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发布记者独家探“花岛”,揭开“玫瑰庄园”的神秘面纱|南通发布

“茶芗从臾访栖真,闯户蔫红绝可人。不逐群芳更代谢,一生享用四时春。” 月季,被誉为“花中皇后”、“中国玫瑰”。初夏时节,正是月季怒放的最佳光景。

▲视频欣赏

这几天,不少前往崇明岛休闲度假的市民会欣喜地发现,在岛上的海门市海永乡,这里数十万株、200多个品种的月季花长势茂盛,红、黄、粉、白甚至渐变等各种颜色应有尽有。特别是“树状月季”、“古桩月季”,通过特殊的嫁接技术造就了“树上开月季”的奇特景观,吸引了沪通两地众多游客来访,进一步扮靓了这座生态“花岛”。

上海老汉岛上扎根十年,成功打造“树上开花”奇观

5月20日下午,乘坐崇海汽渡,1个多小时,我们就从南通市区来到了位于中国第三大岛——崇明岛上的海门市海永乡。当天,我们造访的是江苏首个花卉种苗出口欧盟的示范基地——江苏绿大海永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月季种植园。

种植园的主人叫秦小明,一位拥有德国“绿卡”的上海人,今年66岁。“早年我在德国留学时,发现德国人几乎家家户户都喜欢打理自家的小花园。加上我从小就喜欢养花,便萌生了将欧洲的玫瑰庄园搬到中国的想法。”早在2008年,秦小明就扎根海永,创立了江苏绿大海永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心甘情愿当起了“花农”。

月季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一,花色多、品种全、易繁殖,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中国蕴藏着丰富的月季种质资源,但很多优良品种“身居闺中”,没有进行规模化种植和市场化运作。秦小明说,随着栽培繁殖技术的提高,近年来,树状月季已经成为园艺观赏和绿化工程中的一颗“新星”。

红色的“菲扇”、粉色的“粉扇”、黄色的“金凤凰”……在种植园,我们看到了几种主打的“树状月季”。秦小明介绍,树状月季,又称月季树,是由一个直立树干通过扦插、养根、育干、嫁接、修剪、整形等园艺手段,生产出来的一种新型月季类型。

目前,秦小明的月季种植园已经与上海高校进行了技术合作,选取深山里的老树根进行扦插,成功造就“树上开花”的奇观,打开了国内中高端苗木市场。“市面上了年份的老树根扦插的‘老桩月季’,树龄甚至高达百年以上,真正实现了‘老树开新花’,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秦小明告诉记者,国内最贵的“老桩月季”已经卖出了103万元的天价。

人花有了“心电感应”,他享受相伴月季的日子

“你给予花多少爱,它就会回报你多少美!”当了10年的“花农”,秦小明与他的月季有了很多“心电感应”:每次放音乐给它们听,月季们都会“随风起舞”;当用手机对准它们拍照时,花朵们也会摇动起来,仿佛在向他点头微笑。

由于崇明岛与上海的地缘关系,加上这里环境优美、气候宜人、资源丰富,让秦小明这个地地道道的上海汉子在海永这方热土沉下心来,扎根十年,下定决心干出一番事业。“我每天凌晨五点不到就起床了,最喜欢这个时候去种植园里走走。在蒙蒙晨雾中看着花朵‘沉睡’的样子,感觉仿佛置身仙境一般,连空气里都能闻到花香弥漫的甜味呢!”秦小明说,傍晚的时候,当花农们都收工回家后,他也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在园子里修剪花枝,非常享受整个工作的过程。日子久了,秦小明已经逐渐适应了岛上与花相伴的日子,每过三个月才回一次上海,“每次一回到高楼大厦的那个环境,就感觉浑身不舒服,但一回到岛上,和花在一起,感觉整个人都很有劲了!”

50多岁的曹品芳是绿大海永月季种植园的一名花农,整年累月种花,她看起来比同龄人气色更好,“种花和种地可不一样,要有技术、细心。我每天都在园子里走好多路,从早到晚闻着花香,心情好,气色当然就好啦!”

为了照顾好月季,机械专业出身的秦小明还亲自动手,因地制宜造出适用于花卉栽培的小型除草机、拖拉机等特色农用工具,在岛上率先推广农业机械化,带头践行高效农业。这几年,种植园每年的月季销售额达数百万元,并随着国内苗木市场的旺盛需求,呈现逐年增长趋势。

从出口欧洲到转战国内,南通月季惊艳亮相“进博会”

早在2015年,秦小明的月季种植园就在原南通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去年合并划入南通海关)的支持和指导下,出口10万株月季远销荷兰、德国等地。受欧洲贸易壁垒的影响,这几年,种植园积极转型升级,引进、培育和开发了更多的月季新品,转战国内苗木市场。

“乡里主干道两旁10公里都是我种植的月季,现在长势都特别好。” 秦小明介绍,月季是海门市市花,如今,海门市区闽江路、南京路、北京路以及崇明岛上的陈海公路,都种上了他精心栽培的月季花。近几年来,海门市举办大型活动、高端会议所需的鲜花,均由他的种植园提供保障。2015年,崇明岛森林公园就曾一次性在他的种植园订购了近700棵大树状月季,树干直径最粗的达4厘米,花径最大的达15厘米以上。

