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悠悠,知青40年后再聚首,留下真情从头说|南通发布

那一年,家住南通城区的一批刚刚初高中毕业的少男少女,插队下乡来到原郊区东风公社果园大队,成为那个时代热血沸腾的知识青年。今天下午,当年的知青们在阔别40多年后喜相逢,深情回眸往昔刻骨铭心的燃情岁月……

梨花美丽浪漫如梦似幻

现实的知青生活却艰辛而不易

今天的港闸经济开发区,曾经是原东风公社果园大队所处之地。

“果园大队,名副其实,是以种植果树为主的一个果业生产大队,同时,兼有农业生产任务。”今天(24日)下午,今年62岁的南通市房管局住房保障中心退休干部陈泽,指着自己一直珍藏着的老照片,感慨不已,“40多年前,在东风公社果园大队的一片片果园里,每到春天粉白娇媚的梨花在枝头绽放之时,真的是‘千树万树梨花开’,仿佛走进一片香雪海,实在是太漂亮、太壮观了!“

那一年,陈泽和来自南通城区的60多名兄弟姐妹,从南通城区各所学校初高中部毕业后,响应号召来到郊区东风公社果园大队。

“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就此改变。”抚今思昔,陈泽心潮难平,“当年一起插队的兄弟姐妹,年纪最大的19岁、最小的17岁,对人生、对生活还处于懵懂状态。户口迁往农村,一下子就成了农民。”

果园大队梨花开满天的时候,是美丽而浪漫的;但是,现实生活,却没有多少诗情画意。

“劳动之累、生活之苦,今天的年轻人会感到无法想象。”陈泽说,“我在四年多的下乡插队时间里,参加过芦泾河、东风河、果园河、大寨一号二号等多条河道疏浚工程。冬天,寒风像刀子刮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脸和手都皴裂了,不时渗血。河道挖开后,再接着屯田围垦,简单地说,就是人工挑土打成坎,再用机械设备吹土,积水渗干后再夯实土地。原来的南通市合成氨厂,就是在我们的围垦土地上建成的,包括以后的海港港区土地等等,都有我们付出的心血和汗水。”

最美的青春,在最艰苦的环境中,磨炼出不一般的人生光泽。直到现在,陈泽和他一起插队的兄弟姐妹们只要听到反映那个火热时代的歌曲、观看有关知青题材的影片,仍然会心潮澎湃。

精神生活匮乏仍苦中作乐

《闪闪的红星》成珍贵记忆

插队到东风公社果园大队之时,今年61岁的顾建源和陈泽一样,当年正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干活累一旦适应了,倒也没什么;最让人难以忍受的,还是严重匮乏的精神生活。”顾建源说,“每天干活农活回到知青点的宿舍,感觉整个身体都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被放空了。大队晒场一旦有流动电影队下乡来放电影,那就是我们狂欢的节日。“

陈志敏、陈心慧、丁小萍等知青还记得,看的最多的电影是《闪闪的红星》。当年祝新运扮演的电影主人公潘冬子,成了他们的精神支柱和最难忘的影像记忆。当年插队果园大队的我市知名产科专家宋建华教授回忆说,就连全公社召开知青大会,都会让大家激动一阵子,因为,会上不仅会表彰知青先进个人和劳动模范,有时还会有一些难得的文娱活动,包括放电影。

知青们在果园插队时,都是最好的年华,大家在一起同吃同劳动,感情上擦出火花,便是情理之中了。

“我们这一批插队果园大队的知青,一共谈成了七对,我们就是其中的一对。”今年61岁的金燕萍深情地回忆说,“插队下乡后,我分在二队,我的爱人陈小滨分在五队。我们两个人在劳动中互帮互学,互相产生了好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暗生情愫。当时,我们都不好意思挑明恋爱关系,直到我老公1978年3月到浙江杭州参军入伍后,我们才明确了恋爱关系。所以,我们夫妻俩至今仍然感谢知青生活的锻炼,感恩知青生活带给我们别样的爱情。大家都开玩笑说:我们的证婚人,是知青岁月!“

果园大队消逝在历史长河之中

港闸开发区发展令知青欣慰

今天的港闸经济开发区,英姿勃发。而当年的东风公社果园大队,已然消失在历史的浩荡长河之中,被开发区日新月异的发展所取代。

“我们虽然后来返城到了不同的工作岗位,大家也各自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一直没有忘记果园大队的知青生涯。退休以后有了空闲,我们会回到奉献过青春和热血的难忘之地,追寻属于我们的独特记忆。”著名教育专家、南通中学老校长姚天勇说,“如今,在果园大队上崛起的港闸经济技术开发区,那令人瞩目的发展态势,是对当年知青们付出的青春岁月、最美年华的最好告慰。“

曾在江海晚报和21世纪报系工作多年,又转战百度、腾讯、滴滴的朱平豆这次专门从北京回通,特地去当年插队的地方看了一下。

他发现:昔日插队的农田里,已经长出了欣欣向荣的企业之树,这里已成为全省沿江重点开发的十五大园区之一。一个集科学发展的先行区、率先发展的带动区、和谐发展的示范区的新型经济开发区已呼之欲出。

朱平豆感慨万端地说,希望我们那一代人在知青生活中所汲取的吃苦耐劳、艰苦奋斗作风,还能够在新的历史时期薪火传承、精神永续。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