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巨龙出江时丨带您认识中铁大桥局沪通项目部这家人|南通发布

  影视史上,经典爱情影片《爱在》系列一共三部:《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黄昏日落前》《爱在午夜降临前》,其中有一段台词历久弥新。“听说夫妻在一起久了,就会失去倾听对方的能力。男人失去的是听高音的能力,女人失去的是听低音的能力。”在中铁大桥局沪通项目部二分部,有一对爱人住在项目部板房,忙在工地办公室,每日同进同出同忙碌,他们用来抵御审美疲劳的神器恰恰是“倾听彼此”。

  丈夫李伟是中铁大桥局沪通项目部二分部综合办公室主任,妻子李爽则是办公室文员。记者多次前往沪通长江大桥工地采访的过程中发现,尽管同在一个项目上工作,但繁忙的日常,却让两人经常只能在上下班路途或是食堂相见。一天天腾出江面、日渐威武雄壮的沪通长江大桥,见证了两人一路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的爱情。

  今年9月,长江南通段,即将迎来人类高铁时代千米斜拉桥的首次合龙。在这一历史时刻到来前夕,记者走近这对各自忙碌的工地夫妻,借助《爱在》系列电影台词的旁白,感受大桥人爱情最美的模样。

  丈夫眼中的妻子——“年轻的时候你以为会和许多人心灵相通,但是后来你发现,这样的事一辈子只会发生那么几次。”

  打动人心的,有时候真不是台词,而是在台词里看到的自己,或者台词里遇到的新的自己。

  采访间隙,李伟每每和记者聊起爱人,嘴角总会不自觉地上扬,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欣赏。这对年轻爱人都是90后,老家都在山东菏泽,相识于2015年。“婚后,她为我牺牲了很多……”在工作上得心应手、自信满满的李伟,说到这儿明显音量低了下来。

  建桥人,工地在哪儿,家就在哪儿,两地分居对于新婚夫妇来说,最难忍的是相思。山东姑娘李爽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豪爽,“他放不下他的大桥情结辞职回老家,那我就辞职去陪他。”已经在山东一家国企稳定上班的妻子,为了团聚没有半点犹豫,2016年6月来到陌生的大桥项目部。这里的一切,除了丈夫,无论生活环境还是工作内容,对李爽来说都是全新的,需要从头开始重新适应。没有独立卫生间和淋浴房的板房宿舍,周围一片江滩的荒凉,以男性劳动者为主的工地,夏季台风多发时的地动屋摇,并没有吓退这位城里姑娘。因为她眼里有爱人:山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满城繁华,你是心之所向。

  “很心疼她,从过去优雅的office lady变成了食堂里端茶送水的接待员、码头上顶风冒雨的门禁管理员,真担心她心理落差太大。”李伟回忆起三年前初相聚时,一幕幕犹在眼前。哪个年轻姑娘不留恋城市的繁华,不喜欢精致的装扮,可在工地上,与这一切基本绝缘。也许是少了很多物质生活的干扰,李爽把更多的时间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上。转岗到办公室文员后,她充分发挥出接受高等教育的素养优质,把来往文件、相关资料整理、归类,条目清晰,井井有条。这位眼里有活儿的勤快姑娘,哪里缺人手了,她总是自觉顶上。人事工作,项目部原先没有专人负责,李爽不仅上手快、理得顺,还带着思考去工作。“有天我回到宿舍,看到李爽在电脑前码字,没多久,就甩给我一片论文,让我给提提修改意见。”让李伟惊讶的是,妻子把工作中对青年人才培养方面的心得体会整理成了论文,既有思想的深度,也接着工地的地气儿。“这一次,她的自我高要求,又令我刮目相看!”

