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儿童福利对象合法权益,南通福利机构这样做!|南通发布

从儿童成长为少年,一个孩子在未满18岁的阶段可能遇见哪些潜在的风险?名誉权、隐私权等人身权利受到侵害;逆反、自闭等问题对身心发展造成的伤害;以及性教育、暴力乃至犯罪......

因自我保护意识缺失,潜在风险可谓无处不在,对于成长在健全家庭里的孩子固然如此,因身体等缺陷被送往儿童福利机构的孩子,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可能性更大。《民政部关于切实保障儿童福利服务对象合法权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通知》日前正式出台,就此,记者实地走访南通市社会福利院,了解那里孩子的生活状况以及针对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福利机构又是如何防范应对的。

用心把好“第一道关”

将肝炎、肺结核作为儿童入院必检项目

“入院体检是儿童进入我们福利院的‘第一道关’,每个被送到这里的孩子,都会对其身体状况进行充分的了解。”市社会福利院副院长储呈云告诉记者,譬如公安部门将被遗弃的幼婴送到这里,福利院会与定点的通大附院医务科联系,将受检对象送到附院儿科进行全面的检查,检查项目包括血尿粪常规、肝肾功能、输血四项(乙肝、丙肝、艾滋、梅毒)等等。今年根据民政部要求,又将肝炎、肺结核等常见传染病列为儿童入院体检和常规体检的必检项目,检查内容更加细化。

今年3岁的陆思源是2017年被送至社会福利院的,福利院工作人员陆健美是他的结对“爱心妈妈”。“这孩子一吃东西就吐黄水,在入院体检做的腹部平扫中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巨结肠。”陆健美说,继入院那次体检,之后的每一年,还会例行一年一次的常规体检,除了一些基础的原发病外,暂未发现一起新增的病例。

和陆思源同龄的濮小凡,在3年前的入院体检中被查出患有腭裂和先天性心脏病。今年上半年,在“宝贝之家”爱心机构的推荐下,被送往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检查,被确诊为多发性耳道畸形,院方表示不建议安装人工电子耳蜗。“只要有一丝改善的可能,我们都绝不会放弃治疗。”市社会福利院医务科负责人徐晓娟透露,后来她将濮小凡的案例在同行间交流时了解到,徐州市社会福利院的手语训练课程是“拳头项目”,于是考虑先把孩子送去那边接受手语训练,掌握与人沟通的本领,后期再行听觉的恢复治疗。“这不,就在这个月,刚刚与院领导进行会商后,准备近期送孩子到南京的儿童医院和鼓楼医院两家定点医疗机构,对其听觉进行有针对性的全面检查。”

树立“自我保护意识”

将“预防儿童性侵害”纳入康教班课程

“哪里能碰,哪里不能碰......与预防儿童性侵害有关的第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教育孩子‘保护身体隐私’。”市社会福利院的黄小丽自去年“类家庭”项目启动以来一直从事项目顾问的工作,承担着该项目的日常管理与监督。

黄小丽说,“类家庭”项目中的四位“志愿爱心妈妈”都是经过综合考核与面试合格后“上岗”的,四位妈妈还接受了专业技能的培训,每位妈妈对孩子都可谓倾尽了爱。

一号“志愿爱心妈妈”朱明霞将结对的四个孩子张乐阳、通夏站、党海花、吴桐视如己出,当被问及最喜欢哪个孩子时,她直言“手心手背都是肉”,这四个孩子最大的15岁,最小的才5岁。朱明霞说,尤其是在性教育方面,她是非常注意的,“海花和桐桐是女孩,我从一开始就教育她们,洗澡、上厕所一定要关门,换衣服要注意隐蔽;而对夏站和乐阳,我一直跟这两个孩子说,男生不可以轻易进入女生的卧室。”通过一年多的朝夕相处,这几个孩子,起初有的生活都不能自理,到现在一点点地传授生活技能,这几个孩子成长得越来越好,还能经常带出来走走,通过看人、看事、看物,孩子们在性格养成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

