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没想到,如皋这个老人竟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南通发布

“传家无别法,非耕即读;裕后有良图,唯俭与勤。”每一个来到如皋石庄镇87岁离休老党员石明生家中的人,进门就能看见客厅中的这幅家风训言,一份崇敬之心也因此油然而生。

石明生老人离休前是原石庄中心卫生院(现如皋市第三人民医院)的药剂师,他现在居住的家中面积不大,两室一厅,但收拾的干净整洁,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也许谁都想不到,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竟是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上海、抗美援朝、西藏平叛等重要历史事件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他也因此荣立过三等功、团积极分子、团级先进工作者等荣誉,老人珍藏多年的一枚枚纪念章是这些经历最好的佐证。

16岁离家参军加入解放战争洪流

1948年7月,淮海战役打响在即,16岁的石明生毅然决然的和家乡1000多名热血青年一起,背上行囊告别亲人报名参加了新四军。在短暂的新兵集训后,部队便开始了长途行军。

当时国共双方都是蓄势待发,国民党调动了大量飞机,不断扩大轰炸的规模。石明生跟着部队只能选择夜间行军、白天休息。

深夜,路面坑洼不平,深浅不一的土坑处处皆是,融化的积雪让路变得泥泞不堪,这群新兵们丝毫不敢懈怠,紧紧跟着部队向前进。白天,大家住在空间狭小的猫耳洞,洞内阴暗、潮湿,相互之间紧紧挨着,生活极其艰苦。

“当时新兵们大多是第一次离开家乡,走到徐州看到津浦铁路时,不少人都好奇的问这是“什么玩意儿”?”石明生笑着回忆说。

成为卫生员战场上拼命抢救伤员

因为从小读过私塾,有些文化底子的石明生很快被分配到解放军第21军61师181团二营门诊所,成了一名卫生员。

作为一名卫生员,石明生虽然未能直接参与前线作战,但是他们一直紧跟着作战部队,在枪林弹雨中,拼尽全力,抢救每一个伤病员;对伤势较重的伤员,他们要及时向后方医院转送治疗。就这样,石明生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江浙沪沿海城市之战等。

在解放桃花岛时,一次石明生在向后方转移伤员时,遭遇国民党敌机猛烈轰炸,当时炸弹就落在他们一行人身旁,他赶紧从马车上抱着伤员滚到了一旁的沟渠中,幸亏躲闪及时,他们得以死里逃生,只有护送伤员的马车被炸弹掀翻,其实这样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时刻石明生还经历了多次。但石明生说,“作为战士,就要意志坚定、不怕牺牲。”

“我决心加入中国共产党,诚心诚意为工农劳苦群众服务,为新民主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干到底,自入党以后,努力工作,实事求是,服从组织,牺牲个人……”1949年,在炮火硝烟中,石明生举起右拳庄严宣誓,从此他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新中国成立后抗美援朝、西藏平叛南征北战

新中国成立后,石明生被部队送到杭州系统学习药剂学,结业后来到浙江军区后勤卫生部卫训大队药剂队。

1953年,石明生跟随部队参加了抗美援朝,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这期间他在当地卫生营野战医院担任护士长,而这一待就是五年。胜利回国后,石明生又马不停蹄地随部到达青藏地区,协助平叛,而这也是他一生最难忘的时光。

“当时进藏,条件异常艰苦,山高、坡陡、路长,战士们全靠步行,经常翻越一座山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石明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到了休息的时候,大家只能天为房地为床,地上铺着羊皮褥和毛毯,相互依偎着取暖入睡。因为海拔高,吃不饱,又常常需要连续作战,不少战友因为疲惫就这样牺牲了。”说到此处老人的眼眶有些泛红。

在玉树地区,石明生在一次执行任务归途中,他骑的马匹在结冰的路上因劳累滑倒而受惊,石明生被甩下马来,而他的一只脚仍挂在马镫上,马发了狂似地一直向前奔跑。“挣脱、再挣脱、使劲挣脱......”石明生的脑子里当时就这么一个念头。在被拖行了300多米后,石明生的脚终于挣脱了脚蹬,人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死里逃生的石明生回到驻地后,忍着全身剧痛继续治病救人。可是没过多久,他的身体又出现不适,全身无力、面黄肌瘦伴持续低烧,但因玉树地区部队医院水平有限,始终查不到病因,但他始终带病坚持在高原执行任务。

直到两年后,部队二次进藏,数月后中印边界平稳,部队返回大同,石明生才有机会到张家口陆军总医院检查,检查出肺结核、腰椎结核同时存在。为治疗结核病,医院大量使用了链霉素,致使石明生耳朵中毒性耳聋,听力严重下降。

复原回乡不改革命军人本色

1971年,从军22年的石明生带着一身伤痛,离开了他心爱的部队,回到了家乡。

他回乡后找的第一个工作,是石庄油米厂的厂医,在此期间,他连续三年被评为粮食系统先进工作者。

1980年,地方政府落实干部政策、恢复复员军人待遇,48岁的石明生被安排到石庄地区医院,先在医院药剂科药库工作,后来负责病案统计工作。

石明生在医院工作期间始终不改革命军人本色,不忘为人民服务的初心,牢记共产党员的使命,兢兢业业,勤勉上进,获得了历届领导、同事和广大患者的认可,连续三年被评为年度先进工作者。

1988年1月,石明生光荣离休,但因当时医院业务人才紧缺,石明生离休后又留任了五年,继续为人民群众健康奉献光和热。

石老一直深藏着过往的功名,从不轻易提起自己的军旅生涯,很多经历连同床共枕的妻子都不清楚。离休后,他还在不断加强学习,家中的地图上被他做满了记号,订阅的报纸被他剪剪贴贴,装订了好几本,他认真地说:“活到老,学到老,党员就要始终和党中央保持一致”。

70年,风风雨雨,石明生老人的岗位、身份一再改变,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党的绝对忠诚,是一个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正如他和老伴反复强调的那句话:不管什么时候,不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能给组织添麻烦、不能和群众争利益,不为别的,就因为我们是共产党员!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