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师托尼的经营秘诀和快乐生活|南通发布

小区里,新开了家美发店。店里只一个美发师,叫托尼。

其实,小区里并不缺美发店,大大小小的,有五六家。别家店,门脸漂亮,霓虹闪烁,靓仔穿梭。托尼的店,被两旁的水果店、鲜花店裹挟着,灰头土脸。别家店的美发师,发型千姿百态,颜色千奇百怪。托尼呢,浑身找不到一点时尚元素!店名也土,叫“秀剪”——改成“Show剪”,也能有点逼格不是?

这样的托尼,能有多大的竞争力哟!

一开始,托尼门前,确实冷落。偶尔有人光临,也都是些怕被发屋靓仔们宰的老头老太。却也不见托尼发急,倒是悠闲地提把洒水壶,给店里店外一溜的花草浇水。

机缘巧合,有天我进了托尼的店。十分钟前,我刚从另一家大美发店里逃出来——一个裸胸翘臀的靓仔美发师撩起我的头发,想撺掇我染头发吧就直说,偏要说我的头发黑得太不自然太不像话!

进门后,我惊诧了一下下——三张椅子上,都坐满了人。这三个女客,显然彼此相熟,是相约了一起来找托尼做头发的。一个正在做冷烫的女子发感慨,说托尼啊自从你的店从学田搬到这,我们仨换了好几个美发师,横竖都不满意。只好巴巴地赶十几里路来寻你!

托尼笑,右侧梨涡若隐若现:“十多年的老主顾啦!”

另一个直发女子划拉着手机屏查房源,远远地扬给托尼看:“害得我都准备把房子换到你这了!”

托尼再笑,笑得另一侧的梨涡也活泼泼地探出头来:“热泪欢迎啊!”

“反正,托尼,你到哪儿,我们就追你到哪儿。”那个一直没有发言的女子结论道。

“你想做个什么样的发式呢?”托尼忙完手里的活,问我。我望着那三个一眼看不出年龄的气质超好的女子,放心地说,你看着办!

托尼就搬正了我的头,前前后后地细看。足足研究了有5分钟,才快步走到里间,拿来一本美发杂志,翻到其中一页,说,这个,适合你。

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适合。

渐渐地,托尼的生意好了起来——便是我这样的新主顾,不但从此自己做了回头客,而且还将自己的三朋四友一并介绍了来。三朋四友们只要去过一次,无一例外地又会将他们的三朋四友带过去。没办法的呀,托尼的顶上功夫,就摆在那里!

技艺过硬的美发师,肯定不止托尼一个。但托尼博学啊。说起来真让我汗颜,有些时候,在托尼面前,我都感到很气短。一个美发师,怎么会懂那么多东西呢?天文地理、五行八卦、新闻时事、股市行情、流行音乐、热门影视……似乎就没有托尼接不上的话题。

“别看我店小,是个学习的大课堂哩!”托尼坦言,他的客人中,上到教授学者,下至贩夫走卒,各式人等,皆有,“他们,都是我的老师!”

所以,当有一天我在托尼的朋友圈里发现他点评中美贸易战时,我一点都没觉得奇怪。这才是博学的托尼该有的模样。

这样的托尼,怎么就不带几个徒儿呢?替替手也好啊!问托尼,托尼说:“做美发师,一颗心,一定要沉潜得下来。”托尼以前带过几个男孩子,心野,少有能待得住的。费心费力地教,好不容易快要出师了,有了新的机会了,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我带徒,宁缺毋滥。”

托尼的老婆,呆在沭阳乡下,一年里,难得到南通来待几天。我见到过一回,个儿高高的,烫着很时尚的短发,美得很喧闹。人却极慵懒,喜欢靠在沙发上修大红的手指甲。偶尔帮客人洗下头,下手不知轻重,有几回差点把客人的头皮挠破。到了饭点,不做饭,点外卖。

与托尼熟悉得可以随便开玩笑了,曾口无遮拦地问:“这么漂亮的老婆放乡下,你放心?”

托尼叹口气:“她不愿来。我不怪她。丢下工作,从头再来,房子要买,孩子要读书,生活压力,太大。老婆是用来疼的,不想逼她。”

我也叹口气:“你们这样长期分开,终究也不是个事啊!”

不缺憾,不人生。太多的人,心有不甘,却缺乏打破与重建的勇气。于是,委屈自己,向生活妥协,与缺憾言和。

真好,托尼是个敢于对丧偶式婚姻说“不”的人。

一个新面孔开始出现在托尼的小店里。也是个来南通打拼的外乡人,有自己的生意,但只要腾得出手,必会陪在托尼的身边,手脚麻利地帮客人洗头、吹头,或者在里间的小厨房热热闹闹地烧饭。

也没过太久,店里多了一只婴儿车,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女婴眼睛滴溜溜地跟着托尼转,嘴里一声声地喊着“爸”。

托尼就一声声地应:“哎……”

小女婴就咯咯咯地笑。

那张小脸蛋上,也长两只梨涡,一只深,一只浅。

真叫人满心欢喜!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