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海东之旅(一)|南通发布

年末的计划,是我从北京,枕书自京都,在中间的韩国会合,作数日之游。在釜山跨年之后,新年元日,经对马海峡到日本。履足之地,终于凑齐东亚三国。

以历史文化研究者的自觉,枕书垄断全部行程设计,我只负责拎包和吃,职责类似白龙马。

第一天:庆州

庆州,新罗古都,被称作朝鲜半岛的西安、奈良。

2018年12月28日,天气晴好,准时在釜山金海机场碰头,接过她递来的一沓韩元,海东之旅拉开序幕。

但是在岁末的严寒季节来,实在不是很好的主意。况且据说我们出发的这一天刚好赶上韩国的特大寒潮。

釜山当日气温零下七度,加上近海的潮湿,两人瑟瑟发抖。在KTX站吃了泡菜猪肉锅,顺利赶上北行的高铁,半小时后抵庆州,打车去民宿。庆州在山里,气温更低。下午三点阳光作赤金色,将枯枝上悬垂的柿子和山茱萸照得玉润光华。然而风号泣于林梢,知道那阳光只是严冬的圈套。

宿处也是枕书所订,之前她说想住传统韩屋。看照片的装修风格,我说跟东北农家乐其实差不多,喜欢粗大的柱子和窗棂,还有木头家居。然而地炕非常火热,令人感动。主人会说一点英语,画很精致的妆,养了两条穿羽绒服的大白狗,对游客毫无戒心。

民宿在大陵苑南边,出来即可见到新罗时代的巨大古坟。其中有1973年发掘的天马冢,出土了大量极为精美的金铜器,包括有天马图案的障泥。这些放到博物馆去看。枕书说,她的一位老师讲,庆州的古坟越来越大,可能是当地人悄悄修大了,显得更壮观,不知是否可靠。

第一站是庆州乡校,韩国儒学传统的象征地。

不知为何,谷歌地图对庆州境内的步行很不友好,仅规划公共交通的路线,而没有步行路线,将我们带到一片荒地。远远看见林子里飘着一条橙红色的风向袋,不明所以。途中还有凶悍的大狗拦路。我安慰枕书说不要紧,礼仪之邦的狗肯定是拴着的,我们慢慢退走,一定安全。

结果狗一边大叫一边撵了出来,枕书惊得一边斥责我“你这骗子”,一边对狗道歉“对不起,我们走,我们走”,飞快撤退。

绕过荒林下的矮墙,原来之前望见风向袋所在就是乡校的射礼台。据说乡校平日还有传统礼仪展示,所在的校洞村也是韩国民俗旅游的名胜。我们来的时间太晚,除了门口一条大白狗守门,诸仪欠奉。

在新罗时代,这里是国学,地位类似国子监。李朝时转为地方学校。旧的建筑在壬辰倭乱时被焚毁,如今的明伦堂、东西配房、祭祀孔子的大成殿,都是17世纪重修。朱柱素壁,斗拱和门涂作青绿色,是很传统的建筑配色。进门有一口石砌古井的遗迹,大概是早期的遗留。明伦堂两侧有松鹤、牡丹的屏风,后面堆叠矮几,想必就是复古仪式的道具了。大成殿并未开放,只能在门外远观。

经历过社会结构和意识形态剧变的中国人,也许不容易理解儒教传统对韩国社会的影响。2004年,韩国政府计划废除“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的户主制度时,还引起了号称“一千万儒林”的儒道会强烈声讨,认为这是礼崩乐坏的亡天下。不惟国家命运要就此墮堕,世界也将失去仁义礼仪的灯塔。其中2004年9月15日成均馆儒道会举行的声讨大会所在地,就是这庆州乡校。2005年2月,韩国宪法法院终于宣布户主制违宪,成均馆立即发表声明,指出此判定乃是最坏的误判。韩国儒林也批判说,这是反历史、反民族的错误行为。

