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是拍照师傅,而是医界“柯南”!国际放射日,带你认识南通影像科医生|南通发布

在很多人印象里,医生是看病的、护士是打针输液的、药师是发药的……但似乎很少有人发现医院那扇厚厚的电离防护门背后,有这样一群眼里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的医学影像科医生。

每年的11月8日是国际放射日,记者带你走进那扇神奇的大门,了解这群“门内人”的点点滴滴……

他们并非只会“拍片子”丨他们是医疗战场上的“侦察兵”

78岁的李大爷胸部CT查出肺部有团块阴影,但到底是炎症还是结节,亦或是肺癌,小小的诊断决定着老人的后续治疗,甚至是命运。

这需要影像科医生有大量的阅片经历和丰富的经验。

市六院医学影像科陈均主任每天都要带领着他的团队查看几万余幅图像,完成百余份诊断报告。“在很多人眼里,我们就是拍片子的,其实也对也不对。除了要会拍片,我们还需要熟悉各器官的解剖结构,尤其是断层解剖结构,还要熟练掌握X线透视、拍片,电子计算机体层摄影(CT)与磁共振成像(MRI)等医学影像操作技巧以及阅片技术,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临床医生揪出‘疾病’”,陈均说。

的确,医学影像科是一个比较“高大上”的地方,这些设备就是放射科医生的“透视眼”,放射科医生通过对人体脏器影像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分析,找出病变所在,给临床诊治提供依据,充当着医疗战场上的“侦察兵”角色。

除此以外,他们擅长利用影像学的优势,协助临床医生在影像设备导引下采用穿刺方法进行微创介入治疗,涵盖全身各种疾病,如咯血、肺癌、胰腺癌、原发性肝癌、肝脏转移肿瘤、肠道肿瘤;妇科宫外孕、疤痕妊娠、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症;肝脓肿、肝肾囊肿;消化道出血等各种出血性疾病,还有非血管介入,如CT引导下全身多部位疼痛治疗,肿瘤的射频消融等,这些都是平常人不太了解的。

每一种仪器都有自己的优势丨每一次选择只为离“真相”更进一步

生活中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我就是一个小小的感冒,有必要拍胸部CT吗?”“我只是颈椎不好,为什么需要做核磁呢?”……

对此,陈均详细解释,“临床各科许多疾病都须通过放射科高端设备检查达到明确诊断和辅助诊断,大家都认为MRI(核磁共振)比CT高级,CT又比X线高级,其实不然,这三种体检仪器之间并不存在优势差距,由于成像原理不同,它们侧重检查的器官或组织并不同,检测上也各有优点。”

他介绍,对于各种外伤,怀疑伤到骨头时,优先选择X光照片,检查结果快速易得,若要进一步观察,可以选择CT,而超声、核磁对于骨皮髓质等看不大清,一般不选择;X光胸片可粗略检查心脏、主动脉、肺、胸膜、肋骨等,检查有无肺纹理增多、肺部钙化点、主动脉结钙化等症状。胸部CT检查显示出的结构更清晰,对胸部病变检出敏感性和显示病变的准确性均优于常规X光胸片,特别是对于早期肺癌确诊有决定性意义;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等椎间盘疾病需要观察椎间盘与相应的神经根,要想更好观察这些软组织,最优选择就是核磁;同样,对于大脑、血管、脊髓、关节、肌肉、脂肪组织检查,核磁也是首选。

他们是为临床提供诊断的“全能手”丨每一次成功治疗的背后都从精确诊断开始

近年来,通过胸部CT查出各种肺部疾病的人越来越多,而准确筛查和评估其性质对于肺部疾病的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有着重要意义。

这些年来,陈均和他的团队形成呼吸系统影像诊断为主的学科特色,对肺结核、间质性肺病、肺部感染及肿瘤的影像诊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尤其在肺部结节、肿瘤的精细分期和早期诊断方面在全市处于领先水平,每年接诊的呼吸科影像检查患者数量连年递增。

市民周先生在南通六院体检时发现有两个肺结节,根据形态观察,陈均和他的团队高度怀疑“肺癌可能”,手术病理结果验证了他们的推断,确诊为原位癌。

据了解,2018年,市六院医学影像科共有23262人次来做肺结节筛查,为防遗漏和误诊,医生要看2万多张图像。这无论是对医生的眼力、体力、耐力都是巨大的挑战。“每天眼球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一丝一毫都不敢大意!”

为此,2018年,市六院引入人工智能肺小结节筛查系统,不仅大大节省了医生的时间,也提高了诊断的正确率。但是,陈均也坦言,人工智能的敏感度和特异性是一对矛盾,因为太过敏感,人工智能也会“报假警”,诊断出很多“假阳性”病灶,比如一些和结节密度差不多的血管,把“无病”诊断为“有病”。因此,人工智能是他们阅片时的好“帮手”,但他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经验,人工智能还无法用移植。

国际放射日是一个专属于放射医学工作者的节日,但他们依旧坐在电脑前,用鼠标拖动着各个区域,细心观察,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他们依旧穿梭在摄片室与操作室之间;他们依旧穿着厚厚的铅衣,在介入手术台上与死神赛跑……肩负重任,又面临着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作为“背后英雄”的他们,值得更多关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