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和南通书画家吴之安朱漱梅秦能侯德剑等的交情|南通发布

新房装修好了,总得挂点书法绘画,以附庸风雅。首先想到的是吴之安的小楷书法《滕王阁序》。

上世纪90年代初,吴之安在市委办工作,记得巿里搞书法绘画作品展,他有一幅书法参展,是南宋虞似良《横溪堂春晓》中的两句古诗:“东风染尽三千顷, 白鹭飞来无处停”。说好展出结束时这幅书法送我,未料这幅书法不翼而飞。吴老先生为了表示歉意,让我提要求,尽量满足。我当然知道,吴之安的特长是小揩。据说50年代专区政府出布告,基本上都是吴之安手写的。因此,他也练出了一手好字。于是我说:给我写幅小楷吧。

“写什么內容呢?”“初唐王勃的《滕王阁序》。”我的要求使吴之安直抓头皮:“这得多少字?”“全文954字,不用标点符号约717字。”(看得出早有阴谋吧。)

一个星期后,吴之安把王勃的《滕王阁序》小楷书法给我捧过来了。历代书法大家都有“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功夫与境界,吴老先生也不例外。这幅《滕王阁序》小楷书法看上去意到笔随,一气呵成。给我的整体感觉是势如破竹,痛快淋漓,纵横挥洒,满纸云烟;仔细品味却行体苍劲,温润秀逸,稳重老成,意态生动。这幅书法作品早已裱好装在红木镜框里放在老家已有20多年了,只待新房到手,便可登堂入室。

这幅《滕王阁序》写好,吴之安就退休回老家四安了,总觉得欠他一个人情。2014年中秋时节,正好几位朋友戴致君、张廷栖、赵鹏、杨树德、单志浩等相约,去看望87岁的吴之安,我想正是还人情的好机会,预先说好我来请客约吴之安和他夫人徐泽霖中午吃饭。见我们来看望他,吴之安用刚煮的毛芋头、花生来招待。还说年纪老了小楷写不起来了,草书还行,应允为我们每个人写一幅,自报内容……等我请他俩出去吃饭时,他俩却一口回绝,说还是在家里吃饭习惯,已经准备好了……看来这个人情是还不掉了。

几天后吴之安给我写的书法请人带来了“无愧无悔 我行我素”,真是“有愧有悔、又愧又悔”啊!

说来也巧,我贷款购置了新房,正是我退休之时,又逢我孙子多多出世,可谓三喜临门吧!总得纪念一下。我想起了请朱漱梅写幅书法庆贺三喜临门,当然主要是孙子。于是我写了4个字:“多多亦善”,请人带给朱老先生。说明一下,多多是我孙子的小名。话说朱老先生收到字条,随即打电话给我,问这个“亦”字,上面是一点,还是两点?我懂他的言下之意,便解释说“韩信将兵,多多益善”,这就是越多越好的意思;而我这个“多多亦善”,则是多了还要“善”,达到“上善若水”的境界。朱老先生听了连连说:出其不意有新意。

我与朱老先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还是先认识他的两个双胞胎外孙女郭鸿和郭鹄的。这两位小学生的书法在市里参展并获奖,当时作为报社记者的我去她们家釆访,见到了仙风道骨的朱漱梅老人家。我知道,“鸿鹄”有高手指点,才能遨游于书山之上。那时1982年,朱老75岁。

后来我们就有了来往,知道他的老师是于右任、王个簃等大师。读朱漱梅的书法,既有于右任神韵超迈、雄强生风的气势,又有王个簃平稳协调、自然流畅的意境。朱漱梅注重静中寓动,讲究枯湿变化,给人以高逸劲拔、绵里藏针之感,从而形成了自己浑穆厚重、沉凝飘逸、笔势放纵、顾盼生姿之风格。他送给我不少书法作品,包括1998年入党,也把“今日光荣能入党,心中快慰何如之,更喜晩年圆宿梦,发挥余热莫嫌迟”的感受抄录赠我。我也投桃报李,写了一篇文章《准百岁书法家——走近朱漱梅》刊登在《南通今古》杂志(2005年第3期)等报刊上。看来朱老先生对这篇文章比较满意,在他100岁出专集时,竟然把此文题目去掉一个“准”字,作为他专集的代序,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与秦能说话比较随便,因为我和他是老同学、老邻居(唐闸人),他在报社也工作了一段时间,我们还是老同事呢。我打了个电话给他,说我新居已装修好,想买他一幅书法挂挂。秦能笑着说:“谈钱骂人!”几句闲话后,言归正传。他问我是要他现成的,还是出题目另写。于是我报了内容:“志勤禅师偈语:青山原不动 浮云任去来”。

