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鸟来仪|南通发布

遇见一位记者朋友。寒暄几句后他说:“还记得我去过你家拍照片吧?”我连声说:“记得记得,不会忘记的。”他说的拍照片,准确地说是拍鸟窝。

那年春天的一个早上,我打开阳台的窗户浇花,忽然发现花盆中卧了一只叫不上名字的鸟。浅褐色的羽毛,脖子处一圈黑白点花,像一根项链,一张尖尖带弯的长喙,一双溜圆的黑眼睛,长长翘翘的尾巴,好可爱的鸟。我打开窗户看时,它飞走了。我差点惊叫起来,简陋的鸟窝里竟有两枚晶莹的鸟蛋,微微地泛着粉红的光。从此,一家三口每天进门第一件事就是看鸟,询问、通报新消息。总是盼着早一天听到小鸟的喳喳叫声。

记得有一天突然变天下起了大雨,看着雨水打进鸟窝打在鸟儿身上,儿子着急,我在家里转来转去,终于想出了办法,拿了一个方便袋,给鸟儿造了一个遮雨棚,鸟儿任我的手晃来晃去,一动不动。可是风太大了,也无济于事,不多时鸟儿的羽毛就湿漉漉的了,我们急得无计可施,先生只好说:“那树上的鸟窝不淋得更厉害吗?应该不要紧吧。”当然事实证明我们是多虑了。

小鸟出世后,记者朋友到家里来拍了照片,配图配文在报上刊发,多年之后每次见面,他都提起我家那个鸟窝,可见他印象深刻。

后来知道那鸟儿就是斑鸠,不是什么稀有种类,同事朋友也还是说这是福瑞之兆。想想平时,一家三口各自忙于工作、学习,是这鸟儿给了我们闲心、闲情与放松的心情,我想,这大概就是鸟儿带来的福瑞之气了吧。所以我在影集里把“有凤来仪”改为“有鸟来仪”,以资纪念。

再后来,我们搬家离开,再也没见过它们。不过,相信它们现在已经有了更多更好的去处。

去年,我在办公室门前的四季桂丛里又看到一个鸟巢,比我的拳头大不了多少吧,迷你又精巧。鸟夫妻也很小巧,头上有一小块儿白毛,查到这鸟儿的名字叫城市白头翁,学名白头鹎,和麻雀、绿绣眼合称“城市三宝”。这对鸟夫妻不是很怕人,时时可以欣赏到它们悠长婉转多变的鸣声。后来鸟窝里就有了3枚小鸟蛋,鸟夫妻开始孵卵,我们经过时都特意放轻脚步,唯恐惊到它们。小鸟孵出来,小小一点,灰不溜秋的,很丑,长大一些后,就有了闪耀的白头,和父母一样洋气好看。

今年开春桂花丛被修剪,枝叶没有原来茂盛。过了春分我就开始寻找白头翁,到放暑假前,依然不见它们的身影,我心中无比惆怅。与女友说起,她是一个音乐迷,推荐我听雅尼的《夜莺》,说这是一首中国味道十足的现代电声乐曲。当耳边响起悠扬、清越的笛声,那分明就是白头翁在树丛间腾跃鸣叫。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