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市反诈中心3年劝阻3万余次诈骗,背后酸甜苦辣鲜为人知…|南通发布

“我告诉你别再打这电话了啊!”“你警察,我还公安部部长呢!”热播电视剧《小欢喜》中,男主角方圆父母被骗,当他接到真民警的来电时,第一反应却是“这诈骗电话冒充警察,一天到晚就这个”,让人忍俊不禁。虽是电视剧里的情节,但类似的场景对南通市反诈中心防范宣传组的工作人员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他们去电劝阻受害人转账汇款时,几乎每天都会被误以为是冒充警察的骗子,有的工作人员甚至被对方骂哭。

尽管如此,从未气馁。自2016年8月成立以来,市反诈中心在出重拳打击通讯网络诈骗犯罪的同时,通过各级反诈预警系统,严密预警和防范宣传,3年来成功预警劝阻通讯网络诈骗3.2万余次,有效减少了案件的实际发生。8日,记者来到这里,深刻体会到诈骗劝阻工作的酸甜苦辣。

自主建模筛选疑似被骗号码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民警马玉君是一名资深反诈民警,长期负责预警和劝阻受害人汇款工作。“诈骗得手后,骗子会第一时间将赃款转移或取现。”马玉君告诉记者,通讯网络诈骗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分工明确,多数还有专业的资金转移渠道,这也是很多受害人报警后公安机关难以止付挽损的原因。因此,预警和劝阻就显得格外重要,不仅可以避免群众上当受骗,还能封堵涉案号码、冻结作案用银行卡,增大犯罪成本。

“以前的模式比较粗糙,准确率也不高。”马玉君说,前些年,南通警方与电信运营商合作,开展预警和劝阻,除了需要人工手动操作、刷新数据,只能依据通话时长和个人经验来判断当事人是否遭遇到了诈骗,效果有限。

随着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通讯网络诈骗犯罪也愈演愈烈,犯罪集团化、手段智能化、跨区域作案等特征明显。我市警方把打防通讯网络诈骗犯罪作为保障民生、优化经济发展环境的重中之重,于2017年10月对反诈中心进行了全面升级,不仅提高了通讯网络诈骗警情的前期紧急止付和冻结处置效率,更在预警劝阻上狠下功夫。

“我们除了借助上级的平台预警,还自主研发了专门的系统。”马玉君说,他们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各类平台的基础上,自主搭建分析模型,通过大数据分析,自动筛选疑似诈骗和被骗号码,由反诈中心和辖区公安机关多渠道劝阻受害人汇款。

统计显示,自市反诈中心成立以来,工作人员与犯罪嫌疑人抢时间、拼速度,成功预警劝阻3.2万余次。

冒充公检法诈骗受害人最难劝阻

目前,市反诈中心共有23名工作人员,包括马玉君在内,共有3人在防范宣传组岗位。今年30岁的郁钱杏在市反诈中心成立之初就从事劝阻工作,平时主要劝阻冒充客服和冒充公检法两类诈骗的受害人,经验较为丰富。

8月27日中午,郁钱杏正打算去吃午饭,系统发出预警,港闸区幸福街道的李女士这两天疑似接到诈骗电话,他连忙去电劝阻。此时,李女士正在辖区的银行网点,准备将自己近40万元的积蓄汇给冒充公检法人员的犯罪嫌疑人。“再晚一点,后果不堪设想。”好说歹说劝阻成功后,郁钱杏暗自松了口气,毫不在意早已错过了饭点。

冒充公检法诈骗由来已久,但大额通讯网络诈骗案件的受害人往往正是栽在了这一诈骗陷阱里。“冒充客服诈骗的受害人,劝说起来较为容易。落入冒充公检法骗局的,劝阻难度最大,很多人就像着了魔一样。”郁钱杏说,这类诈骗案件受害人一旦被犯罪嫌疑人深度“洗脑”,有的不仅不相信自己被骗,把真民警当做骗子,甚至还协助骗子实施犯罪。

今年7月,在职女教师朱女士遇到冒充公检法诈骗,郁钱杏多次致电提醒劝阻,辖区派出所民警及校方上门劝说,朱女士却坚称自己未被骗,还相信对方给她的“特派员”身份。直到协助犯罪嫌疑人诈骗他人被识破,朱女士才醒悟过来,此时她已被骗140余万元,其中多数甚至还是她自己前往银行贷的款。

战术升级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

无独有偶。今年上半年,家住市区的付先生遇到通讯网络诈骗,市反诈中心连续劝阻无效,付先生甚至一再宣称,自己是汇钱给亲友。无奈之下,警方将付先生名下的银行卡进行了紧急冻结。通州的余女士在接到诈骗电话后,辖区派出所民警上门劝阻,余女士现场表示自己并不相信对方,不会汇款,第二天,余女士报案被骗。

