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40年 | 世代农家成“书香门弟”|南通发布

国家恢复高考后的1979年夏天,我的大儿子接得东北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全家人欢欣不已!我伸手往儿子的身上轻捶一拳,兴奋地说:“嗨!算你小子有幸,我这世代耕种土地的穷人家,也有上大学的人,这是享受改革开放的福啊!”儿子边点头,边乐不可支地答道:“是呀,是呀,我会努力求学,学成后报效国家!”

那时候,我当教师工资低,家里人多劳少,经济拮据。妻子把旧衣被拼拼凑凑,洗洗补补,并凑了钱,送儿子到了上海。在那里工作的阿舅特意买了新热水瓶、脸盆、毛巾等送给外甥,然后让他乘火车去东北上大学。

之后,从儿子的来信中,得知他在大学里学习紧张又愉快,我很高兴也放心。但儿子大学的食堂供应大米少,玉米与面粉多。当时,我们这里的粮站可以用杂粮兑换大米,家里就常炒了米粉寄给儿子。我的工资也逐渐提高,就寄钱给他。谁想到,儿子在之后的来信中不让寄钱寄物,因为随着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大学里的助学金与伙食都能满足学生的生活所需。

功夫不负有心人,四年后,儿子本科毕业后,考上硕士研究生,三年后获得硕士学位。我鼓励儿子:“你再努力一下,更上一层楼!”此后,他又获得了博士学位,并留校工作。数年后,他晋升为教授,并成为博士生导师,并在学校赢得了一年轻女教师的芳心。因儿子的专业是舰艇设计与制造,他为发展国防事业倾注了全力。

由于国家十分重视教育,我家的另外3个子女都获得了专业技术职称,他们的配偶学历相当。至于我家的孙辈,全是大学本科及硕士研究生等学历。

喜看我家三代中有了这么多读书人,不由想到读书人回老家却少了像样的书房。我虽已退休,但国家不断给我提高待遇。有了钱,我家将平房改建成楼房,辟出一大一小两间房间作为书房。有副传统对联叫“向阳人家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我稍加改变:“书香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作为书房的门联。门楣的横批为“党恩浩荡”。

其实,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像我家这样的世代农家成为“书香门第”的,无论在乡村,还是在城镇,比比皆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