明伦堂东面西向的墙上挂着韩国国旗,右侧赫然挂着“三纲五伦”,可以想象成均馆儒道会昔日在此抗议的情景。枕书将堂上牌匾拍了一遍,表示要获得“历史的临场感”。

出乡校,计划的下一步是去国立庆州博物馆。穿过王陵、鸡林、瞻星台,天色已暗。路程虽不远,但狂风削骨,两人冻得寸步难行。慌忙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国立庆州博物馆,在车上暖气里缓过半条命。

博物馆距离六点闭馆只有半小时,门口的姑娘看两个外国人,挥挥手免了领参观券的手续,让我们赶快进去。途中经过韩国国宝的圣德大王神钟、高仙寺遗址迁来的三层石塔,都来不及瞻仰,直趋历史馆,迅速跳看了一遍三国到统一新罗时代文物。水晶饰物和黄金器都极尽精美,玻璃盏形制花纹,与中国、印度同时期的玻璃盏大体一致,都是从西亚和中亚地区传来,可见跨越大陆的文化交流和贸易。树枝形状的黄金头冠,据推测是受到草原游牧民族萨满信仰的影响。我与她的趣味不甚一致,一会儿就走散了,后来看各自拍的图没有很重合,正合适。

我对展厅内一件公元三至四世纪的铁制板甲颇感兴趣,以大铁片铆接成块,与中原铁片串联的札甲不同,是当时日韩特色的甲胄形制。还有公元五世纪的一个骑马人物形角杯,肩直刀,左手持盾,马具装,亦可见到此类铠甲夸张高耸的领铠。

未及看到枕书念念的佛教美术展品,博物馆就播放了送客音乐。

出馆天已全黑,门口有一排出租车,司机迎上来。枕书劈头用英语问,请问您会英语吗,会日语吗?司机连连摇头,全是韩文。这时她又说了几句可怜的韩语,司机突然连连点头,让我们赶快上车,顺利出发。

我小声问她说了什么,她说:“我们想吃饭。”真是一句重要的话!

司机把我们放在了灯火热闹处,又与枕书交流了一阵。枕书道谢后,大手一挥,领我下车。

“你们说什么?”

“司机说这几家店都一般,更好吃的店还在前面。我觉得这里离我们住的地方近,就算了。”

我表示赞同。

那么,具体是去这里的哪一家呢?两人面面相觑,难于作决定。枕书踯躅,突然指着前面一家小饰品店说:“我们去那边随便买个纪念品,然后结完账趁机请人家推荐个本地好吃的饭馆,怎么样?”

连赞英明,二人就这样进了店。是一家手工饰品店,风格都很朴素,柔光之下尚可一观,拿在手里就太粗糙。枕书徘徊再三,几乎把每一件都看了一下,能体会到她不想让小饰品店主失望的好意,以及为了吃饭所付出的苦心。最后她有点崩溃,随便一指:“好好,就这个吧!”

“有点太土味了吧?”我还想再挑挑。

“都差不多,快进入正题。”她指示。结完账,就看她盈盈笑着,照着google翻译,上前问店主小姐姐:“我们是来庆州旅游的,旅馆就在这儿附近。我们想吃晚饭,附近有没有您推荐的家庭料理?”

小姐姐连连点头,告诉我们,附近711楼上有一家。

“有マッコリ(韩国浊酒)吗?”枕书又问。

小姐姐看了看网页,点头:“有!”

枕书大松一口气,我们连连道谢离开,直奔附近的711。

果然是一家家庭菜馆,客人不少,基本都拖儿带女,异常热闹。枕书点了烤鸭子套餐,我点了牛肉粉丝锅套餐。两人喝上了她喜爱的マッコリ。她叹息:“糟糕,这个牌子没有很好喝。”

“我觉得还行。”

“那是因为你没喝过好的。”

“饭还是很好吃的!”

“也是。”她很高兴,喝完了那瓶浊酒。

饱食后下楼,在711买生活用品。老板娘用熟练的汉语指着酸奶说:“买一送一!”面色不甚友好,似乎对我们这些不了解当地促销规则的游客颇为不满。枕书迅速又取回一盒酸奶,顺利结账离开,回到有地炕的温暖住处。

这是在韩国的第一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