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圆红军爷爷一个心愿 南通90后小伙千里追寻祖辈战斗足迹|南通发布

这段时间,只要有空,邱添就会把电脑搬到96岁的爷爷面前,和爷爷一起追忆烽火岁月。邱添的爷爷邱荣林是我市唯一健在的老红军,回老家福建和曾经辗转战斗过的地方看看,一直是他的心愿。

为了圆爷爷的梦,7月初,邱添开启了他的红色寻梦之旅,先后走访了福建、安徽、江苏等地10多家革命历史纪念馆和20多处战斗旧址,行程2000多公里。

邱荣林1936年2月参加闽西红军时才13岁,15岁随新四军第二支队北上抗日。新中国成立时,27岁的邱荣林已是5处伤残,行动不便,一直没能回老家。从小,邱添就喜欢缠着爷爷,问他年轻时的战斗故事。每每说起往事,爷爷都会流露出对老家福建和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的思念。

“爷爷的心愿,我替他实现。”邱添说,自己也想多了解爷爷的故事,“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追寻爷爷的战斗足迹,亲身感受那段烽火岁月,有特别的意义。

红色闽西,感受峥嵘岁月

邱荣林祖籍是福建龙岩市永定区湖雷镇增瑞村。

在永定期间,邱添找到了爷爷小时候住的老屋。由于年久失修,破败的老屋已不再住人。增瑞村以阙姓为主,堂伯叔们都姓阙。邱添听爷爷说过,他原本姓阙,参加红军后,因为“阙”与“邱”音差不多,“阙”笔划多难写,战友们识字少,就改姓为邱。

永定是中央苏区的核心部分,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曾在这里战斗生活过。1936年2月,父母离世、唯一的弟弟又卖给了人家的邱荣林找到红军部队,成为闽西红军二师四团二营年龄最小的战士。堂叔阙福灿告诉邱添,当年,村里当红军的人很多,与邱荣林一同参加红军的,还有后来牺牲于抗战中的两位堂兄。龙岩市永定区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的江燕源介绍,永定有近7000人参加红军部队,全区有4000多名革命烈士,其中邱添老家湖雷有1000多人参加红军,600多名革命烈士。

在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馆长邓泽村介绍,邱添爷爷加入红军时,是闽西红军最困难的时期。中央红军主力实行战略转移后,国民党在闽西南驻有八个师10多万人,先后对闽西红军发动了五次“清剿”。红军只能在山高林密的地方打游击,缺衣少粮,最艰难的是没有盐吃,很多战土成了“大脖子”。 

邱添曾听爷爷说起当年下山运送粮盐和情报的事。因为年龄小,不容易引起敌人怀疑,邱荣林主动承担了传送情报和到山下运盐的任务。他化装为拾狗屎的,把情报和盐巴揉成小团团,用油纸包好,放在狗屎堆里,一次又一次通过敌人哨卡。

龙岩市新罗区东肖镇龙泉村的仕峰厝,是当年新四军二支队司令部所在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在中国共产党的倡导下,国民党同意南方八省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1937年底,邱荣林所在的闽西红军游击队在仕峰厝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邓泽村说,红军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一个个又黑又瘦,衣衫褴褛,就像野人一样,看到的人无不动容。

抗战旧址,领略铁血丹心

岩寺镇,位于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东部,是南方八省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军游击队集中整编地,也是新四军成军地和东进抗日的出征地。

在岩寺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大厅,邱添看到一幅《南方红军游击队集中和军部迁移路线要图》,闽西红军当年行军路线并非直线,而是一个弯曲的弧形。邱添听爷爷说过,从龙岩到岩寺,有1000多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一个多月。沿途住宿全都住在露天,下雨天也不进老百姓家里,老百姓很惊讶,说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部队,共产党好。4月中旬到达岩寺后,上级让他们换装,他们实在舍不得脱下红军服装,很多人流下了眼泪。

几个月后,邱荣林随新四军二支队东进,驻扎在茅山附近的句容农村。邱添说,爷爷参加的对日军首场战斗是在1938年8月。出发前,连长朱传宝觉得邱荣林年龄小,让他留在驻地,邱荣林坚决要求参加战斗。当天夜间,他们对日军据点发动袭击,当场打死了几个鬼子。撤退时,邱荣林的肩膀被炮弹打伤,这是他第一次受伤。

