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40年 | “天堑”变通途|南通发布

我家住在海永镇。每次,我乘上前往海门城区的专线班车,坐上舒适的座椅,享受着空调带来的凉意。班车徐徐开上渡轮,在长江上一刻钟不到,就安全抵达彼岸。我不由地回想起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小镇出行方式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南北天堑变通途。

1975年,海永沙以及永隆沙农场外围是芦苇荡,经过数千上万民工冬春两季的围堤筑岸,1977年的三期围垦,形成了初具规模的四个垦区,土地连成一片。那时候,所需的生产和生活物资全靠海门各个公社用沙船运过来。当时没有固定的码头,船老大只能在潮汐涨水时将沙船停靠在芦荡的坍坎里,把所运东西紧急卸在芦苇荡中高墩土上。大队再通知各队组织人员肩挑人抬分批运走。为了一方土地,我们吃尽辛苦。那时,我担任垦区会计。永隆沙外围垦区属悦来区政府管辖,造粮证、批方案都要到江北,碰到恶劣天气,航期脱班,我只能住在候船室。南北交通十分不便,且信息不通。1977年,我在永隆沙成了家,我家就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顽强地生活。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临江运输站投资的“灵甸港—永隆沙”航线的渡船,由原来每天来回航一班改为两班,但由于长江上游泥沙逐年向下游流动,航道渐渐堵塞,使正常的航班不能准点开航。许多次,我们到码头后不得不绕道而行。东到启东红阳港,中到崇明界河码头,西到崇明牛棚港、绿华港,时常为参加市里一个会议,或者到江北办一件事,来来回回,不停地在路上折腾。

九十年代,农场领导班子从改善出行环境入手,由政府和企业共同出资,结合个人捐款,将崇明长征农场到海永三公里,崇明南坝到长征农场一公里,全部建成砂石路,并成功开通了崇明南门到海门永隆的南隆专线车。

进入新世纪后,海永积极策应崇明岛生态岛的开发,将崇明长征农场到海永三公里全部建成高标准的黑色路面,海永往返崇明县城的班车每天增加到46班。有一次,我儿子放晚学后,右手臂不幸摔成骨折。由于及时乘上末班南隆线,儿子获得了及时治疗,才没有落下后遗症。

2012年,海永这个10多平方公里的小镇,迎来了第一辆由海门开来的专线班车。许多老人感慨道,过去我们出行要乘小船,人在船舱里,贩羊人把羊全部塞在船舱的两边走道里,人货混装,又闷又热又味道;想不到今天能坐在汽车里,吹吹空调听听歌,一个半小时就到海门城区,一天来回10班,节假日还要增加班次。

四十年间,我目睹了小镇的沧桑巨变,一块从长江中围垦出来的处女地,经过两代人的艰苦奋斗,已逐渐成为海门生态旅游、观光农业的一张靓丽名片。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