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马国福的理想国:住在一湾江水的臂弯里|南通发布

作者:马国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家)

我喜欢一副对联:“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杯茶去;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快拿壶酒来。”这副对联将生命入世与出世的两种精神完美打通,有一种人生的通透之美。

生活不要苟且,要寻找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在这个陀螺一般飞速旋转的时代,我们都希望自己慢下来,慢下来遵从自己的内心,慢下来拜自然为师,结草木为友,登山观海,寂然远行。慢下来的方式有多种,窃以为最理想也最容易实现和抵达的途径莫过于安宁读书修身、或潜心艺术聚神、或造访山水留情、或师古传统养性、或纵情自然拈花一笑,在拈花一笑时与天地山水神会,打通生命智慧的任督二脉。

时代繁华时有浮躁缠身,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一个理想国来沉淀过滤这种时代的漂浮物。让我们慢下来、静下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小径分叉的花园。

一个周末,朋友带我们到岛中岛——位于开沙岛上的拈花养心岛游玩。从南通市区出发,上高架,顺着沿江公路,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位于长江边的拈花养心岛。车上,我对这个诗意的名字一直很好奇。心想究竟是何人,以如此带有佛家智慧和诗意的文字命名这个地方?尽管我们时常把“拈花一笑”挂在嘴上,包括我在内,真正能通晓出处和用意的估计不多,遂查了一下这偈语出处。这个词出自宋·释普济《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原来这看似通俗的语言有深层之寓意,它指彼此默契、心领神会、心意相通、心心相印。

抵达拈花养心岛,我像一个孩子似的,不由得欢呼起来。岛四面环水,四周全被茂密的树木怀抱起来,碧水静流,鸟鸣啾啾,白鹭如一页信纸飘摇在苍穹之下。碧水、蓝天、树林、花木,在这里绿是最大的帝王,鸟鸣是绿色的,空气是绿色的,呼吸也是绿色的。几幢白墙黑瓦的房子如几本词典,安静地卧在岛上,等着游客打开。院子里芳草萋萋,杨柳依依。时有轻曼悠然的曲子从埋在地下的音响中袅袅传来,飘缈的音乐声中,似乎自己的脚步也轻了许多,有一种隐入世外桃源的感觉。

岛主安排我们坐在河边的走廊里喝茶,茶桌是一根整木大树,自然、古拙,纹理很美。茶是新茶安吉白茶,水是好水矿泉水。廊檐下旁是一条碧绿的河,只见游鱼嬉戏,追东逐西,天真烂漫,一幅人间烟火的样子。风从江边涌来,穿过林梢,停顿在廊檐下,茶香氤氲,我们听风凭江,想着下雨的日子,在檐下读书吃茶,看雨帘如注,一汪绿色通天地,彼此不说话,江阔天空,神游苍穹,做一日神仙,抵十年尘梦。

和岛主闲聊中出乎我意料的是主人和管理者竟然是两个在美国留学多年回国创业的90后,当我得知陆总、丁总两位的年龄和经历后,由惊讶变为惊叹!在学识面前、经历面前,我们不得不服文化的力量、思想观念和格局的力量。他们介绍说现在长三角等地很多精英、白领、高管来这里度假上课修身,课程有国学、瑜伽、管理、祈福等传统和前沿知识,教师都是从国内外请来的行业顶尖人才、学者教授。岛上课堂以绿色养生为特色,凡是前来学习的学员都提供素食和住宿。听两位真性情的主人给我们讲解他们和家族的故事,讲自己在国外一个人孤独打拼打工的人生经历,真没想到这么隐逸的地方竟然隐藏着如此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和能量。

如果住在这里就是住在一片绿叶的呼吸里,一湾江水的臂弯里,一片草木的肺叶上,住在一首诗的宁静隐逸里。没有喧嚣,远离尘梦,修身修心,参道自然,真正做到天人合一。这不就是我等俗人清除俗念所向往的理想国吗?

几棵近百年的银杏树稳稳地扎在地上,镇守着这里宁静悠然的秩序。午后我们在一块高地上的养心亭小憩,亭的四周可供十人落座,中间有茶桌,我们想着在中秋之时邀三五好友前来赏月,天地空旷,乾坤朗朗,山河故人,杯酒秋风。而此刻春风拂面,花香阵阵,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情溢于海。时光仿佛在此驻足定格,只有风吹过,只有鸟驮着天空的书信,在风中在花枝上梳理羽毛。

坐在亭中我不由得想起在南通如皋一带生活过的清代大文人雅士李渔题在且停亭的对联:名乎利乎,道路奔波休碌碌;来者往者,溪山清静且停停。如果把李渔的这副对联刻在这亭子里岂不更有渊源和妙境?

素食则气不浊,独窗则神不浊,默坐则心不浊,读书则口不浊。尘世中奔走追逐的我们,从容入世不易,清淡出尘更难。每天,我们在纷繁的生活中困顿着、烦恼着、矛盾着、徘徊着、计较着,越是计较烦恼越多,烦恼越多,牵绊越多,牵绊越多,慢下来清空自我、修复自我的可能性越小。

拈花养生岛是大自然的课堂,哲学的课堂,管理学的课堂,修身学的课堂,素食绿色的课堂,且让我们不忙乎,不名乎,不利乎时且停亭。

(上图拈花养心岛,彭常青摄影)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