每天与花为伴,听起来十分浪漫,但真正种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月季苗的间距要保持一致,嫁接的月季树更加要小心伺候,有时候比带孩子还要精心呢!”秦小明介绍,行内的人都知道,月季是有名的“药罐头”,尤其是规模种植的月季,特别容易“生病”,并且很快传染扩散。除了黑斑病、白粉病、黄叶病,还有红蜘蛛、蚜虫、潜叶蝇时常来“骚扰”……只要一不小心,就容易诱发病虫害,染病的月季就会失去“花容月貌”,变得十分难看。“所以我们要求花农密切观察每一株月季的生长情况,根据气温和季节的变化,对病虫害进行预防。”秦小明说,种植月季关键要上足肥料,浇花的时候叶子尽量不要碰水。

去年,秦小明的月季种植园接到了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一笔“单子”。诚然,这是一个扩大种植园知名度的好机会,但对方要求也很苛刻:要求11月5日开幕当天开花,并且需要提前10天进场。“月季不能轻易移动,一动它的根系,花苞就会很快垂下来。好在我们掌握了月季栽培、养护、休眠等相关核心技术,最终在进博会惊艳亮相,大获好评!”

积极策应“海上花岛”建设,沪通两地游客络绎不绝

花博会被称为中国花卉界的“奥林匹克”。2021年,以“花开•中国梦”为主题的第十届中国花博会将在崇明岛举行,作为我国花卉领域规格最高、影响最广的综合性花事盛会,预计将吸引200万参观者。眼下,崇明岛正在以花博会为契机,加快建设“海上花岛”。

与此同时,策应崇明国际生态岛建设,海永乡正在以“花香海永生态小镇”为发展主题,大力推进“生态+”特色农业、高端文旅、创意会展、康体养生四大产业,积极打造生态环境最美、产业特色最明、幸福指数最高的生态特色小镇。经江苏省休闲观光农业协会专家评审,海永乡永北村被评为 “江苏最具魅力休闲乡村”。

“这对我来说,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契机。”秦小明告诉记者,目前,崇明岛上种植花卉的规模企业仅他一家,整个种植园面积达377亩,其中200多亩都用于种植月季,分为观赏和种植区两大区域。上海花卉协会的专家一行来此造访时,就曾感叹:“跑过世界上那么多花园,唯有这里的月季种植园令我们印象最为深刻!”不久前,崇明区花卉协会也向秦小明抛来了橄榄枝,聘请他担任协会理事。眼下,为了参展花博会,秦小明正在培育“花球”、“花篱笆”、“花柱”等各类造型月季。

初夏时节,在秦小明的种植园内,时常有来自沪通两地的自驾游客来访,他们纷纷拿着相机、手机对准园内娇艳怒放的各色月季猛拍。“赏花、吃海鲜、拍照,这里的空气特别好,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岛上也有不少上海老乡,我们经常过来度假。”一位来自上海浦东的游客笑着说。

种植园也成为见证爱情的最佳地。“每次看到一些银发老人携手漫步在园子里,就特别感动。有一次,我还碰到一位‘老顽童’向老伴单膝下跪献花呢!”秦小明说,这样的场景常让他眼眶湿润、心头一暖。

打造中国式“玫瑰庄园”,深挖月季的文化内涵

“在国外,玫瑰和月季是一个词,或者将月季称为China Rose。”为此,秦小明将自己的月季种植园起了一个浪漫的名字——瀛洲玫瑰庄园 ,并自诩为“种玫瑰的农夫”。

在古希腊神话里,玫瑰是凝聚着春季植物之神阿多尼斯的容颜,洋溢着爱神和美神阿佛洛狄忒的津血而变成的。“关于花,可以讲很多浪漫的故事。下一步,我想进一步深入挖掘月季的文化内涵,让我的月季种植园充满浪漫唯美的气息。”曾在世界各地游历的秦小明,对英国皇家园林的玫瑰园情有独钟,今年还专门引进了一批名贵的欧洲月季,希望能够在崇明岛复制一个与英国皇家花园媲美的“玫瑰庄园”。

谈及月季种植园未来的发展,秦小明侃侃而谈。“我打算在园子里打造几个特色景区,推出婚纱租赁、拍摄服务,让沪通两地的新人都争相来到这里留下他们一生中最美的记忆,使种植园成为颇受年轻人欢迎的网红打卡地。”他向记者描绘了这样一幅蓝图:园内开设“法国区”,种植黄杨和月季,加上罗马柱的装饰,打造贵族式的法国浪漫气息;“英国区”,引入英国皇家月季,营造静谧、美丽的英伦乡村风情;日本区,种植枫树林,与月季搭配,打造清新的日式格调;中国区,建造成别具特色的“闻香阁”,让游客在长廊内边走边闻花香,把清新的水果芳香、高雅上等的茶香等6大月季花香一网打尽…… 

目前,种植园的特色景区已经初见雏形。傍晚时分,夕阳西下,秦小明和妻子最喜欢坐在园子内闻着花香品茶,他们彼此深情对视,什么话都不用说,只将一切美好定格在心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