“汇款给亲友、不会汇款,这些都是犯罪嫌疑人‘教授’给受害人的说辞。”另一名负责劝阻工作的市反诈中心工作人员吉莉说,反诈预警技术在进步,犯罪团伙也不断使出新伎俩应对。

7月28日,吉莉接到预警,海门的刘先生疑似接到诈骗电话,当她想联系刘先生时,却没办法接通电话,甚至刘先生的家人和同事也表示联系不上刘先生。相关情况通报给海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后,民警最终在辖区一家小旅馆里找到了“失联”的刘先生,此时他已通过房间里的电脑汇出了8万元。原来,在犯罪嫌疑人的“指导”下,刘先生对自己的手机进行了设置,除了犯罪嫌疑人,其他人都无法打通电话。

那段时间,吉莉发现,自己每天拨出的劝阻电话,接通率有了大幅下降,将近有一半的电话打不通。

“这时候,我们就启动和属地公安机关的联动机制。”马玉君说,无法拨通电话,他们会通过短信等形式进行提醒,但发现犯罪嫌疑人还在不断与受害人联系时,他们会尽全力展开查找工作。

通过帮助正在被骗的受害人识破骗局,减少实际损失,我市电话诈骗的发案在通讯网络诈骗发案中占比也呈逐年下降趋势,今年以来仅为16%。

常被受害人骂却深感“一切都值得”

“有的接我们电话多了嫌烦,还骂人,骂的特难听。”吉莉说,反诈中心的工作人员心态要好,受害人语言上的刺激不能放在心上,“刚开始有被骂哭过,怎么都想不通。现在反过来还能心平气和地劝导”。

“这也说明我们反诈中心的知晓度还不够,很多人并不知道遇到诈骗该怎么做。”市反诈中心负责人、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周洲坦言,受害人和家属的不理解不信任,这样的情节甚至搬上电视荧屏,充分说明通讯网络诈骗的打击和防范工作任重道远,更加需要全社会的积极参与。

劝阻的过程虽然艰辛,反诈民警和工作人员从不气馁。“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份工作。”吉莉说,虽然有时候电话打多了,嗓子都直冒烟,甚至有的同事还患上了咽炎,但每当成功劝阻一名受害人汇款,她就觉得一切的付出和委屈都是值得的。

“每隔段时间,也许就有新的诈骗手段出现。”吉莉说,通讯网络诈骗犯罪花样繁多,新的骗局层出不穷,要把好这个关口、守住群众的“钱袋子”,他们需要加倍努力。

市反诈中心通过数据分析发现,虽然通讯网络诈骗受害人各个职业、各个年龄段均有分布,但针对年轻人的骗局上升趋势较快。“除了‘杀猪盘’,比如以失恋散财为幌子,承诺只要受害人转账,就会返还10倍,通过交友平台和社交软件结识,再进一步实施投资、博彩等诈骗,也有很多年轻人上当。”周洲分析,受害人主要是受贪欲、害怕和无奈等情绪的影响。他认为,广大市民除了提高警惕,通过多渠道了解防范常识外,还可从管理调节自身的情绪入手,遇事多与人商议,能有效避免陷入骗局。


记者快评:自找苦吃,只为那份为民初心

今年5月16日,在带领抓捕组连续奋战10天,先后捣毁8个诈骗窝点,抓获36名犯罪嫌疑人后,市反诈中心民警周小兵因为过度劳累,晕倒在海南儋州驻地宾馆的电梯口。经南通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报道,反诈“小兵”一夜走红,感动了无数网友。

 刑警们深有体会,通讯网络诈骗破案艰难,这种高智商、非接触性犯罪,要把犯罪分子揪出如同“大海捞针”。在反诈一线,与奋勇破案、默默无闻的侦查民警相比,常年开展诈骗劝阻工作的反诈人员更加少人知晓。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破案战绩,却无时无刻不与诈骗分子斗智斗勇,是反诈队伍里当之无愧的中流砥柱。要知道,与诈骗发生后通过破案追回损失相比,提前对受害人进行劝阻、防止将钱款汇出,显然更为直接、有效。而在通讯网络诈骗犯罪发案高、破案难度大的背景下,开展劝阻工作更显示出必要性与重要性。

不过,这项工作并不容易,因为受害人被诈骗分子深度“洗脑”后,常常“六亲不认”,劝阻受骗工作伴随着受害人的执迷不悟、不理不睬,甚至是随意谩骂。反诈工作人员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去电、一趟趟苦口婆心地劝说,一次次“自找苦吃”,只为那一份正义的坚守,那一份为民服务的真情。

纵使艰难险阻,使命不变、初心不改,他们值得点赞!(张亮)

热门排行