在溧阳水西村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旧址纪念馆,邱添查到不少爷爷当年参加战斗的资料。邱荣林随新四军二支队东进后,在江南敌后根据地,先后参加了上百次战斗。1939年10月4日,邱荣林所在的四团二营四连与兄弟连队一道,在沪宁铁路龙潭至仓头段伏击日军,炸毁日军军车一列,毙伤日军118人,迫使京沪铁路停车3天。

江南抗战期间,邱荣林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先后担任了班长、副排长。1939年底,邱荣林随新四军苏皖支队北渡长江,向扬州等地发展。在苏北抗日战场,他先后参加救援半塔、驰援郭村、黄桥战役、二窎战斗、斜桥伏击战、三仓保卫战等战役战斗。因为作战勇敢,邱荣林荣获二等功。

东台三仓烈士陵园,安葬着2000多位抗战时期新四军将士。东台,是邱荣林终生难忘的地方,在这里,一位战友为掩护他壮烈牺牲。1942年夏,邱荣林时任新四军三旅七团一营一连排长。一天,一连突然接到消息,晚上有鬼子从弶港上岸。邱荣林和战友们迅速赶到埋伏地点。战斗从夜间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子弹耗尽,他们与鬼子拼起了刺刀。拼杀中,一个鬼子端着刺刀猛冲过来,刺掉了邱荣林半边嘴唇和几颗门牙。为了救邱荣林,一位战友将鬼子打倒,自己却牺牲在敌人的刺刀下。可惜的是,这位战友的姓名没能记下。

在新四军无名烈士纪念碑前,邱添眼含泪水,深深鞠躬。

寻常村落,见证军民情深

在如东苴镇王潭村45组,一处普通的三间瓦房便是当年新四军四分区的后方医院。1942年10月,邱添爷爷在这里住院治疗大半年时间。

抗战期间,邱荣林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1942年9月25日夜间,装备精良的日军保田大队企图偷袭驻扎在南通二窎谢家渡地区的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我指战员顽强地阻击日军的一次次地进攻,子弹打光了,用刺刀把敌人逼退。经过一昼夜激战,全歼了保田大队。战斗中,邱荣林被鬼子炮弹炸伤右臀部,被送到四分区后方医院救治。

医院设在如东苴镇妇救会主任季忠英家中。对于当年的情景,季忠英儿媳80岁的秦国凤还有印象,她说,当时,交通条件差,村民们就用牛车接送伤员,群众与新四军关系非常好,大家不要任何报酬,照顾伤员,洗衣做饭。

如皋市城区东南,一个叫夏家庄的地方,是邱添寻访的又一目的地。在如皋历史文化研究会丁堰分会会长张祝茂的指引下,邱添多方打听,在丁堰附近找到了70多年前的夏家庄。夏家庄这个地名,即便是当地老年人印象中也早已模糊,但对于邱添来说,却一直铭记于心。这是他奶奶夏淑娟的老家、爷爷曾经养伤的地方。1946年7月,邱荣林参加了“苏中七战七捷”中的皋南战斗,与国民党王铁汉部展开激烈战斗。此战,邱荣林任代理营长的一营记大功,个人荣立二等功。战斗结束后,臂膀受伤的邱荣林被安排到战场附近夏家庄一户姓夏的人家养伤。养伤期间,夏家独生女儿夏淑娟与邱荣林产生了深厚感情,后经组织批准,两人结为夫妻。

1953年9月,邱荣林从部队转业至如东,先后担任区、镇领导和县政协副主席,1986年1月离休。邱荣林对晚辈要求非常严格,6个子女都是普通百姓。他说,与牺牲的战友比,自己是一个幸运者,没有任何理由向党组织提要求。

千里行走闽皖苏,邱添让爷爷看到故地翻天覆地的喜人变化,自己的心灵也受到震憾。他说,为了新中国,爷爷和他的战友们献出了青春年华,献出了热血生命。目前他正与同事一起,将此行过程剪辑成一部纪录片,将爷爷们的故事讲给下一代,将红军精神传承下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