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想我埋单|南通发布

堂弟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物业管理公司,工作到第五个年头的时候,他打算辞职去北京脱产进修,学习编导专业。

伯母自然不同意,堂弟在这家公司月薪4000元,福利待遇优厚,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发放,放弃这么好的工作去学什么编导,他还真以为自己能成为下一个张艺谋,简直胡闹。堂弟却说从事影视行业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他今年都28岁,如果再不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以后就没机会了。他在物业管理公司做管理,已经没有上升空间,他不甘心以后的若干年继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类似的工作。

伯母让我做做堂弟的工作,别不知天高地厚,趁早打消辞职的念头,谁年轻的时候没有梦想?她年轻的时候还想当空姐呢,不照样在当了一辈子抄表员。见伯母反对如此激烈,我好言好语安抚好老人,准备和堂弟好好谈谈。

还没等我开口,堂弟就向我大吐苦水,责怪自己的母亲怎么就不能支持他一回,让他圆自己的梦想。作为过来人,我理解他,年轻人和老年人的不同就在于梦想的价值不同,在伯母眼里分文不值的梦想,在堂弟眼里价值连城,给多少金银财宝都不换。

我问堂弟:“你的学费准备得怎么样了?”堂弟告诉我,他从上班第一个月起,就开始积攒进修的学费,目前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我笑着对他说:“既然两年的学费都没有问题,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完全可以先斩后奏。”“姐姐,我只凑够了学费,生活费还需要家里赞助,当然这个钱我保证将来会还给我妈。”堂弟有些理不直气不壮了。

我这才明白症结所在,伯母不仅是反对堂弟辞职,不好好工作,还不赞成已近而立之年的堂弟继续“啃老”。假如堂弟去脱产进修,两年之内没有收入不说,两年后收入前景不明,人也到了结婚成家的年龄,伯母那点退休金还真禁不住儿子的挥霍。

堂弟问我:“姐姐,你前年不也到脱产进修了一年吗?”他不提醒,我还忘了,两年前,我从服务多年的老东家离职,到一所大学进修了一年外语。说起这次进修,我也是大费周折,几经辗转才圆了自己的梦想。我在语言方面有些天赋,大学里学的却是新闻专业,读书的时候由于家庭经济条件的限制,一直没有机会深造。奋发努力工作了八年后,我虽然已在管理岗位,仍义无反顾地向上司提交了辞职申请,把早年买的小房子剩余一年的尾款提前还清。在无债一身轻的情况下,我拿着自己的积蓄联系了一所大学,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英语学习,踏踏实实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时下,有很多和堂弟一样的年轻人,有各式各样的梦想,或者是学业事业上的梦想,或者是房子车子的梦想,都希望得到父母的支持,尤其是经济上的援助。之所以和堂弟回顾了我的这段进修经历,就是想告诉他:有梦想没有错,不轻言放弃也没有错,错的是自己没有埋单的能力。谁的梦想谁埋单,不要打着梦想的名义啃老,年迈的父母也没有义务为成年的儿女埋单。

在我的劝说下,堂弟表示他愿意边工作边学习,等条件成熟了再去进修一年半载,走“曲线救国”的圆梦之路。靠天考地靠父母,不如靠自己。有条件,我们要圆自己的梦想,没条件,创造条件,我们也要圆自己的梦想。圆梦的前提是: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