  在工地上,两人有了爱情的结晶。对工作有股子韧劲儿的李爽,一直挺着大肚子坚持到生产前夕,才回到老家待产。2017年7月25日,儿子李江峪呱呱坠地。“7月30日,刚刚把母子从医院接出来安顿进家门,就接到项目部电话,8月1日有我负责的相关工作迎接检查。”这一次,李伟再一次品尝到家国难两全的无奈。轻轻吻一吻熟睡中新生儿娇嫩的小脸,李伟悄悄关上了家门。当晚他一脚油门开了8个小时,当8月1日早上他带着齐备的资料亮相时,检查组人员满脸惊诧。

  “最好的婚姻,就是和你一起拼事业。”带着这样的共同理念,李爽带着6个月大的宝宝再度回到了项目部,不仅带来了小的,还动员了家里老人前来带孩子,分担家务,为这对年轻人全身心投入大桥建设做好后勤保障。

  “女人是一户屋檐下最重要的风水,一个好妻子,决定一个家庭的幸福。”李伟对此深有感触。李爽不但给李伟自由翱翔的天空,而且努力跟丈夫一起成长、比肩而立。在李伟疲劳动摇、心灰意冷时,她默默扛起家庭重担,给丈夫前进的最大动力;在收获荣誉和成功时,她督促丈夫不忘前行;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不攀附依缠,有自己独立的生命,有属于自己的灵魂事业。

  妻子眼中的丈夫——“我喜欢我看向别处时,他落在我身上的目光。”

  无论是学习土木工程、从事测量工作,还是大跨度转型从事行政、办公室、文字、摄影等与所学专业不相干的工作,李伟干一行爱一行、成一行,总能在最短时间把自己锻造成某个领域的行家里手。“对待工作的激情,超强的学习能力,绝不敷衍的态度,深深感染和打动了我。”李爽谈及丈夫,语气中既充满爱恋,更多的是崇拜。“把我们的事业线融入中国桥梁史的精彩篇章,没有什么能比这更有自豪感。多年后回首往昔,在人生最好的年华,我们曾一起书写长虹卧波的神话。一节节主塔的拔高、一段段钢梁的推进,一根根缆索的拉伸,都在见证着我们爱情的美好!”

  至于为什么舍弃很多常人眼中舍不下的舒适生活,跑来江边吹江风自讨苦吃,李爽的想法特别简单。“心疼他,我要和他一起扛。”恋爱和新婚阶段,两人分隔两地,尽管天天视频通话,但李爽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份艰辛。“记得一个大冬天的深夜,李伟上夜班,江面上风特别大特别冷,专注于测量工作的他,为了风声干扰能小一点,不得不躲在一个梁上筒子里和我视频,当时我就心疼得哭了。”山东女孩的大气在此刻展露无疑,她没有拖后腿,而是甩过去一句话:“好好干,不把这桥建好,对不起你吃的这份苦,也对不起我为你流的泪。”

  经过技术岗位和行政岗位的磨练,李伟这些年在快速成长,工作能力和品质意志同步提升。李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他的工作时间很长,属于24小时待命,加班更是家常便饭。”爬上废弃的瞭望塔安装检查延时摄影装备,熬夜梳理大桥阶段性进展的图文资料,利用边角料时间撰写桥梁技术、党务工作方面的论文……人的一天都是24个小时,李伟却能把时间的广度不断拓展。

  在工地上蹒跚学步、牙牙学语的李江峪,名字就注定了与江苏、与长江结缘。3岁的他,如果在路边玩耍时看到爸爸开着车疾驰而过,他不会像同龄孩子一样撒娇要爸爸,而是自言自语一句:爸爸忙……目送爸爸远去。这份与年龄不相称的懂事,令人格外心酸。一家三口最享受的闲暇时光,就是沿着江边大堤上散散步,儿子会兴奋得大呼小叫:“看啊,那是爸爸修的大桥。”

  你我参与,巨龙崛起,相依相随就是家。如今,大桥合龙在即,一家人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欢喜、自豪、不舍、纠结……功成身退的凯歌,往往伴随着前路何方的迷茫。但不管怎样,李爽都喜欢用作家张晓风作品《我在》里的名句来舒缓心绪:未来,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你们在,就是最好的世界。

  李伟、李爽、李江峪,大桥工地一家人的故事说起来似乎很平常。就像天上的繁星,于外人眼中只有微光;可他们依偎地那么近,一定是彼此眼中的太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