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我只是我自己的神|南通发布

《无双》:

我只是我自己的神

陆冠均


凭借着过硬的口碑,《无双》硬是在前期不被太多人看好的情况下杀出重围,并获得了国庆档电影票房兼口碑第一的成绩。优点有许多,但我觉得,真正助推此片获得如今优良口碑的关键,还是结尾接连而至的“反转”。

影片真正的“高潮”反转并非李问就是画家,而是一切尘埃落定后,阮文表示根本不认识李问。当你知道结局后再去倒推,就会发现自己对该片的评价还能更上一层。下面,我就带着这份体悟再过一遍电影,顺便聊聊《无双》的其他长处。

影片开始,画手李问被带回香港接受审问,他是“画家”假钞犯罪团伙“唯一”健在的幸存者,也是警方找到“画家”的唯一突破口。

唯唯诺诺、惊恐万分的李问因极度惧怕“画家”而三缄其口,直到“老相好”、国际知名画家阮文现身为自己作保,他才勉强开口——不过他开始讲的都是自己和阮文的往事,直到何督察提醒,李问才说起自己和“画家”的故事……

当然,事后我们都已知道,“画家”吴复生的形象是李问根据警队司机形象编造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回想时,依然认可这个“假故事”的可信性。

李问除了塑造“画家”吴复生在制假售假方面的神通广大外,还得把多桩犯下的命案给尽量圆回来,因此儒雅潇洒的“画家”同时也是心狠手辣的杀手。

其实李问在还原“画家”的过程中有许多违和乃至矛盾的地方:比如刚说完“放弃爱情的男人没一件事做得好”,转口就说自己是极少数不需要爱情的人,比如自己是最晚加入团伙的画师,却又好像时刻与“画家”影形不离,又比如酒店团灭战里“画家”明明受了致命伤,之后又生龙活虎地开始杀人灭口等等。

与其说“画家”吴复生是李问编造出来的假人,不如说他是李问的另一个人格。这也是为什么李问编的故事不够通顺但依然让人信服的原因,他表现出来的怯懦、惊恐、畏缩是真的,他所隐藏的跋扈、毒辣、狂傲也是真的——李问渴望并需要有一个“画家”来告诉自己“只看到黑白的人永远都是失败者”,直至自己彻底成为了“画家”。

到这个骗局为止,《无双》在“技巧”上已经相当出类拔萃了,只是“灵魂”还有所欠缺……剩下那些全由李问、阮文和秀清的真相填补上了,不光如此,这个真相还让影片更上了一个档次。

李问在“坦白从宽”时扯了两个谎言,一个是伪造出了不存在的“画家”吴复生,这让他变成了罪责相对较轻的从犯,另一个是编造了他与阮文之间的关系,这个谎言看似无关紧要,还不起眼,但却是更关键的那个——它让人相信了李问“误入歧途”的动机和理由,也让人相信了阮文不得不牵扯其中的原因和痴缠。可这个阮文,是由被整容成“阮文”的手下秀清假扮的。

“画家”找泰国将军复仇火并应是李问添油加醋的事(也许只是一次普通的黑吃黑),但李问冒险救下烧成重伤的秀清,这事儿却不假……去掉整件事的功能性后,剩下的全是活生生、血淋淋的假象/真相。

李问救秀清一命,不仅因为对方也是位制假专家,更重要、最重要的是,秀清的身形姿态令他想到了朝思暮想的阮文,她正好烧伤了,而自己手握着她的生杀大权——秀清正是李问找到的最高级“画纸”,既然假钞可以和真钞一样好用,那么假人和真人又有什么分别?

对李问而言,“画家”不单单是鼓励他走上犯罪道路的领路人,同时也是不断催眠他真与假没有关系的咨询师。

“一个男人对着心爱的女人不撒谎怎么能过一辈子?”被自己这句话洗脑的李问,骗了秀清,更骗了自己……他与阮文只是做过一段时间的邻居,对方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一份没有开始过的单恋,李问却能够绘声绘色说得比真的还真,可见他不知脑补模拟了多少遍。

李问毫无疑问是造假的天才,钞票、人生、爱情都可以是假的,反正,“只要我们尽量做/装/爱得真一点,不就行了。”

但对被迫成为阮文替身的秀清来说,不公平、不甘心。世上没所谓公平不公平,可永远都不乏有人追求——正因如此,假钞团伙才会出现裂痕,秀清才会成为李问栽跟头的绊脚石,《无双》才会有一个凄凉又浪漫的结局。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