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40年 | 40年,踏浪前行|南通发布

“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海边出生,海里成长,大海啊大海,是我生长的地方……”

一首歌,从童年的风中飘来,穿越40年的流光,越发清晰、明亮。生于南黄海之滨的如东乡村,唱着这首《大海啊故乡》长大,我的血液里奔涌着海的磅礴与不羁,我是那个赶着浪花,踏浪前行的追梦人。追寻着一群人、一座城的脚步与风景变换。

1978年,夏

八岁那年暑假,我生平第一次赶海。哥哥用一辆老旧的永久自行车,驮着我从掘港城郊的野营角到住在长沙的大姑家。三十多里泥路,高高低低,从清晨骑到晌午,哥哥的脸被晒得又红又黑,汗水如蚯蚓爬过尘土覆盖的面庞。而我的屁股被后车座硌得生疼、生疼。记得大姑家就两间草房,灶房里也搁着一张铺,那蚊帐被烟火熏得黑魆魆的。大姑却给我们蒸了鸡蛋,烧了茄子汤。那顿饭,驱散了半天颠簸的苦累。

午后,跟着表哥、表姐去下海捉泥螺。自行车座被有心的大姑绑了一层棉花,坐上去感觉舒服好多。自行车经过冷清、破旧的长沙街,说是“街”,也就几户矮小的商铺,清一色砖墙草盖,那墙面被海风剥蚀得仿佛长了鳞片,那草屋顶更是随时有被风拔走的迹象。街上没有几个行人,零落的街市仿佛刚刚遭遇过一场抢劫,颓然、破败、冷清,每个人也仿佛遭了劫般的灰头土脸、面如菜色。我们这群风一样的少年,要去向大海讨吃食,讨快乐。

早听说大姑家在海边,没想到自行车穿越了一片片田野,一条条乡间小道,穿越了一堆堆渔村低矮的房屋,一块块长满野草的荒地,还是没有望见无数次梦到的大海。直到太阳偏西,我才看见一条弯弯的树林带,那是土筑的海堤,海堤上种了高高的树。眺望大海,一片灰茫茫的白色,有渔船点点在浪涛上颠簸,有海鸥声声在海面嘶鸣。由于年龄最小,体力有限,表哥让我留在海堤上看自行车,我竟在草丛里睡着了,直到夕阳西下,才被哥哥他们叫醒。

那一年,长沙就是个小渔村,大海就是遥无边际、寂寥无趣的水云间。

1988年,夏

1988年,我师范毕业了,成了县城掘西小学的一名教师。几个师范同学相约,一起去看海。家在长沙的谢同学做了热心的安排。那次下海,我们乘坐的幸福250摩托,摩托车在海边不算宽阔的公路上疾驰,风在耳边呼啸,青春在风中飞扬。路过大姑家新建的红砖瓦房,瓦房河对岸,长沙砖瓦厂的烟囱耸入云霄,烟囱顶端突突地冒着热气,在蓝天上潇洒涂画着淡淡水墨,令我们惊叹良久。

小渔村向大海深处延伸,村庄、良田还有小型的养殖场散落在海堤之外,我们仿佛走进了油画里,心旷神怡。我们乘着海子牛拉的木板车,踏上潮落后的潮湿海滩,尽情踏浪欢歌。谢同学斜跨一只卡式收录机,磁带里循环播放着“大海啊大海,我的故乡……”我们在优美的旋律里拾泥螺,踩文蛤,看渔民用长长的耙子挖蟛蜞,看远处一艘艘渔船忽隐忽现,任浪花在脚丫调皮地挠痒痒……我们把青春的蓬勃和对未来的希望告诉海鸥,告诉每一片浪花,把青春的笑颜和舞姿嵌入大海,只是苦于没有相机,未能留下一张十八岁与大海的合影。

2010、2014年

经过20多年的磨砺和努力,我已经成为南通市学科带头人、如东县名教师。介于自己还算不错的文字基本功,我先后应县委组织部、宣传部调遣,参与“洋口港开发先进事迹报告会”和“如东围垦精神宣传大会”撰稿。有幸一次次走近大海,走近如东60年的围垦史,走近洋口港开发现场,走近40年改革开放家乡的建设者,我被深深感动和折服。

2010年,从暑假到年底,我一次次赴长沙(已改名为“大洋口”)采访洋口港建设中的党员,每次去都是组织部派专车,新修的洋口大道宽阔平坦,绿化带清新怡人,而整齐的路灯也仿佛在列队欢迎每一个客人,一座现代化港口城市正向我们缓缓走来。12.6公里的黄海大桥蜿蜒伸入大海,连接了人工太阳岛,让海不再遥远。太阳岛工地上热火朝天,多个项目正在紧急施工,而大桥端口下的通洋公司更是门庭若市,我们在这里采访了周树立、袁新安、杨镜吾等多位开发建设洋口港的一线党员,才知道洋口港从无到有,从设想到立项,从立项到建设,一届届县委领导,一个个先驱者、开发者、建设者克服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付出了无数的心血、辛劳和智慧。

2014年10月,我随宣传部专车前往小洋口参观“如东县围垦纪念馆”。小洋口已然成为了一方旅游胜地,林克斯温泉、金蛤岛、海印寺、风电场,大大小小的海鲜酒店,绵延成片的海鲜市场,还有忙碌穿梭的机器捕捞渔船都是一道道美丽风景。海韵、海景,美食吸引着各地的游客。而我,已被围垦纪念馆里展示的一切深深震撼。原来,这里曾经是个扶海小洲,是如东的百万人民用扁担挑出了60万亩桑田,是他们用人墙阻挡了滔滔海浪,是他们用生命筑起了海防大堤,是他们用热血浇灌了滩涂美景,是他们燕子衔泥般地一点点衔、一点点垒,才有了如今这桑田青翠、港口繁华、滩涂绚烂、黄海欢歌!

2018年,春

我作为一名江苏省特级教师、市县两级人大代表,乘坐专用豪华大巴,视察临港工业园区、港城实验学校还有高新产业园。看洋口港万吨级散杂货码头货船往来,大量的石材、钢材从遥远的辽宁丹东港运来,在这里卸货,分车再运往附近的工地;看太阳岛上一座座几万到几十万方的储油罐如巨人矗立在海之滨,LNG项目的天然气管道桥像一条巨臂伸向大海,搬运着源源不断的天然液化气;看临港工业园区高楼林立、厂房遍布,客货车川流不息;看医药、化工、旅游等一座座产业园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内心的感动与自豪如浪花朵朵,奔涌而出。大姑已去世多年,那座老宅基地上建成了现代化港城实验学校。表哥搬到了农民集居点,那一排排统一规划、华美别致的现代别墅,让我不敢相信这里就是童年自行车穿越而过的破陋小渔村。

我们兴致勃勃聆听着项目负责人的介绍,作为人大代表的县委书记、县长等领导,神情喜悦而庄重。我知道,有梦想的风帆在他们心头鼓起,还有下一个四十年等着他们带领百万如东人民去开创,去描绘……

一首《踏浪》从童年唱到今天,唱了40十年,旋律不改,句句清晰。四十年,我、我的家乡,还有百万如东人民踏浪前行,书写了传奇,还将继续朝向更美好的未来!

“小小的一阵风呀,慢慢地走过来,请你们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海上的浪花儿开呀,我才到海边来,原来嘛你也爱浪花,才到海边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