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饺子|南通发布

我一年吃的饺子比别人一辈子吃的饺子都多。

老公和儿子在外地工作,一个人的日子,加上我又是一个不愿把时间耗在厨房里的人,于是一日三餐就不免潦草些。姐姐家住在南通市区,她上有老下有小,每天忙得陀螺似的,但是她总担心我的吃饭问题,所以时不时的抽时间到海安来看我。每一次来,除了帮我洗晒收拾,就是给我烧好吃的菜,特别是要包好多饺子放在冰箱里,留着我慢慢的吃。

我喜欢吃饺子,饺子不仅美味,且有皮有馅、有肉有菜。烧开半锅水,倒进十几个饺子,五六分钟的时间,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饺子就上了桌,特方便。我基本上是每天都要吃一顿饺子,有时甚至一天两顿饺子,真正是百吃不厌。

吃饺子简单,做饺子却烦琐。超市里有速冻饺子卖,可那是流水线的产物,而且加了太多的味精,有一种虚假、夸张的鲜。不像原汁原味的手工饺子,带着做饺子人的心意和情感(饺子店的手工饺子除外)。常见影视剧中包饺子的场景,一家人热火朝天的和面拌馅儿,镜头推近,氤氲的水汽弥漫开来,整个人便温暖起来。

母亲在世的时候,常给我包饺子吃。即使她八十几岁的时候,擀皮儿、剁馅儿和包饺子,一气呵成、干净利落。说来奇怪,母亲若干次手把手教我包饺子,可是我包的饺子不是样子难看,就是下水一煮就皮开肉绽。母亲就笑:“怎么包个饺子就比写文章、教书都难,你还是去看书吧,等熟了叫你。”于是,我就一直都没有学会包饺子。母亲一生操劳,那么大年纪了还忙忙碌碌的帮我打理家务。我几乎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母亲宠得像个孩子。再也吃不到母亲做的饺子了,那份深深的母爱我把它藏在心里。

其实,姐姐的厨艺也不太精,她在自己家通常是给姐夫当下手。可是到我这里来,马不停蹄的做这忙那,光是饺子一次就要包上个十斤、八斤。姐夫要在家陪九十几岁的老母亲,没空来我这里,就在电话里遥控进行技术指导。有时实在不放心,怕我们辛苦做出来的饺子不好吃,就忙里偷闲的专程坐动车来海安,一进门就系上围裙进厨房,等一切收拾妥当,再匆匆忙忙赶火车回去。朋友小杨说,好羡慕我有这么好的姐姐、姐夫。

姐姐担心我饺子吃得腻,就变着法儿的调制不同的馅,荠菜的、韭菜的、青菜的,还有纯肉的等等。我特别爱吃荠菜的,不是人工种植的那种,是自然生长在田地里的野菜。有时逛遍整个菜市场,倒是有卖野的,可是不是太老就是不够新鲜。于是,我们就驱车下乡自己动手挖野菜,累个腰酸背痛,却也能满载而归。野菜馅的饺子煮熟以后,晶莹剔透的饺皮映着野菜的青绿,分外好看,咬一口满嘴清香、鲜美。

亲朋好友都知道我爱吃饺子,隔三岔五地送饺子给我。二嫂包的饺子是另一种风格,皮薄馅大,结结实实的,一个顶俩。朋友小张包的饺子属于创新型的,什么都往馅里放,倒也风味独特。好在儿子给我新买了一个大冰箱,满满当当的全是饺子,什么时候想吃就煮一碗。不仅能饱肚子,也让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