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从头来|南通发布

都说头发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女人如果算不上花容月貌,只要拥有一头飘逸的秀发,就能稳坐背影杀手的宝座。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是越来越不知道该如何打理我这三千烦恼丝了。

过了五张的岁数,脸上生出皱纹、身腰日益变粗,来个长发披肩,就算不像半夜里跑出来吓人的女鬼,也是老黄瓜刷绿漆——装嫩。看电视上宋丹丹一头别具一格的短发,个性张扬、霸气十足。可人家是大明星,那范儿是学不来的。长不行、短不得,我就一天到晚顶着一头不长不短、又懒得勤加护理的鸟窝一样乱蓬蓬的头发。朋友开玩笑说,成大事者不修边幅,乱发舞秋风也是风格。其实,我心里知道,粗糙和青春相伴那是浪漫与激情,而与岁月和沧桑联系起来,那就是自我放弃。

不想在头发上多费脑筋,坐在小巷理发店的转椅上,理发师问我剪什么发型,我说你看着办。十五分钟、十五块钱,大功告成,瞄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丑到家了。自己把决定权交给人家,怨不得别人。再说,又能怎么样呢,已经是奶奶级别的人了,再怎么倒饬还能倒饬出一朵花儿来?

如今对头发的态度,着实是恶劣了很多。想当年也是个爱美、上进的女青年,在穿着上百般讲究,在头发上努力折腾。上大学的时候,正流行烫发,那时的烫发技术还比较落后,烫发的时候要忍受各种疼痛和不舒适,美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想起来觉得很是好笑,女生们白天一头“大波浪”,像电影里的国民党女特务;晚上在宿舍里,一头的塑料发卷,像《功夫》里的包租婆。记得后来时髦“飞机头”,前刘海高高翘起,用定型水打得又厚又硬,为了保持发型,每天要喷好多的发胶,一年四季都是刺鼻的化学味道。发髻也曾是我喜欢的发型,要盘好一个发髻是颇费工夫的,再在发髻上插一支步摇,或是饰之以各种头花、发夹,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好汉不提当年勇,俱往矣!一位新同事到我家来玩,看到我年轻时的照片,感叹连连,那意思是岁月这把杀猪刀啊!

然而,仔细想来,似乎也不能把责任都归之于岁月。是我自己过早的向岁月举起了白旗,人老心也老了,失去了追求美丽的那股子心劲儿,放弃了许多本不应该放弃的东西。还自有一套歪理论,觉得只要努力工作,能力强,无需那些“花架子”;认为已经过了要讨好别人的年龄,内心足够强大,不在乎他人怎么看,爱谁谁,自己舒服、自在最重要。殊不知,努力工作未必就要披头散发;放弃自己的人,终会被全世界放弃;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又如何去爱别人。

明天就去找一家高档一点的美发店,挑一个好的发型师,好好设计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