保障儿童福利对象合法权益,防范“性侵害”是不容忽视的一点。黄小丽说,其实在很多时候,福利院里的保育员们是处于一种矛盾的心理状态,一方面,她们乐于看到孩子们形成中的性意识,因为这说明他们的成长发育在继续,并且有可能成长为一个“正常人”,但另一方面,她们又担心这些孩子在具备性意识后会做出出格的事,因为他们的“发育滞后”,使其缺乏判断能力,也无法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除了被选入“类家庭”项目的孩子外,市社会福利院12岁至18岁间的14名适龄儿童,全部被安排在康教一班,全部由女性工作人员提供生活照料服务,而且将“预防儿童性侵害”纳入必学课程。特教老师在北京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的专业指导下,对孩子进行相应的性教育。15岁的通晓韵曾是一名脑瘫康复儿童,通过老师每半个月一次的康复和特教,如今她的生活已经完全能够自理,并且逐步树立了良好的自我保护意识。

为“18岁以后”做打算

家庭寄养,帮助孩子回归家庭融入社会

“我也是一位母亲,在机构里集中供养的孤弃儿童非常渴望家庭生活。”多年的儿童福利工作,让储呈云明白了一个道理,“心疼孩子们光流眼泪是无用的,应该帮助他们尽可能地回归家庭和融入社会。”

“我们不仅要照顾好孩子18岁以前的生活,更要为他们18岁以后做打算。”储呈云介绍,家庭寄养是让福利院的孩子适应和融入社会生活的途径之一。这是在不变更监护权的前提下,通过严格的筛选条件确定家庭后,将符合条件的孤弃儿童委托在这些家庭中养育的照料模式。在机构外养育的由民政部门监护的这部分儿童,市社会福利院将密切跟踪,每月定期走访,定期培训主要照料人,传统节日福利院的“妈妈”们还会上门看望慰问孩子们。

据了解,目前市社会福利院共有3名孩子生活在寄养家庭。今年6岁的小伟(化名)正是其中之一,目前被寄养在港闸区幸福街道的一户姓汪(化名)的家庭里。市社会福利院保教科负责人张华透露,几次走访发现,目前孩子与这家人生活得非常和谐,福利院也非常放心地把孩子寄养在这个家庭中。

儿童肩负着祖国的未来,承载着社会的希望。今年,我市把防范化解儿童福利领域重大风险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全面排查漏洞,全面落实制度,全面部署儿童福利领域重大风险安全检查专项行动,按照“边排查、边发现、边报告”的原则排查儿童福利机构、未保机构救助保护情况、机构外养育情况、散居孤儿基本生活保障情况、农村留守和困境儿童关爱保护情况、资金使用等情况。市民政局儿童福利处负责人包国祥表示,通过层层压实责任、健全制度机制等,及时防范化解风险于未然和萌芽状态,推动我市儿童福利工作高质量发展。

短评:

将树立认知替代零碎的“告诫”

对未成年人而言,最可怕的也许不是风险本身,而是毫无防备地面对风险的降临。

面对一群社会福利机构里的特殊少年儿童,如何更好地守护他们的成长,成为社会的一门“必修课”。什么是潜在风险?性侵害、暴力乃至犯罪......对新鲜事物,特别是对带有冒险精神活动的向往是未成年人天性之一。简单而粗暴地要求未成年人不触及,甚至屏蔽所有风险活动的想法或做法,既过时也无法持续奏效,远远不符合少年儿童身心发展的现状,鉴于此,在各种海量诱惑面前,有必要更新理念,帮助未成年人愈加理性的思考和客观理解,以减少误判的可能性。

在认知的博弈中,对他们进行系统的风险评估教育,而不只是零碎地告诫他们“这不能做那不能做”,极为必要。着眼特殊未成年人的自身安全,当务之急在于逐步培养其在风险认知基础上,通过机构及监护人的不断引导,强化风险、量化评估意识,实现《儿童权利公约》中所说的“在社会上独立生活”。 

• 李彤•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