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 说爱你 | 看这三对“双医”夫妻的别样爱情|南通发布

5月20日,一年一度的网络情人节。当很多夫妻、情侣手捧鲜花一起吃饭聊天、看电影的时候,南通六院病理科主任尹中波和他的妻子——控感科的季楠依旧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对他们来说,在同一层楼里上班就算是一起过节了。


在六院,像他们一样奋战在医疗战线上的双医职工还有很多。这个情人节,他们不能陪伴爱人与家人,或在ICU里抢救病人,或在急诊室奔忙,或在换台手术间隙匆匆扒两口便当,日以继夜的值班守候。共同的职业,让双医夫妻间爱的情愫更多的来自于对彼此职业态度的肯定和欣赏,共同的信念和追求让他们一路走来相互理解、相互扶持,白大褂是他们一辈子的情侣装。 


尹中波 病理科主任

季  楠 控感科科员



14年前,他们在一次医院业务培训时相识相知,一路走到双医家庭。“结婚这么多年,数得过来的几次送花。不过,只要有时间他都做饭,算不算浪漫?”在妻子季楠眼里,丈夫尹中波幽默、爱家,生活中是个慢性子,但是一上病理室做病理取材、切片、冰冻、再到显微镜下看病理出报告,这速度就像开了挂,20分钟甚至有时候15分钟就能完成,既快又准。同行们说这两个数字都是很牛的记录。也正是因为此,她对他无比崇拜。“是个完美好男人!”这是季楠对丈夫最浪漫的评价。


拿过科技进步一等奖、自然科学学术成果一等奖,是辽宁省阜新市医学会病理分会主任委员,经尹中波的手落锤定音的疑难病理诊断不计其数,口碑极好。去年3月,他作为高层次人才从辽宁阜新市最大的三甲医院被引进到南通六院,妻子季楠也一同前来。


在尹中波眼里,妻子季楠也是他的“小确幸”。“她是病源微生物学和工商管理学双硕士。”提起妻子,尹中波的音调里有压抑不住的自豪,“我媳妇儿这人在工作方式、办事能力方面都比较有策略,学习能力强,一丝不苟,待病人对同事都很和气热情,对家也有责任感,家里孩子主要都是她在照顾。”尹中波坦言,周六周日他经常加班,平时也不能准时下班,医院里肺部结节、肺部肿瘤、甲状腺、乳腺、胆囊、结直肠还有妇科手术比较多,病人躺在手术台上,他们必须尽快给出准确的病理诊断。对于患者而言,病理科的一纸报告便是患者的“生死判决书”;对于临床医生而言,病理科的诊断决定了手术的方式、治疗的方案和预后判段,来不得丝毫疏忽。“这么多年,别说情人节了,就是节假日都少有时间陪她。像我这样的,也就我媳妇儿能包容支持了,大家都在医院上班,能够相互理解,还能够一起探讨。”尹忠波笑着说。



陈永权 呼吸科12病区主任

管文婕 消毒供应室主管护师


   

陈永权是南通六院呼吸科12病区主任,妻子管文婕是消毒供应室护士,这对伉俪已经风雨携手走过了33个春秋。自称“老夫老妻”的他们比起小年轻,少了些花前月下,多了些琴瑟和鸣、夫唱妇随。


提及丈夫,妻子眼里满是爱和崇拜,“老陈这辈子救过多少人,我估计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他总说要为病人抓住最后一线生机,有1%的希望也一定尽100%努力!”管文婕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次医院组织出游,负责开车的司机下车后,忽然倒在车门边,由于当时倒下的样子很像是在查看车况,大家并没有在意,但老陈一眼就发现了不对劲,走近一看,司机已经没了呼吸。幸亏抢救及时,司机成功获救。


不过,管文婕对丈夫也有些“埋怨”:前年,老陈总是熬夜,极度劳累导致眼压升高,眼科医生表示,再不好好治疗休息就可能会失明。他自己也是医生,生了病却不遵医嘱,最后还是家里人连哄带骗带逼迫他做了手术。可没等出院,一只眼睛还没拆线,他就又跑去手术室给病人做气管镜了。


陈永权所在的呼吸科是医院重点科室,病区里的床位常年处于饱和状态。病人一多,加上他责任心又重,一年12个月里几乎有10个月是需要加班的。“他经常睡不了整夜觉,一接到科室的电话,就立即披上衣服走了。”妻子管文婕说,丈夫为科室的顶梁柱,重心都是在工作上,自然操持家务、照顾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了她身上。


陈永权坦言,自己这么多年对家庭的付出确实不多,而妻子的消毒供应室岗位也不轻松,感染风险高,工作强度也很大。妻子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要兼顾家庭,真的很辛苦。话席间,他们相视而笑,33年的相濡以沫尽在一往情深的凝眸里。



殷建飞 ICU主治医师

王微微 消化内科主治医师



作为典型的“80后”夫妇,丈夫殷建飞是六院重症医学科一名年轻的主治医师,妻子王微微是消化内科的主治医师。从2008年相遇相知到现在算起来已有11年。王微微说:“当时他做事沉着稳重,三观很正,和他在一起特别的踏实。从恋爱到结婚生子也是水到渠成、波澜不惊。”


“虽然在同一个医院上班,但ICU是封闭式管理,两个人还是碰不到面。最享受的就是抢救完病人下班时,老婆来接我回家的一刻,多少辛苦疲惫都没了......”殷建飞笑着说。


“他忙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吃饭,顾及不了自己更顾及不了家人,有时候给他送饭也顾不上吃。”因为了解,所以理解。同为医生,王微微对丈夫的工作状态感同身受,她所在的消化内科也是非常忙碌,下班能一起走是两个人最幸福的事。“我经常跟他调侃说,我们俩爱上了同一个对象,我嫁给了医院,他也娶了医院。”


在普通80后夫妻谈论着柴米油盐时,他们回到家更多的话题是“今天收治了怎样的病人”、“危重病人的抢救”、“疑难病例的讨论”、“病历的书写”以及“如何平安度过夜班”等。虽然在同一家医院,但夫妻二人平均每5天一次的轮值夜班让他们甚少谋面。他们觉得亏欠最多的还是5岁的女儿,这正是学龄前需要父母陪护的年纪。女儿有时候会失落地和妈妈撒娇,“我会告诉她,爸爸妈妈需要去医院帮助那些生病的人。孩子时常掉着眼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到这些,夫妇俩的眼睛里满是愧疚。


在殷建飞眼里,妻子王微微工作认真,随和开朗、正直善良,是不可多得的好妻子,多年的相处两人之间的爱情也已升华。他说,平淡是两人爱情的基调,也是感情的真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