。

  新世纪以来,国家投资建设惠民工程——村村通,这是新农村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所有村庄都通上柏油路或者水泥路,不仅解决了人们出行的问题,也打破了农村经济发展的交通瓶颈。现在的袁庄镇,不但村村都通了水泥路,通了客车,而且全镇农村户与户之间也都通上了水泥路,又安上了路灯。老百姓的心里甭提有多高兴。

  不知不觉间汽车已经开进了老家孙庄村。进村的那段水泥路原本3.5米宽,前年又拓宽为5米,车子走在上面不必再为会车而担心,开起来特别舒畅,车子开到家门口,一看时间,仅仅用了不到一小时。妻子一边下车一边感慨地说:“真的不敢想象,40年前,我跟几个朋友从南通坐挂桨船回家,100多里路,用了整整一天时间!”

  家乡交通的变迁,是祖国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缩影。道路,在人们心中不仅仅只是通行的功能,它更是承载人们的梦想和希望所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