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南通发布

   父亲不爱我们,这是我和小弟由来已久的惯识。

   关于我和父亲,最早的记忆是一顿饱打。那年,我刚记事,父亲从部队探亲回来,借来一部相机,小心翼翼地给家人留影。毕竟去过大城市的照相馆,学了一些模式,父亲便有模有样地指挥大家,众人也乐得配合。我不解世事,却还有自己的小主意,对于父亲让我手拿小鸭玩具拍照的提议坚决不从。印象最深的场景,是父亲举着那只充气鸭子满院子追打我。终因力量薄弱拗不过父亲,于是留下了那张我拿着小鸭子噘嘴哭脸的最萌童照。

   整个童年,与父亲聚少离多,可供回味的情节寥寥无几,仔细一数,竟大多是训斥和体罚。吃饭时说话罚站、睡觉前不洗脚罚站、用袖口丢鼻涕罚站、说脏话罚站……,父亲那张甚是英俊的脸,于我看来,倒很狰狞。

   我小学四年级,父亲转业,分配到县城机关工作,一家人终于结束分居生活,母亲尤为开怀,我的心却很七上八下,生怕又被挑出毛病来。

   得了奖状,我会摆在父亲放烟的柜子上,期待他看见的欣喜。父亲似乎患了盲症般不予评论,倒是比素日更能抽烟了。母亲拿给他看,他也不过瞥一眼,回应一句“知道了”,便再无下文。遇到有客人来,问起:“听说你女儿学习可好了。”父亲终于笑了,却说:“将来还不知啥样呢。”

   印象中,小弟与父亲的梁子结得更深。刚从部队回来,他就把对付新兵蛋子那一套用在了不满7岁的小弟身上,跑步、踢腿、蹲马步、走正步,像模像样的。母亲心疼,他严厉地说:“男孩子,要有阳刚之气,有他的好处。”开始,小弟还喜欢,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嘿哈喊号子,后来就觉得不好玩了,他想去拍画片、掏鸟窝、弹珠子,父亲不许,小弟看父亲的眼神都狠狠的。

   上学后,小弟调皮得厉害,三天两头有家长寻上门来告状。倘若被父亲撞到,小弟的屁股立马就要遭殃。打得痛了,小弟还会骂:“等你老了,我再打你。”

   小弟升初中,母亲求着父亲托关系送到重点中学去,父亲连母亲一起骂了回去。那回,连母亲也恼了,直说父亲一点也不爱孩子。

   若非要挑出父亲的一点好来,我觉得那是在我的婚礼上,主持人刚介绍完,我就看见他偷偷抹着皱巴巴的眼角,刚毅的父亲居然哭了。

   在我女儿降生之后,父亲忽然心性大转,比我还要欣喜。他整日守在婴儿床边,主动抢过了伺候女儿的任务。我和老公忙,父亲巴不得女儿由他带着。母亲常说,比对你女儿还亲。

   后来,小弟结婚,又生了女儿。我女儿已上幼儿园,父亲干脆又承担起了照顾孙女的任务。此时的父亲已然不再是那个冷若冰霜的倔人,脾气变得格外温和,看着两个小家伙的眼睛里盛满了浓烈的爱意。

   旧时好友来做客,诧异之余不忘打趣:“老排长,这可不像你的作风!”我分明听见父亲说:“那时候,是对他们严了一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