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歌与酒|南通发布

对于大部分女人来说,十次喝酒有八次是心里窝着火的,但就冲着十次中唯两次的酣畅,这酒也会一场一场接着喝下去。微醺后的好处自是不必说,就连摇晃的脚步也是另有一番味道。很久之前去无二听民谣,那些静静抱着吉他的自是文艺范儿没错,台上一首接一首地唱着,台下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没有酒吧的吵架喧嚣,却有着自在放松的心境,待酒喝到十之六七,那些眼窝深陷的蓝眼睛便上了台。手里一面鼓,一架琴,简单的节奏翻来覆去毫无厌烦之意,每一个鼓点都没有卡在节奏上,仿佛是四分之三拍的二分之一,听上去懒洋洋的,那些唱词,也像旋律上的飞花,像宣纸上的墨,顺着纸的经络,蔓延着蔓延着,看似没有章法,站远了瞧,却是令人心怡的独树一帜。

Jeff的节目里经常会出现这种英文歌曲,因为他一直在寻找生活中最Rock的感觉,所以这种节奏通常是偏离了正常轨道的。除此之外,还有R&B和雷鬼,统统是中规中矩的反叛者。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雷鬼之父鲍布玛利,他出生于牙买加的贫民窟,1961年开始了演艺生涯,他的音乐和热情很快赢得了牙买加音乐界的支持,之后的巡回演出更让他的音乐遍及全世界。雷鬼乐的核心精神是快乐和自由,摆脱一切人为的苦难,创造一个新世界,之后,更多混合了雷鬼乐的布鲁斯,再加上摇滚化的混合,使这种跃动的音乐充斥在酒吧、街角、旅馆、沙滩,一切可以让人放松的场所,即便是一个人的时光,戴上耳机,也完全可以找到微醺的精妙,怪不得呢,每次听到这种音乐,脚底下都有趔趄的感觉。这种源自于民间的艺术,最终融入了世界音乐之中,得到了大家的喜爱。

那天晚上听的是《No woman no cry》,明快的节奏,慢半拍的踩点,有种诱人的特质,让人害怕又欢喜,歌声响起来能看到小鸟飞过,姑娘们动人的舞蹈,热带植物摇曳的影子,花衣裳的奔放与热情。后来把《One love》拿出来听听,不紧不慢的鼓点,衬着纯朴的嗓音和歌声,把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演绎得温情脉脉。

因为酒喝得刚刚好,没有平日里假装的面孔,尽管没有挚友紧紧挨着诉说,在那样的节奏里会拥有一种莫名舒畅。这种节奏听上去放任不羁,严格起来讲要完全符合它独有的意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错落的节拍自有它意味深远地安排,会让乐理老师抓狂的附点乱用的曲风,像艘波浪滚滚的小船,起起落落好不惬意,它会一口气唱完三四个音节,也会把上一小节的节奏拖到下一小节哼完,或者完全和伴奏若即若离,萨克斯和打击乐器的前奏就开始舞动,后面的叙述不紧不慢,组合起来却有种出人意料的放松感,哇,原来也可以这样没有章法地唱歌呢。

所以尽管不是很爱酒,偶尔也会去喝两口,感觉好与不好有时就差了那么一点点,而一首好的音乐,就是那口成全内心的酒。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