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解放鞋|南通发布

  在省城上大学的儿子,从学校里带回家来一双解放鞋,那是他参加学校新生军训时穿的,不禁勾起我对有关解放鞋往事的回忆。

  14岁时,学校举办运动会。我擅长短跑项目,于是便报名参加二百米跑。报名参加二百米跑的还有初二六班的李欣宇。我和他是“死对头”,势均力敌。但初二的那次运动会,以我的惨败收场。李欣宇的秘密武器就是一双解放鞋。那是一双草绿色的布面胶鞋,鞋帮很高,串着绿鞋带,和我脚上穿的布底鞋完全不同。

  我回家对母亲说,我想要一双解放鞋,还说乡供销社就有的卖。母亲想了想,说可以,但要我和她一起去乡上卖菜,卖了菜才能有钱买。我家菜园里种了很多蔬菜,吃不了,母亲就担着到乡里集市上卖。

   集日是个礼拜天。那天一大早,我和母亲担着两篮子蔬菜赶到乡上,在街道边上摆摊卖菜。为了买解放鞋,我放弃以往的矜持,放开喉咙高声叫卖:“卖菜啦!卖菜啦!刚从菜园摘下的新鲜蔬菜哦!”

   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不时有行人停下脚步蹲在菜摊前挑选蔬菜。母亲过秤称菜,我算账收钱。不一会儿,菜就卖掉了大半。我一遍又一遍地数着手里的菜钱,计算着离买一双解放鞋的钱还差多少。

   不知何时,天边飘过来一团乌云,街上的行人脚步匆匆。菜摊上的菜也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点西红柿。这时,一个老婆婆在菜摊前停下来,和母亲讨价还价:“天马上就要下雨了,西红柿能不能便宜点卖啊?”母亲看了看天上压得越来越低的乌云,说:“给五毛钱你都拿去。”老婆婆同意了。我飞快地数了一遍手里的钱,算上老婆婆刚给母亲的五毛钱还差一毛钱。我有点着急,不甘心让买解放鞋的计划落空,于是对老婆婆说:“奶奶,你能再付一毛钱吗?”老婆婆一愣,停下来问:“为什么呢?”我捏着手里的票子,吞吞吐吐说:“我想买一双解放鞋,现在只差一毛钱了!”老婆婆听了,把手伸进兜里,掏出一毛钱,递到我手里。我接过那一毛钱,心里高兴极了,连连对老婆婆说“谢谢奶奶!谢谢奶奶!”。就这样,我拥有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双解放鞋。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能清晰地记得那双草绿色的胶底、帆布的解放鞋。那双草绿色的解放鞋,不仅陪伴我度过了我的少年时代,也丰富了我贫穷而单调的青春底色。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