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家乡的民谣唱响70年的变迁|南通发布

我的老家在世界长寿之乡——如皋市县城西南的江安镇。那里是老解放区,农民勤劳、朴实,爱憎分明,对他们感兴趣的人和事,就会随口编个顺口溜儿,再经过无数人的口口相传,不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最后就变成了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民谣。唱响家乡70年的变迁,反映着不俗的艺术情趣和劳动人民的集体智慧。我就是听着、跟着大人学着一个又一个的民谣长大的。

我的家乡有一条古老的洛马河直通长江,河南岸圩田地区地势低洼,宜栽水稻,老岸地区高沙土,只能种植玉米、花生等旱作物,圩田人主食大米,而老岸人则以面食为主,伴以红薯充饥。于是,老岸人羡慕圩田人有大米吃,圩田人又眼馋老岸有品种多样的杂粮。

当圩田地区水稻成熟收割时,家中大人就会带我们去圩田拾稻穗,于是圩田人就叽笑我们,有民谣为证:“老岸人脚跷啊跷,到我圩田拾瘪稻,不管它们瘪不瘪,拾点儿家去过过节。”

同样老岸地区旱粮收获时,圩田人也想尝尝又甜又粉的番芋(红薯)的味道,也会跑到老岸来挖掉落的细番芋,只有手指粗的细番芋,我们称番芋筋。当我们在田里打猪草或干其他农活时,只要看到圩田人来挖细番芋,我们三、五个儿童就会齐声喊大人教会我们的民谣:

“圩田人脚轻啊轻,到我老岸来挖番芋筋,不管它们筋不筋,挖点儿家去尝尝新。”

当然除了相互挖苦,朴实的农民更多的是赞扬。那时,我有个姑妈嫁在圩田,她也有时送一点大米给我家,每次不管多少都是我的特供。如果不上学,也就直接带我去,我也不问锅里有没有,首先让我吃个痛快,那时我就喜欢往姑妈家跑。

记得老岸人称赞圩田人,款待宾客的民谣是这样的:“老岸女人手指尖,摊的摊饼照见天,吃得嗓子起了烟,还不成吃到主家半升面。”

同样,老岸人去圩田作客,吃到香喷喷的白米饭,也会赞不绝口:“圩田女人真漂亮,煮的米饭油光光,吃饱肚子不算账,带点家去伢儿尝尝。”

刚解放那会儿,百废待兴,农民的生活也十分艰苦,一听他们的民谣便知:“吃起来吃点点儿,做起来当小牛儿,发的“供应”骗嘴皮儿,发的布证做裤头儿,发的油只够擦锅其儿,饱顿饿顿不稀奇儿。”还说:“一碗薄粥喝到底,三粒粯子两粒米”,还说:“早上番芋茶,中午动手拿,晚上还是它。”……

在党和政府带领下,兴修水利,削平高沙土,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斗,所有的农田都成了排灌自如旱涝保丰收的良田,既可栽水稻又可种旱作物,老岸圩田一个样了,生活真的一天比一天好了,那老百姓的民谣就变成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不愁吃穿,“三转”“一响”。出门坐汽车,说话用喇叭,感谢好政府,感谢共产党。

家乡的人民,除了说时代的变迁,吐露自己的心声外,茶余饭后,他们也会吟唱自己的生活情趣,表现不同时代自己的形象,如:“东南风起暖洋洋,插秧田里好红娘,青蓝裤子雪白膀,既插秧来又招郎。”他们有时候也喜欢唱山歌,用山歌来抒发自己的情感:“我的山歌不叫多,旮旯里扒扒好几箩,拿到风口扬一扬,瘪子少来饱的多”;“结识姐儿场靠场,天天晚上来乘凉,手拍凳子叫郎坐,一人煽风二人凉。”

改革开放前,人们的文化生活十分贫泛,尤其是农村,连电影都要几个月才能看到一次,而且大部分是外国的,连国产故事片都很难看到,他们的歌谣是:“电影里头没舍好,越南的飞机大炮,朝鲜的哭哭笑笑,中国的新闻简报,没看头、全白跑。”他们说改革之前的个别领导干部:“通不通三分钟,不通来阵龙卷风”;“春天撒个谎,秋天得个奖,来年升个长”。

改革开放初期,大家都想快速过上好日子,再听他们的民谣:“农民要致富,少的是门路,愁的是销路,难的是技术,缺的是资金,盼的是服务。”

改革开放后,一系列致富奔小康的举措,让人们获得了真正的实惠,他们发自内心又有了歌谣:“心中记着邓小平,遇到问题学理论”;“改革开放把家乡面貌改,工业农业都不赖,粮食年年大丰收,家家都有余粮卖”;“小康的生活赛神仙,与时俱进谱新篇”;“大家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来赞美,城市文明形象美,农家小院新姿美,吃穿住行都不愁,小康生活多甜美。”还有,如皋人说自己的长寿文化:“如皋人民情满怀,健康长寿树品牌,安分守已度时光,常怀一棵好心态,城乡处处有寿星,数代同堂春常在”;“烟台的苹果莱阳的梨,比不上如皋的萝卜皮”等等。“习大大真伟大,中国梦美如画,一带一路通全球,全面小康富万家。永远跟着共产党,时代颂歌满天下。”

我家乡的父老乡亲,虽然识字不多,往往口无遮拦,但他们能辨是非,能知你我,他们的生活好不好,过得幸福不幸福,一听他们的民谣便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