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国40年,我(家)的故事 |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南通发布

·陆 双·

“失眠的闹钟叫醒沉睡的梦,洗漱换装迎接新的悸动。”

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新起点上回望过往,搜寻种种“奋斗”的足迹,我心生感慨:时光甚好,岂容辜负。追梦路上,幸运太多。

我是一名“70后”,老家在废黄河滩边的滨海农村。这里交通闭塞,土地贫瘠。我兄妹六人,上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我和妹妹是对龙凤胎。父亲是教工,常年在外,回家不多。母亲目不识丁,边干农活,边照顾家。四五岁时,家里很穷。三间低矮草房年久失修,母亲常常要为一家人吃什么发愁,即便如此,母亲却很偏心。她自创一法,用纱布袋装米放在粥锅中煮熟,为我和妹妹“加餐”。

一日,父亲悄悄和母亲商量:“在这个家,陆双没前途。已托人在苏南找一户人家,把他送了。”母亲连连摇头,多日哭而不语。后来,此事不了了之。又过数日,父亲从学校回家,满脸开心,说:“陆双有机会了。单位一位姓于的代课教师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考上了大学。穷人家孩子要跳出农门,读书是唯一出路。” 从那时起,父亲常面带威严地告诫我:“不读书,没出路。”

我自幼乖巧。上小学时,读书格外用功,从不要大人们劳神。读初中时,父亲调回村小。村小与镇中相距不远,但中间却有一片坟场,往返学校都要从坟场中唯一的一条小路经过。为了节省时间,我征得父亲同意,只身宿在空旷无人的村小。期间,我爱上书法和画画。静享读书,揣摩书画,乐此不疲。那年中考,天降幸运,我被作为“艺术特长生”保送进了省重点高中——滨海中学。

去滨中的前夜,父亲找我谈心,说:“人穷不能志短。我只管你吃饱饭、不挨冻,学习上的事,全靠你自己努力。”高中三年寄宿学校,我不敢有丝毫懈怠。上课、复习、刷题,写作、练字、习画……我给自己定下一份近乎苛刻的作息时间表。在滨中,我举办了全校首个学生书画印个展,连续3年在盐城书法比赛中获奖,一篇习作在《春笋报》发表,另一作品获全省中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并在《全国优秀作文选》刊发。高三下学期,我一次性通过南师大美术系的书法专业考试,同时获得了扬州大学中文系的保送资格。因学书法花费较大,我担心家庭无力承担,所以最终选择了后者。

父亲为我凑足了上学费用,我独自扛着一蛇皮袋行李,乘车来到古城扬州。扬州,繁华如梦;扬大,名师云集。置身其中,我暗下决心,大学四年绝不虚度,因为人生就业的关口弹指即到。我一边如饥似渴地学习,体悟汉语言文学的博大精深,一边积极参加各类社团,锻炼提升自己的能力。期间,被《中国校园文学》《中国教育报》《扬州日报》等报刊录用稿件80余篇。临近毕业,幸运之神再次垂青。我将求职材料寄到《泰州日报》后,总编辑于国建大喜,亲自回信:“关于你求职事宜,我社党委、社务联席会作了专项研究,一致认为,你的能力与水平已能胜任我社工作要求,我社原则上同意接受你。”与此同时,如皋电视台台长张权去扬大求贤,我成为系主任举荐的第一人选。系主任征求意见,我思量再三,决定扎到最基层,转干电视。

1998年7月,我背着一箱书踏上江海大地。在如皋,我依然心无旁骛,打拼如故。广播、电视、报纸,记录如皋精彩,我力己所长;策划、采访、创优,讲好如皋故事,我倾力而作。在如皋,我见证了城市变迁,收获着事业,成就了梦想,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因为肯吃苦、勤学习、爱动脑,由我主创的电视作品获奖40余件,发表业务论文8篇,曾被授予第四届“如皋市杰出青年”、首届如皋市“文艺名人”称号。

如今,父亲已含笑九泉,母亲86岁仍精神矍铄,过着幸福的晚年。我的儿子已上初三,常常披星戴月,甚是刻苦勤奋。“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梦想不会发光,发光的是追梦的你自己。”我常对他说,一如当年父亲的模样。

与时代同频共振,和发展同心同行。40年,时间太瘦,指缝太宽。俯仰之间,沧海桑田。家国一体,命运与共。心中有阳光,脚下有力量。我们每个人都在改革开放的大幕下绽放出各自的精彩。正如歌曲《越努力越幸运》里所写:“相信越努力的人会走到最后,炙热的双手去拥抱我的梦,荆棘花都盛开了,星星也亮了,我是夜空最亮那一颗。”

(作者系《如皋日报》副总编、专刊部主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