秦能。

为什么这幅偈语要请秦能写?因为秦能的书法有特色,有个性,有意境,有禅味。我见过秦能的一些书法作品,比如万法皆空观自在、孤舟听雨、清气养兰、源远流长、敲诗赏画、音听迦陵、欲说还休、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作品醇厚古雅,笔墨纯正质朴,在多年砚田的辛勤劳作,及对大美之境的心慕手追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简约静穆、端庄厚重、朴拙稚趣的风格,在书坛独树一帜。正如巿书法家协会主席丘石《味醇韵远能者书——品秦能书法》,用了5个词:淳朴、醇和、醇厚、醇化,概而言之,醇美也!

书法不少了,还缺画儿。有幅通州画家邱志新送给我夫人的《风中牡丹》,我是欢喜的:几朵牡丹或远或近,有高有低,亦深亦浅,忽大忽小,虽画在纸上,还是感受得到轻微的风动感。特别是花丛中两只飞舞的蜜蜂,不时送来似有似无的花香。这算一幅。似乎还缺一幅在室内领衔挂帅的画。

忽想起好友侯德剑,时任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侯德剑属牛,爱画牛,且自称牛人。然而他并没有牛气凌人,更像是勤勤恳恳的老黄牛,而且俯首甘为孺子牛。我家夫人属牛,孙子属狗,家人还有两位属牛、一人属狗,于是我随即找到侯德剑,请他为我孙子画幅“牛狗图”。侯德剑一听笑了:“三天后来拿画,包你满意。”

认识侯德剑时约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当时觉得他是连环画的专家,我还买了两本给儿子看。侯德剑知道后就送了几本给我。

总得报答一下,正好友人张俊发在联系购买紧俏物资华生牌电风扇,顺便给德剑老弟也搞到一张券。本来这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未料20多年后我去文联美术家协会取“牛狗图”时,侯主席竟然告诉我:华生电风扇他还在用!是否象征着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牛狗图”是我说的俗名,侯主席的画题就大雅了:《逍遥游》(不知他知道不知道我的笔名之一是任逍遥?)。从画面上看,一人一牛一犬。画家运用遒劲的笔法和精微的设色,把人、牛、犬刻画得十分生动,表现得真实自然。主体是牛:弯月眼,柳叶眉,细骨角,起步轻捷,头部前昂,驯顺徐行,且披红挂绿,看上去是母牛,或称“女神”;主题是犬:英俊坚毅,气质不凡,且有一把胡子,在前面引路,老狗识途也,应该是当家人;主角是人:小儿佛耳,赤脚丫子,端坐牛背,还跷起了二郎腿,洞笛横吹,胸中自有成竹,潇洒骑一回,放任逍遥游,胜似闲庭信步……全画结构准确,透视关系合理,勾线用笔粗简得体,而又富有变化。

画人物连环画起家的侯德剑如今是牛人大家,其实他还擅长唱歌。我曾参加德剑女儿的婚礼,他一曲《东方红》,唱得地动山摇,至少可与陕北民歌高手阿宝媲美,不仅悦耳、赏心,简直是牵魂啊!闲话,就此打住。

此外,我还曾请魏武为我写过禅诗,请杨谔写过鸿运当头……有次相聚,报社老同事袁峰送我一老虎头画,还答应画只虎给我。后想想我家也不是白虎堂,还是画幅《唐代仕女图》。但愿袁峰能看到这篇文章。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